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只愿留此情林心厉彦谦阅读-今生只愿留此情小说

2020-03-23 06:01

为您带来有林心厉彦谦的小说《今生只愿留此情》,林心厉彦谦小说是今生只愿留此情的主人公,今生只愿留此情小说精彩节选:厉彦谦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心头却是对指尖方才的那股若有似无的灼热之分在意。

今生只愿留此情
推荐指数:★★★★★
>>《今生只愿留此情》在线阅读>>

《今生只愿留此情》精选:

林心被厉彦谦粗暴地扔进了车里,然后发动了车子,一路将车开回了典池。

典池的大堂里,厉彦谦的车才刚刚停在了门口,典池上下就已经是一片震动了。

他们才刚刚看到厉先生雷厉风行地从典池里追着一个人影冲了出去,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厉彦谦将林心单薄的身体仍在了典池大理石的地面上,她身上大片裸露在外面的肌肤贴在冰凉的地面上,让林心的身体激起了一阵阵的寒颤。

“那个姓张的经理人呢?”厉彦谦沉声问。

这低沉的声线让所有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终于,有人颤抖着告诉厉彦谦,“张经理,张经理他……”

“我我我我我在这里!”

张经理匆匆忙忙地从楼梯上跑下来,一路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厉彦谦的面前,脸上瞬间摆出了极为狗腿的笑,“厉先生,您找我?”

厉彦谦用脚上昂贵的皮鞋踢了踢地上的林心,“这个女人,是你招进来的?”

张经理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地上的林心,额头上的冷汗更加细密了。

他也是刚刚忙完了才看见手机上弹出来的消息,知道了林心已经成为了名人的消息,也顺带着知道了林心的身份。

可他现在担心的可不是林心的身份,他担心的是眼前这位厉先生对林心模棱两可的态度。

悄悄擦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张经理如实回答了厉彦谦的问题,“是,厉先生,林心是到典池来应征兔女郎玩偶的,我看她人也算勤谨,所以,所以就让她留下了。”

张经理的声音都在忍不住颤抖。

他说完话,厉彦谦竟然沉默了好几分钟的时间。

这几分的时间就已经足够让张经理脊背上的冷汗汗湿了他的衬衫,张经理甚至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才终于爬上了现在的位置,只怕今天晚上就要收拾东西走人了。

“看来张经理看人的眼光还有待提升。”

厉彦谦好不容易才开了口,却让张经理的心都是狠狠一沉。

额角的冷汗也立刻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看来,今天晚上就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晚上了。

……

“让她去公关部。”

厉彦谦的话掷地有声,让地上的林心和站在厉彦谦面前的张经理都是狠狠一阵战栗。

让林心去公关部?厉先生确定没有在开玩笑?

“怎么,我说的还不够清楚?”

“清楚清楚。”

张经理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可又立刻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地上的林心,“厉先生,以林小姐的条件,却公关部的确有些勉强。”

且不说她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还有她似乎有旧伤的脚踝,单单是她额头上的那道疤,也不配留在典池。

就连做一个打扫卫生的清洁工都不行,更何况是要让她去做代表着典池门面的公关部的公主?

张经理自认为自己的话已经说的很委婉了,他仍然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面前这位地位尊崇的厉先生,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是么?”

厉彦谦语调微微上扬,他叫上昂贵的皮鞋在林心的小腿上碾了碾,“你难道不知道,林大小姐现在可是个红人了,那些视频和照片的搜索量居高不下。”

“想必今后会有很多人慕名而来,林小姐加入了公关部,必然会为典池吸引来一大批慕名而来的客人。”

话是对那个张经理说的,可厉彦谦一双深邃的眼眸却是一直宛若盯紧了自己的猎物的毒蛇一样,盯着地上瑟瑟发抖的林心,“现在,你难道还觉得这位林小姐不适合去公关部?”

地上的林心茫然地开口,“什么照片?什么搜索量?”

她的心里被一种巨大的不安悄悄包围了起来。

她顾不得对厉彦谦的恐惧,一双惊颤不已的双眸对上了厉彦谦的双眼,心中的不安宛若一颗落地生根的种子,顷刻间就长成了参天大树,遮蔽了她生命中所有的光芒。

厉彦谦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恶劣的冷笑,动了动手指,身后立刻有人将手机送到了他的手上。

“林心,我方才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你摇尾乞怜的模样,已经成为了东陵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不过,这样的风光对你来说似乎并不是哼第一次了,不是么?重新成为焦点的感觉如何,林大小姐?”

小小的屏幕上,林心看到自己穿着身上这件极为羞耻的兔女郎的衣服,在不同的男人之间周旋。

她的脸在图片上清晰得仿佛是精心拍摄的特写镜头一般,连同她头上的伤疤,都十分刺眼。

视频上,她毫无生气地宛若一只布娃娃一样任人摆布,众人的狂欢之下,她凄哀的求饶声被盖了过去。

如果她不是这个视频上的主角,甚至连她自己都会觉得,视频上的这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是在用自己的身体取悦这些男人。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林心的脸颊上是一片不太寻常的潮红,就连那双整日里看上去都是一副贫血模样的苍白的双唇,都泛着诱人的嫣红。

她一副急于想要解释的样子,急切得有些慌不择路地抓住了厉彦谦的衣襟。

“彦谦,你相信我,不是这样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是他们逼着我,是他们逼我!”

听见林心久违地叫着他的名字,厉彦谦的心里竟然悄然浮现出了一丝丝十分奇异的感觉。

林心的一双瞳孔清澈而慌张,恍然间,厉彦谦甚至恍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五年前。

“你相信我?你相信我好不好?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她死死地抓着厉彦谦的衣襟,将他身上昂贵的西装都抓出了褶皱。

厉彦谦的双眸中有一道冰冷的寒芒转瞬即逝,他冷冷地挥开了林心的手。

林心倒在了地上,瞳孔中是瞬间蔓延开来的深切的绝望。

厉彦谦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心头却是对指尖方才的那股若有似无的灼热之分在意。

他皱起了一双好看的眉头,伸手摸上了林心的额头。

一片滚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