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少归来陈风-陈风李佳佳小说阅读

2020-03-22 12:02

陈风李佳佳小说叫做《弃少归来》,这里提供弃少归来小说阅读。弃少归来小说精彩节选:陈风叹了口气,上前宠溺的抚了抚妹妹的脑袋,将其头发理顺,抱回了房间。

弃少归来
推荐指数:★★★★★
>>《弃少归来》在线阅读>>

《弃少归来》精选: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包厢内众人全都傻眼,目瞪口呆。

“五爷,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杨飞宇捂着自己的脸,呆呆的看着林五爷,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说翻脸就翻脸。

“林五爷,我是宛海集团的顾海,不知您说的陈神医是……”

顾海见此情景,硬着头皮上前,想要和事。

今天是他做局,主要就是宴请杨飞宇,现在杨飞宇挨了打,他面子上也不看好。

但话说到一半,他神情突然一滞。

陈神医?

在座的,好像也就陈风一个人姓陈,难道陈神医指的是他?

然而林五爷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厉喝道:“闭嘴,什么宛海集团?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老子过来陪你们喝一杯,因为你们是客人,竟然敢对陈神医不敬,现在立刻都给我滚蛋!”

“五爷,我……”

顾海神色僵硬,无比尴尬。

“没听到我的话吗?滚!”

“或者我叫人来,把你们扔出去?”

林五爷背靠林家,在江州地下势力中声名赫赫,骨子里本就是个疯狂之人。

随着语气变冷,屋内空气徒然间都好似降低了几度,将几个前几秒还自傲满满的家伙,吓得一阵哆嗦。

“顾海,飞宇,要不我们先走吧,等五爷气消了,再来认错道歉!”郑乾小心翼翼道。

顾海脸色有些涨红,满心不甘,现在被赶出去,面子当真是丢尽了!

但……林五爷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深吸一口气,顾海只好无奈道:“兄弟们,今天见笑了,五爷既然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走吧!后天君临大厦顶层,咱们再尽情狂欢!”

而后他又看向陈风,刻意提醒道:“兄弟,记住啊!后天,君临大厦,咱们不见不散!”

“你放心,我会去的!”陈风淡淡道。

柳婉跟在众人身后,临走时深深的看了陈风一眼,目中有些疑惑。

在场之中,就陈风一个姓陈,而且昨天在医院的表现,好像也会治病!

难道陈神医是他?

不不不,不可能!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柳婉否定了!

一个四年前半分医理都不通的人,就算侥幸学了点医术,又怎么可能称得上是神医?

“咦,柳婉?”

这时,李佳佳找了过来,看到柳婉,颇为意外。

说话间,她上前揪了陈风胳膊一把,娇嗔道:“你这家伙,喝酒喝一半跑了,大家都在找你呢!”

“呃,遇见同学,聊了两句!”陈风疼的咧了下嘴,无奈道。

柳婉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些不舒服,快步离开了房间。

看着狼狈离开的顾海众人,李佳佳疑惑的问:“他们这是?”

陈风苦笑了一下,看向林五爷:“五爷,没必要这样的!”

“敢在我的地盘对您这种态度,他们是活该!”林五爷冷哼。

昨天医院的事情过后,他对陈风做了一番调查,知道陈风和柳婉顾海之间的事情,轰对方离开,也是有意而为。

“回去吧!”

陈风摇了摇头,事已至此,也没再多说什么。

三人刚出门,徐磊搬着椅子回来了。

“陈风,你怎么走了?咱们还没喝一杯呢!”

徐磊身体有些虚胖,或许走的太急,搬把椅子都气喘吁吁。

“他们都已经走了!”陈风无奈,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当然,没有说因为他才会这样。

“这群家伙,太不仗义了!”徐磊郁闷道。

“无妨,要不去我那边喝一杯吧!”陈风笑道。

打量了李佳佳一眼,徐磊眼中露出一丝耐人寻味之意。

“嘿嘿,美女相陪,我就不打扰了!这是我现在的电话号码,咱们随后联系!”

既然如此,陈风也没多挽留,相互留了联系方式后,徐磊随之离去。

就在陈风三人回自己包厢的时候,刚刚出了饭店大门的柳婉借上厕所的名义,又折返了回来。

对于刚才的事,她心中还是有些怀疑,想要亲眼验证一下陈风到底是不是陈神医。

888房间前,柳婉趁着传菜员进入的时候,顺势透过门缝向里面看了一眼。

就见林五爷坐在主位上,和人谈笑风生,并不见陈风的身影。

果然……

柳婉心头不由暗暗松了口气,如释重负,自嘲的摇了摇头。

自己这脑子,怎么会认为陈风就是那陈神医呢?

一个刚出狱的家伙而已!

陈风不知道柳婉的举动,刚刚回来后,他随意坐在了门后的位置。

由于门只是开了一条小缝,所以才没有被柳婉看到,而且柳婉也根本没去注意坐在下方的人。

聚会结束时,已是十点过后!

林五爷亲自将陈风送到门口,惭愧道:“陈神医,实在抱歉,君临大厦的事我把关系找个遍也没能搞定,该怎么办?”

旁边的秦老叹口气摇摇头,显然他那边也没能成功。

“无妨!这件事情我已经解决了!”陈风淡淡道。

“什么?”二人闻言一愣,满脸难以置信。

“陈风,你的意思是,后天我们可以在君临大厦顶层给小雨举办生日了?”李佳佳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柳婉他们……”

“不必多问,反正后天有好戏看就行了!”

陈风笑了笑,随即看向林五爷。

“五爷,不知那几味药材,可有什么消息?”

药材之事才是重中之重,其他都虚妄而已!

“其中一种已经略有眉目,神医等候消息就好!”林五爷道。

“哦,是吗?”陈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期待道:“好,那我就静候佳音了!”

“柳勇,站住,今天你是跑不掉的!”

正当陈风要告别离开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怒喝和杂乱的脚步声。

“跑,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抓着你,腿给你打断!”

“敢赖我们的账,真是不想活了!”

“柳勇?”

陈风心中一动,回头看了一眼。

就见一个黄毛被几人手持棍棒追打而来,喝骂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被追打的黄毛不是别人,正是柳婉的弟弟柳勇,也就是陈风的小舅子!

按照当下实际关系来说,应该算是前小舅子了!

柳勇正慌不择路的拼命逃窜,徒然看到陈风,如同见了救星般眼睛一亮,慌忙跑过来躲到他身后。

“姐夫,救我,救我啊!”

陈风眉头一皱,错步闪到一旁:“闪开!”

“姐夫,你一定得救救我,他们要打断我的腿!”

柳勇好似一块狗皮膏药,身体一转,又躲在了他身后。

陈风瞥了他一眼:“你忘了,我现在一无所有,拿什么帮你?”

柳勇闻言,顿时愣了。

见到这个姐夫就张口求救,纯粹是一种习惯,四年前这种情况不知发生了多少次,每次都是陈风帮他应付过去的。

刚才被人追的六神无主,他完全忘了陈风已经不同以往。

“确实,你现在是个穷鬼,口袋比脸还干净,我指望你干什么?”

回过神来,柳勇不屑的冷哼一声,撒腿就要继续逃跑。

然而这时,后面几个大汉已经追到跟前拦住了去路。

“五爷!”

带头的是个花膀子,本来准备动手,突然看到林五爷在身边,赶紧恭敬的喊了一声。

“怎么回事?”林五爷看了柳勇一眼,眉头微皱。

“五爷,这人欠了咱们场子八十万赌债,迟迟未还……”

花膀子立即把事情原委讲了一遍。

“陈神医,您看……”林五爷目光闪了几闪,看向了陈风:“你若点头,这等小事根本不算个事!”

既然知道双方的恩怨,这等人情还是卖给陈风为好。

柳勇见陈风竟然和林五爷关系如此熟识,顿时愣住了,紧接着眼中闪出一抹难以言喻的欣喜和希望。

“姐夫,刚才是我错了!您别跟我一般见识!咱们是亲戚,你不能不管我啊!只要你帮我这一次,我就让我姐姐不给你离婚!”

花膀子这些人都是林五爷的手下,只要陈风能说动林五爷开口,今天的麻烦根本就不叫个事。

陈风皱着眉头,本不愿多加理会,突然心头一动。

“好吧!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就再帮你一次!”

“五爷,看在我的面子上,要不这次就算了吧!”

“好!”林五爷爽快的应了一声,冲花膀子几人挥挥手:“放他走吧!”

柳勇大喜所望,连连道谢之后,仓惶离去。

“陈神医,你放了昔日的小舅子,不只是念及旧情吧?”林五爷笑着问道。

“五爷果然是老江湖!”

陈风笑了笑,微眯的双目中,迸射出一抹寒光。

“下面的事情,还需要五爷再搭把手,帮个忙……”

正愁后天没什么好的贺礼送给那对狗男女,柳勇倒是主动找上门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给他们准备一个惊喜吧!

……

回到家中时,小雨一个人斜倚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她那青涩的小脸上,透着看电视时兴奋的余韵,睫毛微微颤动着,似乎在做着美梦。

只是,那蜷缩在沙发上的瘦小身躯,却透着几分孤单和寂寥。

陈风叹了口气,上前宠溺的抚了抚妹妹的脑袋,将其头发理顺,抱回了房间。

当夜无话,第二天上午,林五爷打来电话!

“陈神医,你要找的翡翠玉心髓消息已经确定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