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昭宁司景昱小说-徐昭宁司景昱小说名字

2020-03-22 09:02

热血中文网为您提供《王妃她又在飙戏了》小说阅读,该小说男女主是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小说精彩节选:徐昭宁敛去随意,留下慎重,徐承客无能,但她相信徐老候爷能听懂自己话里的意思。她跟司景昱约定三年,在这三年里,徐家大小姐这个身份可以不给她带来便利,但至少也不能是没落的代名词。

王妃她又在飙戏了
推荐指数:★★★★★
>>《王妃她又在飙戏了》在线阅读>>

《王妃她又在飙戏了》精选:

松鹤院里,徐仁裕夫妻和林珑母女都在,让徐昭宁觉得稀奇的是,就连渣爹徐承客居然也在。

“孽障,还不赶紧给我跪下!”

徐昭宁则跨过门槛,徐周氏的茶杯便咂在了她的脚边,徐昭宁闪避的快,所以并没有被咂到,倒是离她最近的徐承客被吓了一大跳。

“徐昭宁,你还不赶紧跪下让你祖母消气。”徐承客紧皱着眉头看着从外头走进来的女儿,数日不见,他隐约觉得这个女儿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又说不出具体哪里不一样。

任谁这样被茶杯咂个迎面心情都会不好,更何况徐昭宁从酒楼里受的气还没消,额角青筋跳动之际就要怼上去。

只是目光掠过徐嫣然,见她正笑的一脸得意,徐昭宁眼波流转,改变了主意。

踩着急促而又慌乱的小步子上前去,徐.戏精.昭宁再次上线,“老夫人,可是皇上要来抄我们的家了?”

“候爷,你还傻站着做甚,赶紧回房去收拾金银细软呀,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还有你,林夫人,赶紧把公中的那些银票房契地契的拿上呀,哦,对了,还有你私库里的。”

“二妹妹,你……”

眼看着徐昭宁越说越离谱,徐周氏黑着脸再次大吼,“徐昭宁你给我闭嘴!”

被吼的肝胆颤抖的徐昭宁,抬头一脸懵懂地看着徐周氏,“老夫人,难道昭宁说错话了吗?若不是皇上要抄家,那你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

徐周氏急促的呼吸着,手指着徐昭宁,像是恨不得扒她的皮。

可偏偏徐昭宁满脸无辜地回望着她,任由她怎么指点,都没有半分畏惧。

“行了,好好跟昭宁说话,别吓着孩子。”徐仁裕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然后出声打断徐周氏即将脱口而出的狠毒话语。

偏偏徐昭宁不按常理出牌,一脸喜气地感叹道:“我就说嘛,我们忠勇候府有老候爷和贵妃娘娘在,怎么可能会被抄家呢。”

这下连徐仁裕都有些语塞,莫名地感觉像是被人拍了马屁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林珑见徐昭宁并没有被徐周氏震慑到,有些着急地向徐承客使眼色,徐承客收到后,便大声地咳了几声,然后对徐昭宁说道:

“既然你跟太子殿下的婚事已经成不了,那今后便留在府里不要随便出门,毕竟被太子退婚这名声也不太好听。等日后,让你母亲替你再择门亲事,不管门弟高低只要不嫌弃你就好。”

呵,瞧这话说的,像是一心为徐昭宁着想,但却直接从源头上决定了她将来低嫁出去的事实。

徐昭宁抬头看向徐仁裕,徐周氏以及林珑母女,见他们所有人对于徐承客的话没有半分惊讶,仿佛本来就该是如此。

还真是搞笑呢,他们甚至都没有探到她又被指婚给司景昱的事情,这些人便马上开始琢磨将她随意地打发出去。

还真是有情有义的一家人呢!

徐昭宁冷笑出声,或许是因为她嘴角嘲讽的弧度过大,徐承客脸上有些挂不住,恼羞成怒地指责道:“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都被太子退婚了,清白和名声都已经没有了,你还想再嫁个什么好人家不成,别做梦了。”

“那我倒要问问父亲,你是如何知道我被太子退婚的?”徐昭宁似笑非笑地看着徐承客,语气慢慢变冷。

“我们忠勇候府自然有在宫里安排人,”徐承客很是自豪,丝毫没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错,反而一脸自得地看着徐昭宁。

徐昭宁很想呵他一脸,目光再次扫过全场,落在徐嫣然脸上时,徐嫣然趾高气扬的冲徐昭宁喊道:

“徐昭宁你管我们消息从哪里来的,总之你以后再也不能以太子妃身份自居了。还有,你以后也不许在外面自称嫡女,忠勇候府的嫡女只有我徐嫣然,等我成了太子妃,我就是忠勇候府的骄傲!”

徐昭宁终于是没忍住,直接翻了个白眼,然后凉凉地看向徐承客,“那忠勇候府安排在宫里的人没告诉你们,太子殿下可是当着太后和皇上的面前否认了对二妹妹的深情?”

“徐昭宁你这话什么意思!太子殿下可是亲口承诺了的,只要退了跟你徐昭宁的婚事,就会将我娶回东宫的。”

徐嫣然心头升起不太好的预感,徐昭宁这个小贱人脸上的神情太过认真了,她有些不安起来。

“呵……你们果然背着我暗渡陈仓!”徐昭宁绕着自己的一支青丝把玩着,语气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主位上的徐仁裕隐约察觉到徐昭宁话中的不对,他皱着眉头问道:“昭宁,今日宫里还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跟太子殿下的婚事到底退了没有?”

“老候爷你说呢?”徐昭宁偏着头继续绕着自己的青丝,在徐仁裕有些着急时,她才抬头嘿嘿一笑。

“老候爷德高望重,贵妃娘娘思维活跃,皇上圣明睿智,自是知道不管是忠勇候府哪个姑娘,都不会是绝佳的太子妃人选。何况太子殿下天资聪颖,自然知道如何才能明哲保身。”

徐昭宁敛去随意,留下慎重,徐承客无能,但她相信徐老候爷能听懂自己话里的意思。她跟司景昱约定三年,在这三年里,徐家大小姐这个身份可以不给她带来便利,但至少也不能是没落的代名词。

所以忠勇候府暂时还有存在的意义,想让忠勇候府安好,便必须让徐老候爷知道皇上对忠勇候府的忌惮。

“昭宁,皇上和太子他们……”

“如您所想,太子当着太后和皇上的面请求与昭宁婚退婚,同时也向太后和皇上表示,他对二妹妹绝无私情,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好,我知道了。”徐仁裕眸底暗光浮沉,伴君如伴虎,他虽不在现场,但徐昭宁话中表达的意思,他也是明白了几分。

想来是皇上试探太子,太子为了不背上结党营私的罪名,所以否认了跟嫣然的关系。这对忠勇候府来说,也算是虚惊一场,只是他压根不会想到,这样的一场虚惊全是由徐昭宁挑起来的。

此刻看着沉稳的徐昭宁,徐仁裕眼底有亮光闪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