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利亚夏曼-卡利亚夏曼是哪个小说

2020-03-23 12:01

卡利亚夏曼是哪个小说,卡利亚夏曼小说叫做《反正不是你的孩子》。卡利亚夏曼小说精彩节选:夏曼暴躁地抓了抓头发,走开了,他需要点时间让自己镇定下来。

反正不是你的孩子
推荐指数:★★★★★
>>《反正不是你的孩子》在线阅读>>

《反正不是你的孩子》精选: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卡利亚透过窗户,望着夏曼,茫然地想着。

“现在肚子里有我和夏曼的孩子。’

真是的,到底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那天,到底是因为什么?

“酒?”

不,酒根本不成问题。

毕竟他们两个人一起喝酒的日子还少么。

如果不是这个,难道是那个奇怪的卷轴?

这种情况怎么怪得到卷轴上,这想法也太蠢了。

酒和卷轴都不是问题。那么,所有的问题就都源自于那天的卡利亚了。

是的,那天的卡利亚。

“算了,现在这样还能怪谁呢?”

卡利亚笑了笑,扶着额头开始回想起那天的事情。

***

那天是为了庆祝战争胜利,而举办的派对。在过去的7年里,帝国经历了无数的战争,也赢得了无数的胜利。

在那满是胜利的历史上,卡利亚发挥的作用非同小可。帝国因此,进入了和平稳定的时期。

马塔哈里海上战役,是自从宣布7年战争结束后的首次战役。

和以前一样,皇帝为此开放了主宫,为她举办了庆祝派对。那天的卡利亚心情不错,喝了很多的酒。

每当有人举杯时,她都会一起举杯。因此,卡利亚喝得醉醺醺的。老远就看见她这幅样子的夏曼,就将她带出了派对。

“你今天怎么喝这么多酒?”

“嗯,我想喝点,因为心情很好。”

把她带出来后,夏曼的心情看起来并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笑了以后,他的情绪看起来更不好了。

他沉默地看着她,手掌反复的握紧松开。又转过头去,一直在轻声的自言自语。

卡利亚喝醉了,难得有点调皮。

“啊啊,该死的!你这是对总司令官不敬,夏曼。”

“闭嘴,卡利亚。论地位,我也不输给你。”夏曼嘀咕着。

她的手里抓着一杯凉水,手上满是伤痕和厚厚的茧子。夏曼松开她的手指,帮她拿着水杯,他的手显得格外白净。

看着他的手,卡利亚露出了苦笑。无论如何,她都无法理解的家伙。

这个人让她琢磨不透,看似多情,但说出的话却很冰冷。虽然经常发火,但有时又会忽然笑起来。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卡利亚夺走他拿过去的水杯,咕咚咕咚地喝完,然后拿着空杯走了。

这时,夏曼拿起一只小酒杯,喃喃自语,“如果我是个奇怪的人,那你就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夏曼懒得拿回去,将杯子放在手掌上,用魔法把它分解成一堆比灰尘还微小的粉末,然后把它们抖落在了泥土上。

这种高级的技能,他竟然用在了一只玻璃酒杯上,真是让人觉得浪费。

卡利亚对此摇了摇头。

夏曼不以为然,还是如往常一样,不过心情貌似有些烦躁。

他抓住了她的手腕说:“跟我走,我有东西要给你。”

“给我吗?”

“今天不是你生日嘛。”

生日?

啊,生日!

确切地说,这并不是她真正的生日。这是她6岁时进入特洛昂公爵府的日子,夏曼固执地称这一天为她的生日。持续了20多年,他一直在坚持着给她过一个假生日,他真是太奇怪了。

夏曼带着她走进了魔塔,魔塔在离主宫不远的地方。

一般魔法师们把西边第二个别宫作为居住地,往返于别宫与魔塔之间。大师级以上的魔法师们,可以把魔塔中的一层作为他本人的研究室和居住地。

但是,大师级的魔法师已经具有了“准伯爵”的地位。因此,他们的宅邸在首都内,会被单独安排。所以,把魔塔同时当做研究室和住所的魔法师很少。

20岁时就已经进入大师级的夏曼,也是如此。

从3年前开始,魔塔的顶层就已经是夏曼单独使用的地方了。

他还在现有的屋顶上建造了小庭院。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建上一层,就像住在2层的房子里一样。

他一个人独占了宽敞的空间,但没有人会说什么。

就如卡利亚所说的,因为他是个大魔法师。

他拥有着近百年以来最令人艳羡的能力,还继承了森林中那位爱尔祖母的全部魔力。说实话,他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物,甚至让人有些愤怒这世间的不公平。

因此,他也受到了很多人的嫉妒,当然也有爱戴。

卡利亚仍然有些醉意,眼神朦胧。她打开了夏曼递过来的小盒子后,看到了那里面整齐装着4个看起来很贵的魔法卷轴。

“又……又是卷轴。”

每年都是同样的礼物——魔法卷轴。

自从夏曼走上魔法之路,并开始学习制作卷轴后,他的礼物就一直是魔法卷轴。

卡利亚对他的坚持一笑置之。

果然,在奇怪的地方,他总是很固执。

喝醉后的卡利亚,今天一直笑得格外灿烂,但自己却没有什么感觉。

夏曼看着站在他面前,露出灿烂笑容的卡利亚,觉得自己真的快疯了。

他的眼睛盯上了,笑得不知危险、毫无防备的卡利亚。夏曼的目光紧盯着她,好像要把她有几根睫毛都数清楚。

平日,夏曼执着地跟在卡利亚身后,但她总是把目光投向战场,从来看不见他。甚至平时,也很少注意到他。

“你真的是太迟钝了。”

“嗯?”

“算了,拿着,这是能抹去人痕迹的卷轴。在半径20公里以内,无论是用魔法还是探测犬都无法追踪。”

夏曼习惯性镇定下来,他总是一副不慌不忙的做派。这是一种所有事情,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傲慢行为。

他不知道,这傲慢会害得他以后只想为此流泪。

但不知道未来的他,正用手指着卷轴,一一为卡利亚解释着。

“还有,这是瞬间移动卷轴,如果有坐标,可以移动近100公里。还有这个绿色的,你知道的,这是治愈卷轴。说实话,这个是最珍贵的,因为倾注了魔力和神殿的神圣之力。可以让半径一公里内的人,得到治疗。如果是一般的伤,甚至可以瞬间好起来。”

卡利亚哑口无言,看着他解说的这些卷轴。

这种程度的卷轴,只有皇室才有吧。

迄今为止,夏曼已经送了她无数的卷轴,但覆盖半径如此之大的,还是第一次。

刚开始夏曼递来卷轴的时候,卡利亚的心情还是很轻松的。但随着他说的越多,她就开始有点担心了,他这些都是哪里来的?该不会是去皇室仓库里偷的吧?

看到了卡利亚那怀疑的眼神,夏曼的眉毛挑了一下。

他冷冷地说,“我自己做的,手工制作。”

“……”

“我可是大魔法师。”

夏曼用手指戳着卡利亚的胸口,并傲慢地扬起了下巴。

那傲慢的神情,配上这姣好的容貌,可真的是灾难。总是会听到女人们大声嚷嚷着,说他那冷漠、无情又傲慢的模样,十分的性感。

卡利亚可不想面对这样的夏曼,她指着一个的卷轴说,“这个,我知道这个。这是呼唤你的卷轴,对吧?”

“没错。”

好像夸奖她似的,夏曼露出了笑容。

他睫毛浓密,深邃的眼睛眯了起来,幽深的金色眼眸在隐隐的光照下闪闪发亮,在加上那微微上扬的嘴角,他的微笑显得格外迷人。

是的,她不得不承认,她的竹马十分美丽。

“这个不受距离的限制,只要你撕开这个卷轴,呼唤我就行。即便,你在这大陆的另一边。”

然后夏曼伸出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颊。

“我也会找到你的,卡利亚。”

卡利亚觉得浑身都痒痒的,夏曼的指尖擦过的地方明明是脸颊,但不知道为什么会让她腰间发麻。

是的。

原因她不得而知,但不管怎么说,这种感觉十分怪异。

还有,为什么摸脸颊?是粘了什么东西吗?

“我脸上是粘了东西吗?”

卡利亚用力摸了摸被夏曼指尖触摸过的地方,然后脸颊被她摸得发红了。

夏曼整个人都僵硬了,看着她那被自己摸得发红的脸颊,夏曼叹了口气,嘟囔了句。

“傻子。”

“你刚才说了什么?”卡利亚因为没有听清而皱起了眉头。

对卡利亚无奈的夏曼摇了摇头,“算了,也只能怪我对你期待太大了。你可真的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家伙。是啊,给了你这么多的暗示,你有看懂过吗?我足足坚持了5年多,可你这没眼色的,竟然一直都没察觉到。你的眼里只有剑与战争,真的是一个单纯又无知的总司令。啊,算了,算了!呼,真的是要被你气死了。”

“天呐,夏曼,你说这么多话,好厉害啊?”

夏曼瞪了她一眼,但并没有说什么。

反正卡利亚是无法阻止夏曼的。

不,世界上没有人能阻止那个家伙。

夏曼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再说什么,因为他说的那些话,卡利亚那单纯的头脑根本无法理解。

当一个人喝醉的时候,最好还是别去招惹了。

夏曼暴躁地抓了抓头发,走开了,他需要点时间让自己镇定下来。

于是,卡利亚悄悄地在研究室里转悠起来。

“这是干什么啊?”

于是……

在这堆积如山的卷轴中,被她偶然翻出的这个卷轴,成了后来这些事情的祸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