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雪柔易连城王渭涯-韩雪柔易连城王渭涯是哪个小说

2020-03-23 15:02

韩雪柔易连城王渭涯是哪个小说,韩雪柔易连城王渭涯小说叫做《反派大佬靠我来拯救》。韩雪柔易连城王渭涯小说精彩节选:王渭涯到底脸皮薄,眼见韩雪柔眼底笑意渐深,疑心对方是在愚弄自己,板起脸怒道。

反派大佬靠我来拯救
推荐指数:★★★★★
>>《反派大佬靠我来拯救》在线阅读>>

《反派大佬靠我来拯救》精选:

身旁的喜鹊见状几乎将一口银牙咬碎:“少爷!您不能把这个女人带回去!”

王渭涯却根本没听到她的话一般,一路抱着韩雪柔冲进屋子,让绿珠和红云拿了温热的红枣姜茶来给韩雪柔暖胃,又命二人给她换衣服,自己则出门去交月松去请大夫。

韩雪柔的病还没好利索,又在雪地里躺了半天。

眼前的是自己熟悉的屋子,身下躺着的是她熟悉的床,屋内铜炉里的炭火燃的正旺,一杯热茶下去,浑身觉得暖烘烘的,不知不觉便陷入了梦乡。

她这一觉睡的极沉,好似不甘心似的,要把这几个月缺的睡眠全都一次性补回来,就连王渭涯请了大夫来给她诊病都未觉察。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门外大雪纷纷,天色暗沉沉的,唯有屋内的炭炉和烛火发出暖人的光调。

王渭涯搬了椅子坐在床前,一手支着下巴浅寐,觉察到身旁的人醒了,他微晃了晃脑袋,清冷的眸子缓缓张开,半晌才聚焦在了韩雪柔的脸上。

“终于舍得醒了,我还道你赖上我们王家了,要死在这呢!”

韩雪柔眉头微蹙,心说这王秀才是不是背着她和马文昭厮混了?不然这嘴毒的,怎么和马公子如出一辙?

但这事理亏的是她,不过两句冷语,不至于将她吓退。

扁了扁嘴韩雪柔有些委屈的喊了声:“相公……”

企图引起王渭涯的恻隐之心。

谁知王渭崖却冷淡的道:“谁是你相公?韩姑娘是不是忘了,你我已经不是夫妻了,你这句相公王某实在担当不起。”

韩雪柔见他这般,便知道他还在气头上,有些神伤的垂下眸子道:“你既然和我没关系,那为什么把我带回来,又为什么对我好?”

王渭涯闻言笑了一声,一双锐利的眼眸深深的凝神着韩雪柔,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意:“我想看看你当初为了那个人义无反顾的离开我,如今是一副什么破落光景。”

韩雪柔心叹,秀才郎果然很记仇。

嘴上却顺着他道:“那你现在看到了,离了你我不仅过的不好,还被人赶出来了,走投无路,只得再来投奔你。”

当初韩雪柔走的干脆,王渭涯原本就有一口气憋在心头。

眼见韩雪柔去而复返,非但没有一丝愧疚之心,竟然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更加的气愤:“韩雪柔!你当我王家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今你一副残花败柳之躯,以为自己还有资格做王家的少夫人吗?”

韩雪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少爷说的极是,王家少夫人的位置我自然是没有资格再坐的,不知道能不能看在我曾经伺候过少爷的份上,赏我口饭吃?”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渭涯狐疑的望向韩雪柔,听她喊自己少爷,心中隐隐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觉。

韩雪柔浅笑了一声,直起身子跪坐在床上,探出的一双手手按在了王渭涯所坐椅子的椅背上,将他困在了双手之间。

王渭涯只觉心内一紧,便觉她略带了些寒意的气息扫在颈侧:“少夫人的位置雪柔不敢肖想,不知道通房的位置妾身有没有资格。”

王渭涯猝不及防被韩雪柔这话吓了一跳,一颗心在胸膛里极不安分的跳动起来,一双眼睛大睁着盯着韩雪柔,竟不知如何是好。

这种感觉让王渭涯又羞又恼。

羞的是韩雪柔分明对他不忠,让他颜面尽失,可当她靠近他的时候,他的心绪还是忍不住被她牵动。

恼的是他和韩雪柔之间,明明他才是男人,可每次被调.戏的人都是自己。

韩雪柔自然知道王渭涯那点小心思,却也不戳破。

她太想他了,夜里午夜梦回都是他的身影,他们的时间那么少,经不起蹉跎和浪费,既然王渭涯不肯松口,那就由她来主动好了。

王渭涯到底脸皮薄,眼见韩雪柔眼底笑意渐深,疑心对方是在愚弄自己,板起脸怒道:“你!放肆!本少爷堂堂秀才,岂会要你这种不贞不洁的女人!请你自重……”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觉唇上一热,竟然是韩雪柔低头堵住了他的嘴唇。

韩雪柔虽是个弱女子,但气势在那,王渭涯堂堂七尺男儿,被她按在椅子上强吻,竟一时挣扎不开。

这吻本是浅尝辄止,为了堵住王渭涯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但不知是不是因为相思入骨,还是院外的月色太浓,拽着王渭涯一直的沉溺下去,不知不觉间便化被动为主动。

王渭涯有力的手掌握住韩雪柔不盈一握的纤腰,拽着她将她拥入怀中。

韩雪柔不得不分开两条腿,跨坐在他腿上才能保持不掉下去。

王渭涯不该如何安抚胸膛里那颗躁动不安的心,只有拥紧她,极力竭取她口中的气息,和她唇齿相依,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她的存在的。

韩雪柔被他吻的有些气息不稳,推拒着他的胸膛想要喘口气。

王渭涯却以为她要逃,紧抓着她不放,声线沙哑的道:“不是要做通房吗?爷如今给你这个机会,怎么不知道珍惜?”

韩雪柔没想到王渭涯这么老实的人也会说出这么不害臊的话,一向艺高人胆大的她竟然觉得脸颊发烫,根本不敢瞧他的眼睛。

但她不想失了气势,微仰着头道:“少爷这会儿倒大度,不怕人家说你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