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免费试读 苏牧安江付辰小说第七章

2020-03-23 15:06

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

推荐指数:10分

《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中主要人物有苏牧安江付辰,是松美最新创作,目前已完结。一段不光彩的过往,一场被设计的婚姻,她学会逆来顺受。可当她发现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时,当她发现信任的背后隐藏着一层又一层的骗局时,她终于硬气一回,毅然离开。当她归来,却发现她好像成了罪魁祸首,是她弃所有人的感情于不顾,曾经的那些伤害,背后仿佛有着另一层的秘密…..

《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 第七章 温柔的男人 免费试读

曼城入秋早,天气渐渐的转凉,仿佛转眼之间整个城市便披了一层萧条的味道。
画室来了一批新的集训的学生,苏牧安的休假也就此结束。
江奕已经习惯苏牧安一天到晚陪着他,在她每天早上去上班时总是要哭的撕心裂肺,江付辰似乎也对她的工作有些不满,但也知道苏牧安有多么的重视自己的工作,便从未开口阻拦。
每天早上,苏牧安便在一大一小的注目礼中硬着头皮去出门。
学生哄哄闹闹的离开画室,苏牧安已经累得腰酸背痛,她在洗手间里清洗着手上的颜料,正打算下班离开,却被主任叫住,说是晚上要聚餐,有个大人物,所有人都要参加。
苏牧安是从来都不参与这些聚会的,但她想起江付辰今日带着江奕去了老宅,阿姨也回家探亲,小别墅里今晚空无一人,还没犹豫一会,便被平日里关系较好的同事给推上了车。
到了聚餐的地点,众人才意识到今天来的大人物应该确实不一般。
地点定在市中心的酒店包厢里,一看就知道领导是下了血本,一行人不由的纷纷猜忌是什么样的人物。
但这些是显然与苏牧安这样的任课老师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说难听点她就是来蹭饭的,因此当那个大人物被簇拥着进来时,她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
从身边同事的谈话中,苏牧安才了解到这人对于公司来说却是大人物,对方打算开发一款线上教育软件,正在寻找合适的教育机构合作。
苏牧安随意的点了点头,应付着同事的八卦,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是感觉到一道视线频频在她身上停留,她奇怪的看去,却没有发现一点端倪。
苏牧安轻蹙起眉头,也许是自己感觉错了?
领导和那男子仿佛相谈甚欢,苏牧安好奇的看过去。
坐在最上座的男人看起来很年轻,但周身却带着上位者高高在上的气质,而坐在他身边比他还要大上一轮的领导倒显得有些谄媚之气。
苏牧安感觉也许是自己的错觉,那男人俊美深邃的眉眼竟看起来有些眼熟,她不禁看的有些出神。
那男人却敏锐的察觉到她的视线,目光撞进她的眼中,偷看人被人当场抓包让苏牧安顿时慌了神,眨了眨眼睛连忙低头躲闪着,余光却瞥见那男子嘴角缓缓上扬。
苏牧安不敢在乱看。
“我去趟洗手间。”她告知身边的同事一声,缓缓起身贴着墙边偷偷溜了出去,好在没有人注意到她。
她烘干手从洗手间出来,便被人挡住了去路,她抬眼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适才还被领导纠缠的脱不了身的男人。
此时的他倒显得十分的和善,与方才那严肃的模样完全不同,甚至还冲她笑了笑,微微侧了身子让苏牧安通过。
“谢谢。”苏牧安道了声谢,还没走多远便又被叫住。
“小姐,这是你的吗?”那男人声音低沉中带着磁性,十分好听。
苏牧安转身定睛一看,自己不知为何竟把手机忘在洗手台上,她连忙上前从对方手里拿了手机,颇为尴尬的再次道了声谢。
等再回到饭桌上,饭局已经接近散场,合作仿佛谈的不错,领导面上一直挂着笑,对那男人也愈发的客气,恨不得亲自斟茶倒水。
苏牧安看了看时间,已经有些晚了,想必父子二人已经从老宅回来。
好在那男人也没有打算寒暄的意思,婉拒了领导再来一场的邀约,干脆的直接散了场。
苏牧安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可当她站在酒店门口看着外面下着瓢泼大雨的天,头不禁有些痛。
她掏出手机给江付辰打了电话,却一直没人接通。
难不成在洗澡?
她又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同事接二连三的走了,她婉拒同事邀请搭车的好意,怕江付辰等会过来会扑个空。
雨越下越大,酒店门前已经空无一人,苏牧安再次给江付辰去了电话,被接通了。
“付辰……我”
她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电话那边传来的女声给打断了,那是林薇薇的声音。
“不好意思牧安,刚刚付辰和奕儿在我房间里玩,把手机落在这了,你有什么急事吗?”
苏牧安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
“没事。”
挂断了电话,苏牧安抬头看着天空,思量着淋雨走回去的可能性,已经这么晚了,她连车都打不到。
她心底有些发凉,这么晚了她都没回去,居然没一个能惦记她打电话问她是否安全的人,她缓缓的走下楼梯,豆大的雨打在身上有些疼,也有些狼狈。
“滴~”的一声,一辆车停在她的面前。
车窗缓缓在她面前缓缓降下,竟是餐桌上的那个男人。
“快上车吧,去哪?我送你。”
苏牧安被雨淋的有些懵,她依旧站在原地仿佛搞不清楚状况,那男人勾唇微微笑了一声,直接下车打开车门,连推带扶的让苏牧安坐上了车。
坐到车里面,苏牧安怔怔的依旧没有反应过来,知道一盒纸巾递到自己面前,她才缓缓抬头看去。
“我叫纪彧山,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苏牧安没有说话,纪彧山也不恼,笑了笑,将纸巾放在她手中。
“擦一擦吧,身上都是水,会感冒的。”边说着边把车里的空调开高了一些。
两人一路无言,直到苏牧安看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色,忽然警惕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纪彧山笑的温和,原本俊美的面容此时竟透漏着些许的温柔,冷不丁的让人卸下心防。
“我去年在江家年会上见过你,我和江付辰有些交情,猜也能猜出你住在哪?”
苏牧安闻言沉默着,外面的雨依旧没有转小,车停在小别墅的门口,纪彧山下车的拿出一把伞给她开了车门,体贴细心的甚至都让苏牧安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殷勤。
但她也没有放在心上,想着些许是在生意上对江家有所求,心里不禁微嘲,那他还真是找错人了,找林薇薇都比她来的有用。
她道了声谢,站在门口目送对方车缓缓离开,才转身开门进了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