侯门毒女不可欺小说千苒君笑-侯门毒女不可欺江意苏薄小说阅读

2020-03-21 12:02

千苒君笑原创小说《侯门毒女不可欺》讲述了江意苏薄的故事,侯门毒女不可欺千苒君笑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千苒君笑小说精彩节选:萧嬷嬷脸色白得有些发青,她意识到从昨天沁竹不见,可能江意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侯门毒女不可欺
推荐指数:★★★★★
>>《侯门毒女不可欺》在线阅读>>

《侯门毒女不可欺》精选:

前半夜的时候相安无事,到了后半夜,怎料苏家起了一场大火。起火的地方正是三夫人的院子。

顿时三夫人那里所有的下人都忙着赶去灭火。

等扑灭了火,回头下人便发现库房的门锁被人给撬了。里面还丢了一批财宝。

三夫人详细盘问所有的下人,才得知院子失火时有人似乎看见表少爷魏子虚出现过,并匆匆忙忙往外面跑呢。

三夫人脸色很不好看,道:“你确定是魏子虚?”

那知情的下人点头应道:“看身量和衣着,是表少爷不会有错。”

三夫人气得一手拍在自己的座椅椅把上,道:“好你个魏子虚,千防万防,竟家贼难防!”江意照例在天还没亮开的时候便起身。

临出门时,她顺了一个苹果拢在袖中。

昨晚苏家上下忙活了大半宿,眼下花园后院都显得十分寂静。

江意轻车熟路地来到假山这边,从后面绕进了洞口。

此时天边还笼罩着残余的稀薄夜色,将洞里的光景衬得影影绰绰。

江意走到昨日安放那人的地方,见着山石堆砌的暗影里空空如也。她回头四顾一番,这有限的洞口里均无半个人影。

想必他应该是已经离开了。

江意觉得这样再好不过。否则他再待在这里,说明他的伤势并没有多大好转,还有此处再隐蔽也难保丝毫不会被发现。

她也算是还恩还到底了。

江意从袖中掏出那只苹果来,坐在一块石面上,自顾自地啃了起来。

这本来是给他捎的,想着他一天两夜没有进食。现在人走了,她只好自己吃了。

一只苹果吃到一半,江意才猛然想起一件事来。

昨天她从这里离开的时候,他还有些余烧,她便把自己的湿绣帕留在他额头上了。今日她本是要来取走的。

可现在那家伙一声不吭地走了,那她的绣帕呢?

思及此,江意嘴里叼着半个苹果,忙腾出双手来,在这洞里寻找一番。

只是她几乎把每一个犄角旮旯都找遍了,也没找到她的绣帕。

稀薄的夜色褪尽,霞光漫了上来。

江意沮丧地钝坐在石头上,用力地咬了几口苹果。

待朝阳升起来时,江意便回了院子。

昨晚苏家后宅失火,魏子虚连夜卷财潜逃,后苏家派人到处寻了半夜,也没能找到他。

为此,苏家老夫人大动肝火。

江意来到苏老夫人的院子时,各房的夫人都在。

彼时老夫人坐上座,魏子衿跪在地上,凄楚可怜道:“外祖母,哥哥他不会这么做的!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旁坐的三夫人面色一直不善,冷冷道:“苏家上下平时没亏待过他,哪样不是好吃的好喝的供养着。他倒好,自己干出龌蹉事不满被送出京,盗我库房也就罢了,竟还纵火烧苏家家宅,真真是个养不家的白眼狼。”

江意进来给老夫人请安后,便坐在一边旁听。

魏子衿见她来,便抬起红肿的双目,死死瞪着她,抬手便指着她口不择言道:“是她!一定是她搞的鬼!”

众人视线都不由朝江意聚集过来。

江意温声道:“魏小姐当心说话。这与我何干呢?”

魏子衿道:“魏子虚怎么可能会去盗库房,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江意道:“我为何会清楚呢?”

魏子衿心中恼恨不已。昨晚魏子虚分明是去找江意这个贱人了,而且还是她撺掇着去的呢。可她偏偏不能照实说。

遂魏子衿只有恶狠狠地对萧嬷嬷道:“萧嬷嬷,昨晚你可有见过表少爷?”

萧嬷嬷答道:“昨晚奴婢一直在江小姐院子里,没有见过表少爷呢。”

魏子衿心头一沉,还要再争辩,老夫人便喝道:“够了,胡言乱语!回去收拾东西,这两日就离开,省得我心烦。”

后厨房那边传来了早膳。老夫人便留众位苏家女眷一起用膳。

嬷嬷一边摆膳一边道:“今日厨房做的是麋肉粥呢。”

几位夫人尝了一口,不由道:“这麋肉粥的味道以前倒是鲜少尝到过。老夫人也尝尝。”

江意垂眸看着面前的一碗粥,却不曾动筷。

只是苏家上下向来忽视她惯了,便是见她不吃,也懒得多问一句。

江意从老夫人那里出来,怎料魏子衿并不甘心离去,突然横冲直撞地跑过来,堵住江意便问:“魏子虚到底哪儿去了?”

江意一脸温善纯良道:“他不是卷财潜逃了么。”

魏子衿咬牙切齿道:“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等我找到他问清楚,你就死定了!”

江意看着魏子衿离去的背影,道:“今日后厨做了不少麋肉粥,几位夫人都说味道不错。得空了你也尝尝。”

怎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到下午时,一道尖叫声惊动了苏家上下。

后院浣衣取水用的一口井里,竟打捞起了一具尸体。

江意闻讯,带着萧嬷嬷匆忙去井边辨认。那尸体不是别人,正正是消失了一天的丫鬟沁竹。

面上流露出悲痛的神情,她却不由冷汗湿透背心,浑身发毛!

后来江意吩咐下人们处理好沁竹的后事。

待尸体被抬下,井边围着的人也散去后,魏子衿趾高气昂地来到江意面前。

看见江意双眼垂泪,她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魏子衿站在江意身侧,狠声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你长长记性。”说着眼神不由看向萧嬷嬷,“敢背叛我的,没一个好下场的。”

江意侧目看向魏子衿,“是你杀了沁竹?”

魏子衿冷笑一声,道:“该死的贱婢,哪里用得着我亲自动手。”

也是,一个丫鬟死不足惜,只要差两个心腹,趁沁竹不备,把她打晕丢进井里也就完事儿了。

魏子衿一心认定沁竹背叛了她,又或者就算没背叛她也害惨了她,也正是这样,沁竹才连一个当面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说罢,魏子衿便倨傲地转身走开。

江意低头,若无其事地拭去了眼角的泪痕,对萧嬷嬷道:“我们也回去吧。”

萧嬷嬷脸色白得有些发青,她意识到从昨天沁竹不见,可能江意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倘若江意一开始要先整的是自己,那今天从井里捞出来的就会是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