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精品《富贵花田:农女要休夫》小说 杨小小云雷小说全集无删减全文

2020-03-22 06:04

《富贵花田:农女要休夫》 小说介绍

《富贵花田:农女要休夫》是由作者花嫁小妞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富贵花田:农女要休夫》精彩节选:对于小云氏不冷不热的态度,周夫人也不好违拗,瞧着多说也不会有所改变了,才面带浅笑地起身告辞,被严妈妈一路相送至二门口,上了马车。周家人走了,小云氏却一脸嫌弃地把杨小小也赶回了东跨院。回房看到几个孩子正...

《富贵花田:农女要休夫》 第十章 多事儿之春 免费试读

对于小云氏不冷不热的态度,周夫人也不好违拗,瞧着多说也不会有所改变了,才面带浅笑地起身告辞,被严妈妈一路相送至二门口,上了马车。

周家人走了,小云氏却一脸嫌弃地把杨小小也赶回了东跨院。

回房看到几个孩子正围着杨大婶说笑,见她回来了,都停下来跑了过来,石馨儿第一个奶声奶气地恳求道:“姨姨,方才外婆说从前的庄子上还有小鸡、小鹅,我没见过,什么时候带我去玩?”

云染迈着颠簸的步子,扯住石馨儿的袖子,开心地咯咯笑道:“姐姐,抓住了。”

云童与芫花,一先一后跟着过来,冲杨小小的方向规规矩矩地行了礼。

椅子上的杨大婶站起身来,笑眯眯地说道:“整日闷在房里也是无趣,不如找个女婿不上衙的日子,一家子去庄子上走走,我与你爹想搬过去住。”

劳作惯了的人,一闲下来就觉得无聊。

杨小小很能体谅爹娘的心情,但云雷有言在先,一定要留二老过完正月再搬家,也只能陪着笑脸,好言相劝了一回,答应过段日子陪他们去庄子。

小云氏的气儿不顺,杨小小怕她随时传唤,也跟着窝在家里,极少外出。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十余日,杨小小带着杨大婶过去打了招呼,把老两口送到了庄子上。石馨儿才实现了她的小小心愿,一家子跟着过去小住了一晚。

云雷要赶回去上衙,杨大叔和杨大婶表示先留在庄子上春耕。

杨小小把庄头儿周大旺唤过来,叮嘱了一番,又让方妈和小丫头茶沫留下来服侍,才带着孩子们一起回去了。

从庄子上回来没几日,刘全带着饭庄的账册和一个月的进项回来了。

“恭喜夫人,饭庄第一个月就赚了一千一百多两银子,小的把银子送到钱庄兑换成银票和一包散碎银子,一起捎回来了。”

刘全喜不自胜,从身上拿出银票,与包账册和散碎银子的包裹一并奉上。

“你还真是作生意的料!接下来的一个月,你带一带田喜。”杨小小让人把田喜叫到正房,交代他的差事。

田喜听说让他去大饭庄坐镇,一时有些紧张地说道:“夫人,咱就是一个庄稼汉,若是陪着老爷老夫人在庄子上干活还行,若是去铺子里做事,怕会出差错。”

“饭庄有大掌柜,记账的人有山草与周嫂。你去只是替我盯着,若是有什么事,及时报与我知晓。等舅爷他们来了,我会重新安排人手。到时候,你与周嫂都会调回来。”杨小小解释道。

刘全知道,在饭庄开业的初期主母不放心,所以才会安排他或田喜盯着,也一旁劝说几句,田喜听说只是暂时的,这才勉强应下了。

杨小小翻看账本,看到周嫂的记录时,一时皱起了眉头,抬头问刘全:“怎么回事?”

周嫂负责饭庄楼上的记账,但许多笔账目并不清楚,刘全苦着脸禀道:“周嫂从前在食铺和饭馆里做得还行,但饭庄的生意大,她识字不多,许多记不全,我只好让她只记每桌的饭钱……”

杨小小再翻山草的记录,觉得比周嫂略强一些,当即让刘全调张二宝去饭庄记账,把周嫂换下来,又让来福去翰林院附近街面上的饭馆记账。

刘全也松了口气,周嫂是主母身边的红人,他也不好说什么。

如今被杨小小自己安排换了人手,也算解决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请来的大掌柜看到账册的记录,当时就一脸不快地找到刘全,让他换人。

这次山草没被换掉,因为比周嫂略强一些,杨小小也想好好培养一下,等秋果来了,再把她换到绣品铺子里记账,解雇私下里高价进货的铺子掌柜。

送走了爹娘,杨小小的心思也转向了铺子的生意上,外出的次数也多了起来。

初时小云氏还不说什么,到了清明祭祖的时候,一家子去赵家庄祭拜祠堂时,小云氏当着众人的面,数落了杨小小一顿,说她既不是贤妻,也不是良母。

杨小小面对祖宗的牌位,除了忍受婆婆的无名火,叩头认错外,也别无办法。

从赵家庄回到府里,小云氏把她唤到主院,脸色极不好看地说道:“听说你在东市附近买了一家茶楼,改成了饭庄,生意还挺好,可有此事?”

开饭庄的事,被小云氏查了个底儿,杨小小也只好点头认下。

小云氏见她并没有狡辩,语气和缓了些,但依然不快地说道:“你开饭庄赚私房钱,我也不拦着你,但你可知那茶楼已被抵押给端阳公主府的婆家人了吗?”

“还有这种事?”杨小小微微有些吃惊,一时回忆当初买茶楼的时候,茶楼掌柜似乎说过主家得罪了一位贵人的亲戚,但却没有说是谁。

“你把房契拿出来,我替你送到端阳公主府去。”小云氏吩咐道。

买茶楼花了七千两银子,后来整修又花了三千两银子,如今要她拱手送人,杨小小是万般不乐意的。

“若是抵押,为何房契会在掌柜手里?而且楼面贴出售买也有好些日子了,我们才去买的。不如先把茶楼的主家与掌柜找来,咱们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云氏没想到杨小小态度强硬,拒不交出房契,也生气了,用手点着她鼻子斥道:“你还敢违拗,去小佛堂里好好反省一下吧。”

杨小小被关进佛堂的事,很快传到了东跨院,云雷听说是因为饭庄的事,亲自去了一趟主院,询问缘故。

小云氏把事情又说了一遍,云雷想了想说道:“这件事却有蹊跷,还是交给衙门处理吧。”

“一件小事,交给衙门做什么?让你媳妇把房契交出来,不就行了?”小云氏不耐烦地说道。

“这间饭庄,前前后后花了娘子不少心血,仅银子就花了上万两,就这么拱手送出去,不只娘子不肯,儿子也是不愿意的,儿子这就去衙门,至少也要原主把银子还回来。”云雷犯起倔劲儿,转身就走。

小云氏怕事情闹大,连忙说道:“若是因为银子的事情,我可以补贴一些,衙门就不要去了吧?”

云雷顿了顿脚步,还是走出了上房,严妈妈拿着银票追了出来,也没拦住。

小云氏让人把杨小小从佛堂带出来,冷着脸把一万两银票甩到她眼前,说道:“房契呢?”

杨小小转了转眼珠,坚持道:“事情都还没弄清楚,怎能让婆婆自掏腰包?”

云雷并没有立刻去衙门,而是转去了书房。云郡王听说了此事,命赵兴带着自己的名贴亲自去一趟衙门。

他带着云雷来到后宅,把小云氏说了一顿,放杨小小回去了。

也许是有郡王府名贴的缘故,事情处理得很快,几日后就有了眉目。

茶楼的原主是本朝一位年轻的御史台大夫,不知深浅地弹劾户部的一位主事,得罪了端阳公主的婆家人。如今一家人已离开京城,回乡去了。

至于茶楼是否被抵押,对方又拿不出纸面上的契约文书,听说这件事被直郡王府送到衙门去处理,大感意外之余,表示不想追究了。

这位户部主事许大人,是端阳公主婆家的一位子侄。小云氏无意听说此事后,打算借着此事向端阳公主示好,没想到会送到衙门处置,心中有苦说不出。

怕端阳公主误会,小云氏恳请云郡王应允,带着杨小小去许府解释此事。

云郡王考虑再三,觉得没有必要。

小云氏还是有些担心,找了许老太太过寿诞的日子,亲自去了一趟许府,杨小小也被要求跟着一起过府拜寿。

一路上被叮嘱了好几回,她也没多在意。到了户部许尚书的府门口,马车从侧门驶了进去。到二门外下车,换乘软轿,最后到了许府的后堂。

在这里,不仅见到了白发苍苍的许老太太,而且还见到了端阳公主与许驸马一家人。

“这位就是郡王府的***奶?一点小事儿,也要捅到衙门口去!”

在杨小小屈膝行礼的时候,端阳公主身旁的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小声嘀咕了一句,却被小云氏听到了,面上带出一丝尴尬。

“今日寿宴,提它作甚?”没想到许老太太耳聪目明,还是听到了。

许老太太含笑着示意小云氏坐下来说话,小云氏带着杨小小又给端阳公主福了福,坐到靠近许老太太的位置,杨小小则侍立在小云氏的身后。

“老话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单从直郡王与端阳公主的身份论,许家与赵家也是沾了亲的。”许老太太说话,大家都默默听着。

“听淑妃娘娘说,郡王府有意与许家亲上加亲,我老婆子也是乐见其成。刚好二房的贞姐儿,还待字闺中,她娘也是个心气儿高的,非要给孩子说一门好亲。不知王府意下如何?”许老太太满脸褶皱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贞姐?”小云氏微微一怔,心中一时犹豫起来。

许老太太说的贞姐儿,是许家二房的嫡女。许老大状元出身,作了端阳公主的驸马。许老二却没有随许家的书香门第,自幼好武,中了武举人,借着大嫂端阳公主的关系,先调入侍卫营,后入京城守城军营,如今是太仆寺正卿。

许家人见小云氏不说话,端阳公主柔声说项:“贞姐儿为人爽利,府里上下皆很喜欢,更是老太太的心头宝。王妃若是愿意,我可进宫请求皇兄赐婚。至于周姑娘,若是府上舍不得,可以降至二房,我们许家也是没意见的。”

“多谢公主从中斡旋,回去我就与王爷商议此事。”

见小云氏先答应下来,方才嘀咕的许二夫人,笑着站出来,瞅着杨小小说道:“***奶买的那座茶楼,原是贞姐儿的大哥打算送与她的生日礼物。既然都快成一家人了,那档子事儿就不提了。以后贞姐儿嫁过去,还望***奶莫起嫌隙……”

小说《富贵花田:农女要休夫》 第十章 多事儿之春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