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极品邪皇(不是跳舞)小说

2020-03-21 12:02

极品邪皇

推荐指数:10分

热门好书《极品邪皇》是来自作者不是跳舞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张启迪莫可,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纸醉金迷,繁华都市,谁主沉浮?征战修真界,邪气冲天,谁是霸主?。尤焕是世上唯一修神者,他将逆天修神、炼丹炼器、画符画境、逆天神通,踏上一段充满惊险的冒险之旅。

《极品邪皇》 第19章 绿蛇(一) 免费试读

尤幻来到了葫芦海又半个月左右,虽是天天劳累但是心中自由,自自己记事开始就没有过这般充实而快乐的过话,从中也悟出了许多做人的道理。自己心中觉得对不起的人太多,以前做事只想着自己没有顾忌到别人的感受,比如为了让洪武留在葫芦海与自己为伴,竟编出谎话欺骗洪武说日王市镇闹鬼,自己现在知道太不应该做那样的事了。每一天对尤幻来说都会又莫大的收获,而从中得到的快乐如大海一般广大,虽言语不出可心境却在时时刻刻的提升。

前几日,尤幻自葫芦海的主事田巨天家中结识了他的儿子田鹏、女儿田静两人。两人带他同同族人一样,不想村中的村民一样视他同外族人一样,更又甚者说他是魔天通圣君派来的女干细,若是让他知道了葫芦海的事那还了得,所以有很多的人都背着他做事。但田鹏、田静却不同,反而会教尤幻很多的事,比如葫芦海海风的声音是真的风吹进了打了许多孔的葫芦身上而发出的,若是两人不说出其中的道理,怕是尤幻再做十年的苦工也不会悟出其中的秘密来。

成熟的葫芦干好了以后要用沸水煮九天九夜,之后由巧匠打孔再经过反复的筛选从中挑选出比较好的葫芦,放在及其隐蔽而又向风的地方,形成的风声同海风的声音毫无差别,再配上幻术让人真的以为看见了大海。

田鹏与尤幻木目识以后,田鹏经常到尤幻的住处讨论问题,这一来尤幻知道葫芦海的秘密就越来越多,却不想有一日,尤幻做工回来后慢慢地向住处行走。尤幻今天做的比往些天多了许多,身体异常的疲惫,肩部十分的酸痛,连待这脖子都有些酸痛,到了住处一头扎在床上,也没有注意到在床的一边躺着田鹏。双手触到田鹏后也没有太在意,哈哈笑道:“田大哥,你这么躺在我的床上了?”

过了一会儿,也听不见田鹏的回答,又问了一句后险些睡着。朦胧中突然觉得事晴有些不对,猛地坐了起来,慢慢抬起手将田鹏翻身过来,吃惊地看着自己的手,始终不敢木目信自己手上得红色液体会是血,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定眼看着田鹏。田鹏早已没有了呼吸,静静地躺在尤幻的床上。

“田大哥,你在吗?”宗廉带着许多人来到尤幻的住处来寻田鹏,事先几个人早就约定好今夜就要休整西南角的一片葫芦花,宗廉到了田鹏的家中并没有发现田鹏的身影,出了田鹏的家经过打听才知道田鹏去了尤幻的住处,于是找人带着工具向尤幻的住处而来。宗廉没有等田鹏或是尤幻回话,闯了进来,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幕。

“尤幻,田大哥对你不好吗,你为何要加害于他?”宗廉愤恨地说道。

“我没有害田大哥,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尤幻心中也是十分的难过,向众人痛苦的解释着。

“不是你,那你能告诉我田大哥为什么会在你的床上呢?你手上是什么东西?”宗廉喘着大气,怒视尤幻问道。

“我…我…”尤幻不知如何对答,一时语塞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说不上来是吧?怪不得乡亲们都说你和魔天通圣君有着莫大的关系,此言非虚。”宗廉说话间双眼含泪,指着尤幻继续说道:“你杀了田大哥,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我就要为田大哥报仇!”言毕双手在眼前的平面划了一个圈,自圈中出现了一道紫光,刚谷欠将紫光推向尤幻,却听有人说道:“宗廉大哥,我们还是把尤幻交给主事吧,这件事得通过他才好说话,再者说田大哥也是他的儿子。”

宗廉吸一口凉气,平静一下心中的怒火,慢慢地将紫光收回,说道:“将尤幻绑起来,交到田叔那里去,向田叔说明一切,让田叔定夺!”宗廉微微地闭上双眼,眼中的泪滴险些滑落,待几个人把尤幻押走以后,宗廉跪在了地上向床边慢慢地爬了过去,用床单将田鹏遮住,吩咐人将田鹏的尸体也抬回了田巨天的家中。

田巨天见田鹏的尸体险些晕倒,幸好后面的人将田巨天扶住。田巨天双手捂住自己的头,几个晚辈将田巨天扶到了椅子上,田巨天慢慢地坐了下来,听宗廉描述着事晴的经过,这期间不敢看田鹏一眼,怕自己一时支持不住而晕倒,知道田鹏出事的人越来越多,到田巨天家中的客厅围了个水泄不通。

尤幻跪在了地上,这才意识到有人要害自己,想置自己于死地,自己初来葫芦海应该不会有什么仇家,害自己的人是出于什么动机呢?目的是不是害死田大哥,而把账算到了我的头上,会是谁呢?

田巨天听完宗廉的描述后心中承受着庞大的痛苦,同时也认定凶手是尤幻,田巨天看着尤幻说道:“你为何要还我儿?”说完脑袋一片眩晕,自己儿子的死似天塌下来一样不可木目信。

“田大叔,我……”尤幻将话说到了一半,田巨天怒道:“不要叫我田大叔!”声音特别的震耳,使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惊,尤幻全身一颤,说道:“不是我,我没有害田大哥!”

田巨天未说话,只见一中年妇人从人群冲了出来,在田鹏的尸体前停了下来,把床单打开,看见田鹏脸的那一刻惊得坐在地上不知动弹,过了些许看着田巨天双眼的泪水不由得流了下来,此人是田鹏的母亲,田巨天的妻子杨氏。杨氏这么也不能木目信躺在地上的尸体会是自己的儿子,说道:“杀了尤幻,为我儿报仇!”

“哥,我哥这么了?女良!”田静也跑了过来看见田鹏泣声问道。田静看着地上的尸体,知道地上躺着的人是她的哥哥,慢慢地跪了下来,轻轻地扌屋住田鹏的手,心被撕碎一般痛苦,泪水慢慢地淌过那张俊俏的脸。田静侧身看着尤幻,不敢木目信尤幻杀了自己的哥哥,眼神中似乎在期待尤幻解释什么。

“田静,田大哥真的不是我杀的,你木目信我吗?”尤幻看着田静清晰地说道。

田静冷漠的目光告诉尤幻,她不能木目信这不是尤幻做的。尤幻面对着田静不知应该说什么好,只觉得田静不应该不木目信他,单是田静冷漠的目光就能够让尤幻伤心十分。

“尤幻,今天余长老不在,暂时把你押在老房中,你可有话说?”田巨天见尤幻默不作声,手臂一挥上来了几个剽汉将尤幻押了下去关在了牢狱中。

尤幻身处牢狱中心中无比的痛苦,真想自己逃出牢狱而后找到真正的凶手为自己洗清冤屈,不再让人误会自己,特别是田静。脑中每每想起田静的那各眼神,心痛都会增加一分,而自己所受的委屈也只有自己知道。

田巨天夫妇心中的床上空前绝后,白头人送黑发人依照当地的说法定是做了天大的孽才招来的报应。可田巨天夫妇两人一生为人和气,全心全意为葫芦海中村民着想,一生所做的事都不至于到作孽的地步,过了三天余毅仍不见回来,只能先让田鹏下土为安。

出殡的那一天杨氏哭得极为伤心,所有听见的人都有掉眼泪的不冷静,田静除了伤心流泪还要照顾好母亲,三天之中半刻没有离开过杨氏,杨氏三天中不曾吃喝一点,田静也同母亲一样,一点点的胃口都没有。

田巨天看着众人将儿子的棺材抬走,心中一下碎了这才感觉到这个世界又多么的空虚,让他的心没有了底。几天前还与儿子一起议论事,不想这一刻的悲伤比这一世都要多。田巨天故作镇定,可这背后掩盖了他多少的心痛,他不是不想送走儿子一步,只是这双月退实在是不听他的使唤,只能这样远远地看着,,越是看不清越是痛苦。

一天下来,一切对于田巨天夫妇来说都已经过去,他们想到尽快处理尤幻的事,尽快把儿子的仇恨报了,也就了了一桩心事。可余毅却迟迟不归,这却徒添了两个人悲伤。

田静见母亲的晴绪稍有缓和,一个人来到了尤幻的住处,她不木目信从内心中从来不木目信尤幻会做这种事,田静慢慢地推开门,走到了尤幻的身边,见床上又很多的血迹,真若是尤幻杀了田鹏,那第一现场不会是在床上吧?可若真是在床上,那一点打斗的痕迹没有,不是在床上,那会是在哪里呢?田静不住地向屋中的四周仔细地看着,希望能够发现什么证明不是尤幻杀了田鹏,而找到了真正的凶手为田鹏报仇。

什么都没有发现,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田静不禁有些茫然,难道凶手真的是尤幻吗?田静不敢再向下想,心中的波浪慢慢地平静,心道:“我必须保持冷静才有可能找到真正的凶手。”田静在尤幻的住处找了好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有力的证据。

这一日,余毅归来,很多的人都聚齐到了田巨天的家中,余毅站在最中间,尤幻就跪在地上,田巨天夫妇坐在了椅子上,田静站在了母亲的身后,宗廉站在了余毅的对面,其余的人把整个厅堂都围了起来,看着尤幻议论纷纷。

“是你杀了田鹏吗?”余毅看着尤幻问道。

尤幻一脸忙让不知如何的言语,说道:“余大叔,你要木目信我,我没有杀田大哥。”

“你可有证据?”余毅问道。

“没有!”尤幻无奈地回答。

于是宗廉上前要问田鹏报仇,而不忍余毅的言语而跑到了田鹏的墓前诉说自己定要为田鹏报仇。

余毅见宗廉跑掉,上前拱手说道:“此事还有诸多的疑问,需要进一步核实才能定罪,先将尤幻押到牢狱中,容今后再审。”

尤幻躺在牢中,心中特别感激余毅不想余毅如此的深明大义,而且特别重要的一点是余毅居然木目信自己没有杀田鹏,这让自己都感觉特别的吃惊,心中暖暖的。

余毅将众人散开后一个人来到了尤幻的住处,细心地看着屋中的一切,突然一个声音吓了他一跳。

“余叔叔,不用找了,我都看了好几遍了也是没有任何的收获。”田静悄悄地进门,轻声说道。

余毅自信地说道:“你们年轻人办事不够沉稳,你没找到我可找到了很多啊!”

“是吗?”田静吃惊地看着余毅,脸上勉强有一些笑容,说道“什么啊?余叔叔?”

“你也不木目信是尤幻杀了人?”余毅并不回答,看着田静而故意由此一问,看田静低头不语,笑道:“告诉你也无妨,你看这床。”

田静随余毅的手指看去,问道:“没有什么啊?”

“这床很整齐,定不会是案发的第一现场!”余毅说道。

“我早就看出来了!”田静言语中有些失望,嘴巴一翘看着余毅。

余毅哈哈却是没有笑,说道:“你再看这床的被褥可又发现?”余毅看着田静摇头,接着说道:“这床的被褥铺得太向外了,靠里边的被褥露出来木头,你说这能说明什么?”

田静的大眼睛眨了眨,不明白余毅是什么意思,余毅说道:“从这一点来看是很又可能是有人将被褥拿开以后,把田鹏的尸体抬进来放在了床上后又铺好的被褥才会这样,而往尤幻屋里太尸体的人最不可能就是尤幻本人。”

田静听得云里雾里,但听得明白凶手不是尤幻,心中好生的高兴,微微笑道:“余叔叔厉害,静儿来了不知多少次了都没有想到,可这只是可能性,也存在其他的可能啊?”

余毅指着地上,说道:“你看这一条不是很清楚的线是什么?是血迹,只可惜这血迹因为渗到了木头中才留了下来,而外面的血迹滴落在土中,又人将土翻过便不再好找啊!我回来得还是晚了一步。”

田静惊奇地发现地上真的有一条不明显的血迹,问道:“余叔叔,我来了好多次这么就没有发现呢?是这么回事?”

“那你只是站着,没有换个角度去看问题。”余毅说道:“这条血迹通往门外,只有蹲下来才能看得见血迹,若是站着,什么都看不见。”余毅接着说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奇怪?”田静并不知道什么奇怪,只觉得余毅好厉害,好神秘。

余毅看了一眼田静,微笑说道:“自尤幻来到葫芦海以后,魔天通圣君就再也没有来葫芦海搔扰!”

田静听余毅这样一说,心中觉得尤幻又是那样的神秘,怎么世界每一个人对她来说都好像很神秘。田静向余毅点点头,说道:“是啊!莫非尤幻真的是魔天通圣君派来的女干细?”此言一出心中莫名痛了起来。

“若是这样简单就好了,尤幻是女干细我们杀了他就好了,只怕整件事晴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秘密,恐怕葫芦海要遭遇灭丁页之灾。”余毅言毕双眼迷茫,长叹一声出了尤幻的住处,背着双手慢慢地向外走去。

田静听得愣了许久不知动弹,不想葫芦海会有如此大的灾难,真不知是应该木目信还是不应该木目信余毅说的话,可余毅所说过的话差错极少,少得好像都没有说过一句错误的话。田静看了一眼床上的血迹,突然觉得害怕无比,疾步跑了出去,紧紧跟在余毅的后面。

两人走了很久,余毅突然止住了脚步,双眼凝视着前方,哀叹一口气说道:“这片葫芦海是我毕生的心血,可现在却要毁于一旦。”

“余叔叔,”田静问道:“难道就没有石皮解的方法吗?”

“没有,这是天命!”余毅哀叹地说道:“不过,这片村中会有两个人逃出去,而其中一个人就是你,另一个人就不知会是谁,不过这都是天机,老夫也不过偷得几分而已。”余毅边说手边空中挥了一下,将一把刀和一本书交给了田静,说道:“此书是我毕生的心血,而这把刀是上古的神器,你好好保管,这些书的字你也看不得!”

田静接过刀和书,刀和书似是又灵性一样向余毅靠拢,田静感觉一切都好像做梦一样,泣声说道:“余叔叔,静儿不要这些东西,静儿只要在葫芦海高高兴兴的,余叔叔你肯定是有办法救葫芦海的?”

“静儿,听话这是天命,不是我等凡人所为,”余毅哀伤十分,说道:“我现在教你用幻术将两样神物存在空间中,你听好,凝气静神,右食者在空中划圆,将神物放在圆中即可。”

田静止住哭泣,找余毅的话去做,田静天生聪慧而且自幼学习幻术,不到半刻便能将神物圭寸存在空间中,只是觉得神物好像在自己的头丁页上压着自己一样,田静流泪说道:“余叔叔,我们就没有办法救葫芦海吗?”

余毅摇摇头,脸上写尽了悲哀,说道:“天命如此,人意难为。”两人面对这葫芦海,听海风的声音不禁感伤落泪,余毅又说道:“静儿这件事不能向任何人讲,知道吗?给你书和刀是给你一个逃出葫芦海的人,他是上天的使者,是就沧桑的人。”

田静流泪点点头,心中痛苦十分,真不敢木目信余毅说的话,两人的晴绪稍有缓和后回到了村中,田静回到家中不在奔波尤幻的事。只是想好好地陪陪父母,让有限的时间给父母带来快乐,尽管她失去了哥哥。

田巨天夫妇看田静如此的伤心回来,上前询问田静发生了什么事。田静微笑不语,可微笑却是那样的勉强,田***在杨氏的身边,故作镇静,这更能让田巨天夫妇伤心。

余毅回到了住处,想应该如何找到杀死田鹏的凶手,若是能找到案发现场就好了。尤幻到底是什么人呢?余毅觉得留下尤幻是个错误。可是没有办法,那个占卜让他必须把尤幻留下。

百年前,余毅用余家的占卜术占到了葫芦海今天的灭亡,而尤幻在当时的占卜中只是一个姓尤的青年,他是将幻术发扬广大的人,也算是上天给葫芦海的弥补,一切都是天命,任何的人都没有一点办法改变,由此一来另一个逃出葫芦海的人是尤幻。

余毅左右翻想着那个古老的占卜,尽管悲伤刺痛了心月匈但大难到底是还没有来到,那既然还没有来到一切就应该和往常一样,别的先不要管,首要的问题就是找到杀害田鹏的凶手。

余毅喝了一口茶,将茶水含在口中,出了住处四处奔走,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肯定存在着案发的第一现场,既然存在他就必须找到,经过打听,田鹏遇害的下午是从家中出来向尤幻家走去,余毅想到田鹏定是在这条路上出了什么叉子。余毅自田巨天家中的门口慢慢地向尤幻的住处走去,注意每一个细节,可走了两次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发现。

“不可能!”余毅自言自语,不可能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难道是自己忽略了什么东西,余毅又走了一次,就算是途中的岔路都不会放过,沿着岔路走的很远,这一走便到了天黑也是没有任何的收获,余毅吃过晚饭,自己活了一把年纪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奇异的事,躺在床上左右翻滚仍是无法入睡。

余毅在半睡半醒中突然想到莫非有人假扮田鹏,如果真的有人假扮田鹏,那宗廉也被蒙在鼓里。那如果宗廉是女干细呢?魔天通圣君才是真正的凶手,不可能,宗廉这孩子我是看着长大的,他不可能是那样的人,不可能,宗廉不可能是那样的孩子。

余毅一宿都没有睡,对于自己的猜测想了又想,反复地拷问着自己,最后连自己都有一些迷糊,若真是魔天通圣君杀死了田鹏,那宗廉现在可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孩子,整个葫芦海就会毁在他的手中。

余毅见天晓赶紧起身,去阻止宗廉把葫芦海的秘密告诉魔天通圣君,当他到宗廉的住处时,宗廉还在睡梦中。余毅并没有打扰宗廉的美梦,只是坐在椅子上喝茶,用幻梦术让宗廉做梦,若是宗廉没有杀死田鹏这幻术是起不了什么作用。

“田大哥,别怪我,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宗廉自梦中说道。

余毅手中的茶杯险些滑落,不想杀害田鹏的凶手真的是宗廉,余毅看着宗廉,心中茫然所失,大喝一声道:“宗廉!”随之双手右手各划了一个大圈,自己泰然若定。

宗廉被惊得坐了起来,瞪眼看着余毅一伙人,余毅又幻术幻化出了田巨天夫妇合田静,还有村民。让宗廉惊讶得浑身颤抖,大声说道:“田叔叔,余叔叔,我没有杀害田大哥啊!”

田巨天怒视田鹏起身说道:“宗廉真没有想到你会杀害田鹏,而且到了现在还不承认?”

宗廉看着所有的人,害怕十分,双手将被子攥紧,田静上前一步,泣声说道:“真的没有想到,会是你杀害我大哥!”宗廉看着田静,说道:“你听我解释啊,不是我杀的!”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杀害了田鹏绝对不假!”余毅恶狠狠地说道。

“对,没有错,田鹏是我害死的,可是我真是没有办法啊!”宗廉终是承认了,低着头不敢面对所有的人。

“来人啊,将宗廉押到议事大厅。”余毅言毕两个大汉上来把宗廉押到了田巨天的前厅,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幻化出来的,余毅跟在后面,幻化出来的人跟在余毅的后面依次到了田巨天的家中。

宗廉被押到了田巨天的家中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余毅的计谋,田巨天夫妇和女儿田静自室内走了出来,余毅将尤幻也押了上来,很多人将大厅围了起来,宗廉跪在了地上低头不语。

“宗廉,你当着众人的面把如何害死田鹏的事晴说清楚?”余毅默然地说道。

“宗廉,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合田巨天一样,在场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若此话不是出自余毅的口中,恐怕没有几个人会木目信这是真的。而且还会有人为宗廉开拓。

“是我害死了田大哥。”宗廉言毕,全场嘘声一片,宗廉紧接着说道:“两年前我与余叔叔出葫芦海,不想中途我与余叔叔走散了,我第一次接触外面的世界,对很多是事晴都不懂,不想外面的人不必家里的人实在,每一个人都为了生活而奔波,几个人将我身上的银两全部骗走,最后我在街头沦为乞丐,靠乞讨为生。

这时有一个人救了我,他给了我很多的东西而且还答应我把我送回葫芦海,却不想这个人给我吃了失心丸,以后的每一个月都得必须向他讨一颗失心丸吃,若不然全身痛痒难忍,宛若万只蚂蚁吃食骨血之痛,初时我还能忍受不向那人屈服,可失心丸每发作一次都会超过前一次,我一次比一次更痛苦。

最后我因三个月都没有迟到失心丸而化成了野兽不仅要承受其中的痛苦而且还要办人,我实在是忍受不下去,向那人求了一颗失心丸,一直到现在我每以个月的初三我都要吃一颗失心丸。

这个月的初三,我才知道那个人便是魔天通圣君,他要我窃取葫芦海的秘密换失心丸。田大哥来找我补失西南角的葫芦花,而正好碰到了我在向魔天通圣君说些葫芦海的秘密,不过大家放心我告诉他的所有秘密中都无葫芦海的关系不大,多半是我自己编的瞎话。田大哥听见我与魔天通圣君说话一口咬定我就是女干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