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之我觉醒了小说-赘婿之我觉醒了小说阅读

2020-03-21 18:01

热血中文网提供《赘婿之我觉醒了》阅读,主角是叶辰季雪的小说,赘婿之我觉醒了小说精彩节选:显然季语是认识徐少娜的,自己姐姐的闺蜜,她还是见过的。

赘婿之我觉醒了
推荐指数:★★★★★
>>《赘婿之我觉醒了》在线阅读>>

《赘婿之我觉醒了》精选:

显然季语是认识徐少娜的,自己姐姐的闺蜜,她还是见过的。

只是不知道她会这么不要脸勾搭叶辰。

徐少娜的脸色骤然间变得阴沉,眉宇之间更是闪过几丝愤怒,她跟叶辰吃顿饭怎么呢?

怎么就勾搭,怎么就不要脸了?这个女的算什么东西?

徐少娜愤然起身对着季语,就是狠狠地一个嘴巴。

啪!!!

季语的脸色骤然间红肿起来,她捂着脸。

你..你个贱人竟然打我?

说着说着就要哭了。

打你怎么呢?

徐少娜说着又打了季语一巴掌。

以后说话注意点,别满嘴乱喷粪。

你给我等着。

季语一边说,一边后退,生怕再被打,不一会就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不错啊,小娜,小灵,竟然还有如此暴力的一面。

叶辰调笑对面两个女生。

哼。徐少灵给他一个白眼。

这一个插曲,并没有影响他们进餐的心情。

几个人点了一大桌子菜,就吃了起来。

小丫头徐少灵叽叽喳喳的说着,她实在是太开心了。

长久的病床生活,让她一度的想要放弃生存。

但是姐姐,那么想让她活着,她也只能努力的生存。

她晓得姐姐有多难。

现在她好了,姐姐以后会过得好一点的吧。

吃着饭,叶辰突然来了一个电话。

是季雪。

季雪说让他回去。

叶辰赶到家的时候,季雪刚洗完澡。

季雪坐在沙发上,单薄的睡裙,里面风景,若隐若现。

叶辰趁着季雪不注意,就摸了一下小手。

拿开猪蹄子。

季雪说着打了叶辰一下,媚态横生。

跟你讲个事。

老婆大人请说。

叶辰嬉皮笑脸。

听说,你认识医学泰斗徐青山老爷子?

徐青山是哪个?

叶辰懵了一下,旋即想起来了。

连忙点头。

我有个朋友叫张默,他的父亲病了,想让徐老爷子看看,你给搭个线。

好。

叶辰答应了下来,然后就都各自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叶辰也是带着徐青山以及张默前往张默的家中。

可以看得出来,张默是一个大世家的子弟,房子处于龙城的郊区,而且是一个地理位置还是不错的地方。

实际上张默之所以去学医,也只不过就是因为自己父亲的病,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因为他们家跟张家的关系,自己的母亲是父亲的第一个妻子,后来父亲因为一些事情跟自己的母亲离婚,又娶了一个。

所以张家的孩子不仅仅是她,而且还有两个男孩儿,也就是他张默的弟弟,只不过对于这个弟弟,张默确实没有什么太多的好感。

毕竟自己父亲的病就是因为弟弟张烨,强调着必须要去做一笔生意,所以才会染上的这种怪病。

要知道,当时的张烨年方十六七岁左右,居然想要拿家族所有的资金取做一个项目。

张烨居然偷偷的拿走张家账面上所有的资金去做了这笔生意,后来当然是可想而知,自然是赔得惨,无不人睹。

所以从那以后张烨也移居到国外,基本上不跟张家的有什么联系。

一行人缓缓地走进了别墅里,此时的别墅还算是比较去大,虽然张家有些没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张家最近几年发展的还算是不错的。

只不过就在几个人刚刚准备进去的时候,却听见身后猛然间传来一阵阵的,汽车的声音。

做人回头望去,结果却是发现是几辆劳斯莱斯,当众人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劳斯莱斯已经停到他们的身旁。

从上面走下来一个男子,这男子不是行人,正是张默的弟弟张烨。

张默看见自己弟弟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想念,甚至脸上都挂上了一丝丝的难看出色,脸色阴沉的开口说道:你怎么回来了?你回来到底有什么事儿?

可以说张默对于这个弟弟没有什么太好的感觉,甚至是厌恶。

因为如果不是张烨的话,可能自己的父亲根本不会染上那么重的病,而且张家也不会落寞,更何况自己父亲也不会卧床多年。

现在张家刚刚有些起色,虽然说还算是有些资金,但是也架不住张烨的强取豪夺啊。

姐姐啊!

我想问问你,你怎么在这儿啊?如果说的没错的话,父亲好像跟大娘离婚了,你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张家的人了。

你有什么资格又怎么好意思问我怎么在这儿呢?张烨脸色阴沉的开口道。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几辆车也下来许多外国人。

一个个长相极为粗犷,一身爆炸性的肌肉,让众人不引的朝后退了退。

他回到家中去,也不至于带这么多的保镖吧,更何况他带这么多保镖所谓何事呢?难道真的只是回家看看自己重病在床的老父亲?

我呢,这次回来是看看咱爸,同样呢,也是把爸接到国外去接受先进的医疗手段。

所以呢,我的这位姐姐请你离开好吗?这是我们张家不是你的家。张烨脸色阴沉的开口道。

张默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就是想把自己父亲接走,然后到时候图谋张家的家产而已。

对于这张万亿而言,可以说他们张家的家产远远比自己那个父亲要重要很多。

张默脸色阴沉。

我已经父亲请过来徐老爷子了,不需要去国外治病。

别以为你想要干什么我不清楚,不还是想要张家的钱吗?现在父亲都这样了,你居然还打着张家钱的注意,你良心何在?

张默此时目光阴沉,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张烨,心中升起一丝怒火,如果可以,她要弄死这个臭不要脸的玩意。

张烨却是嘴角闪过一丝轻笑的说道:姐姐,到底是我想要张家的钱还是你想要张家的钱?

就算是我想要张家的钱又能怎样?我是父亲的儿子,我自然是有资格拿到这笔钱的。

而你,早已经被父亲赶出去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挡着我?

张烨指着张默的鼻子骂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