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农门弃妇酿酒娘子要崛起秦桑落孟锦年小说免费阅读

2020-03-23 06:03
农门弃妇:酿酒娘子要崛起 截图1农门弃妇:酿酒娘子要崛起 截图2农门弃妇:酿酒娘子要崛起 截图3

秦桑落孟锦年《农门弃妇:酿酒娘子要崛起》小说免费阅读由看呗文学为您带来,这是作者庄瑾颜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是一个高级的酿酒师穿越到哑巴姑娘身上的故事,她酿遍天下美酒,虐渣升级,最后变成了富豪。优点无数不说,还有一个艺术精湛的夫君。

精彩节选:

怎么这么倒霉,还以为回来会有娘的拥抱安慰、小弟的撒娇卖萌,谁知再次受到打击,遇到她那强势的大姐。

小豆芽见她受委屈,用它的身躯挡在前面。可是它身量太小,即使直立在地面,也无人注意到它。

“大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方二话不说,紧接着又是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在她的脸上,尖利的指甲在她脸上刮出了两条血痕。

卧槽,桑落被打懵了,她根本没有想到大姐会打自己,也没有来得及躲开。

“你打我干嘛!”她攥着拳头,眼睛里露出寒光,她这个姐姐跟她同父异母,从小到大欺负她惯了,但以前也只是嘴上骂骂占点便宜,今日突然动手,是哪来的底气。

不等秦桑落再问,她姐姐又冲出来推了她一把。小豆芽喵了两声,突然冲她大姐跃了过去,直冲她的脑门,秦桑枝被吓得尖叫一声,瞬间转回门内把门关上。

桑落挡门的手指被夹到,吃痛地抽回手。大姐的态度扭转太快,定是出了什么事,从前即使看她不顺眼,面子上也会让她过得去。

“哑了十几年突然就说话了,你是什么怪物,赶紧滚。”

桑落委屈,也有些心虚自己的来历,“我不是怪物。”

桑枝顿了一顿,话语也急促起来,“我早知你是个不吉利的,小时候那算命先生就说你命硬克人。不光克死了小婶子,现在又克死了爹,还差点把你新婚丈夫的命给克了,你怎么还有脸回来,你这种人就应该被投河里喂鱼,扔山里喂豺狼。”

秦桑落大吃一惊,她爹不是出门谈生意了吗,还有她大姐对她的怨念也太深了点,怎能把周围人的死都归在自己身上。

想起从小疼爱她的爹爹,桑落不镇定了,挥舞着爪子去拍门:“大姐,到底出什么事了,我也是秦家人,你没资格不让我回去。”

“你赶紧滚吧,我们秦家不欢迎你,爹的后事也与你不相干,从今天起你不是我妹妹了,也再是我们秦家人。”

听到这里,秦桑落忍不下去,用脚去踢门,她才穿越过来,还没享福呢,不能让这些谣言害死。记忆中,对原主最好的就是她爹了。她嘴巴笨不会哄人开心,可是该有的东西,爹爹一样也不会少她,还费尽心思让她嫁给喜欢的人。

“娘、三妹、四弟!”她清了嗓子,趴在门缝那里,一鼓作气冲里面喊了起来。

这嗓音,就是街坊邻居也挺到了吧。结果她接连喊了几声,屋内根本无人应她。

桑落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看来这个家已经被大姐秦桑枝掌控了,连她娘都不敢出来了,不会也出事了吧。

她着急的出了汗,突然想到大姐对自己反感的由来,这才语气软了下来,“大姐,我是吃了孟家的祖传秘方才会说话的,跟别的没关系,你快把门打开。”

秦桑枝在里面笑了起来,“不重要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想再回来没门!”

眼看门内没了动静,秦桑落暴怒,这女人还真的狠下心不让她进门了。她可不同原主的懦弱性子。在现代自小性子野,被家人当作是男孩来养,除了是高级酿酒师,还是一个健身教练,力气不是一般女子能比。只要她想,眼前的木板门,扛不住几脚。

不过,眼前这具身子太丰腴,拳脚有点施展不开。而且大半夜的,也不想伤了和气,闹出太大的阵仗。

看了眼不算太高的围墙,还有一旁的歪脖子树,她眼前跟着一亮。

“豆芽,你给我把风,记得别出声啊!”

这身子虽不太灵活,可是全身充满力气,爬树什么不在话下。她撩起了裙摆,三两下就爬到了三尺高的树杈上,又沿着侧枝树干跳在沿墙上。不过还不等她找地方蹦下去,就被人用腕粗的竹竿捅了几下,整个人从墙上仰面摔了下来。

听见脚腕部一声脆响,她心道,完了,不会残了吧。

秦桑枝,我跟你没完!

桑落揉着腿坐起来,脸上疼得变了脸色,小豆芽跑过来,缩在她脚边小声叫着。她抱起豆芽,一手扶着墙壁站起身。听到里面有隐约的哭声,心中一痛也哽咽了起来,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个丧家犬。

哭声惊动了邻居,隔壁家的大叔从大门里探出脑袋,隔了老远来问:“秦二姑娘,你爹没了,你怎么不回家去,在门外哭个什么劲?”

她回头一看,此人正是经常到她们酒坊买酒的大叔,“我回不去了,大姐把门锁上了。”

搭话的街坊脸色吓得煞白,神情怪异,“你……咋会说话了?”

“叔、能不能……”

不等她说完,那家大门“砰”的一声合上,震得屋顶的青瓦片也落下一块,碎在地面上。

豆芽喵了两声,用爪子去刨门槛下面的土。桑落心中感动,可是依豆芽的速度,这坑刨到明年,她也不见得能钻过去。

突然,桑落想起大姐惧怕的人。

“大姐,你若是不开门,我就去族中找大爷去,你非要这么对我,别怪我心狠,我是嫁出去了,可是我也姓秦,你凭什么不让我为爹披麻戴孝,秦家不允许你胡作非为。”

身为秦家人,没人敢不敬重族长,像她大姐这种两面三刀的,面子上更是装的得体,以往爹管不住她,就会拿族长说事,这法子百试百中。

话音刚落,大门应声而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桑落眯起眼睛,还没看清来人,她就被一把拽了进大门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