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夏晚橙安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0-03-23 18:02

热门完结小说《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是网络作者半半橙近期鼎力创作的重生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夏晚橙安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前世的她贵为天之骄女,可是没有想到却是被有心之人暗算,还一直把坏人当亲人。

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
推荐指数:★★★★★
>>《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在线阅读>>

《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精选章节

刚入腊月,柏海城就连下了几天大雪,积雪盖住了肮脏的街景,反倒给人一种温暖纯洁的感觉。

黄昏时分的地下室,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被从床上推搡下来。

女人用劲扒着床沿,身子抖如筛糠,挣扎许久,最终还是泄了力气瘫软在地。

肮脏的床单被扔到了女人头上。顷刻间,令人窒息的尿味和臭味袭面而来。

身形臃肿的妇人注视着眼前的女人,嫌弃道:“吃喝拉撒全在这床上。一会儿罗先生罗太太来了非得被这的味道熏死!”

夏晚橙有些日子没说过话,许久,才撕扯着干裂的嗓子开口:“赵婶,我记得那年你儿子做手术要用钱,你跪在我母亲面前发誓要为我家做牛做马一辈子。如今这才过去几年?”

妇人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你过得是哪年黄历?你现在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你不知道?还当自己是夏家三小姐?要不是罗先生罗太太心地善良,这腊月里你就得被活活冻死在外头!”

“罗先生罗太太心地善良?”夏晚橙喃喃重复了几遍,承认道:“没错,罗先生罗太太是全柏海数一数二的大善人。”

多亏两位大善人在她车上动手脚,让她失去一双腿在这个地下室里苟延残喘。她夏晚橙能有今天,当真全靠这两位大善人的好心眷顾。

吱呀一声,厚重铁门拉开,妇人小心喊了声:“罗先生。”

门后,一身笔挺西装站着的人,正是夏晚橙的法定配偶罗文林罗先生。

罗文林从来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他直截了当地跟夏晚橙讲:“你弟弟要做肾脏移植手术。恭喜你,你配型成功了。”

太阳落了山,屋里屋外昏暗一片,夏晚橙需要用力眯眼才能看清他。她问:“薛复光是我哪门子的弟弟?全柏海谁不知道他是野种?”

罗文林扔了一个纸袋过来,顺手按亮了灯。他轻悠悠地说:“你看了那东西再跟我说话,我不急。”

夏晚橙心里头没由来地一阵阵发慌。可她还是拆开了袋子,里头有份病情诊断,说是严重肾衰竭,需要即刻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她问:“这是薛复光的报告?”

罗文林半点起伏没有的声音远远飘来:“是罗深!”

身子像是被人抽空了力气,夏晚橙只能匍匐在地,她固执地嘶喊:“你骗我!”

“罗深是你生的,他身体是个什么样子你不清楚?”罗文林点起一支烟又缓缓吐出:“你们家的基因到底是有问题。先是你弟弟,又是你儿子。”

夏晚橙再一次执拗地辩驳:“薛复光和我没关系!”

“无所谓。我们做个交易,你救你弟弟,我救你儿子,大家各取所需。”

夏晚橙只觉肝肠寸断,她咬牙道:“罗深也是你儿子!”

“看你这话说得。”罗文林笑了起来,脸上有孩童般的天真:“我这辈子总不能只有他一个儿子吧?”

夏晚橙颤抖了很久,才能说完整一句囫囵话:“我把肾给薛复光,你真的能救罗深?”

“罗深也是我儿子。”罗文林耐性尽失,只催促道:“提醒你一句,薛复光能等罗深等不了。医生已经候在外面,你签了字我就让他们进来。”

夏晚橙由衷地笑出来:“我签不签字有什么关系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身上哪个器官你们不是予取予求?”

“柏海城是法制社会,我向来不搞违法犯罪的事。况且,给薛复光做手术的医生一定要看见这张捐赠书。”

签名刚落下,门口的人就一拥而入。夏晚橙让人肆意翻动着,被尖厉的麻醉针刺穿了脊梁。

“罗文林!”夏晚橙挣扎着嘶吼:“罗深要是出了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似远似近地,罗文林的声音飘了过来:“这话还是等你真做了鬼再说吧。”

不知道睡了多久,夏晚橙再睁眼就看见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坐在她床边。

“醒了?”女人笑意盈盈地说。

夏晚橙看了她好半晌,才认出这人是她继母的女儿,名义上算是她姐姐的,薛沛榕。

夏晚橙深吸了一口气。她在睁眼之前就感觉到了疼,现在疼痛加剧,几乎让她喘不过气。

“很疼吗?”薛沛榕凑过来轻轻地说:“也是,被取走了两个肾呢。”

轰隆一声,夏晚橙感觉自己身体破了个大洞,有源源不断的东西正往外渗出。

“你怎么能让人拿走你两个肾呢?你还活不活了?”

薛沛榕一下下地抚摸着肚子,夏晚橙这才注意到她隆起的小腹。

薛沛榕顺着她的目光看过来,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再过两个月就出生了,罗文林已经给他取好了名字。我猜你快死了,所以来看看你,顺便也跟你说说你二姐和罗深的消息。”

疼痛让夏晚橙流了满身满头的汗,她像是即将脱水而死的咸鱼,费力睁大眼却也只能看见个模糊的人影。

“前些日子我们收到了夏午橘的死亡通知书,说是在狱里吞了筷子。爸说你二姐死得太丢脸,不让我们领尸体回来下葬。”

咯噔一声,夏晚橙在床上剧烈蹦跶了一下,随即又瘫软下去。

薛沛榕观望了一会儿,掏出了个东西在她眼前晃了晃。

“还认识这是什么吗?对,这是你儿子罗深的长命锁。可怜小宝贝死前一直在叫妈妈,我听了着实不落忍。你是真的蠢。”

薛沛榕伏在她耳边轻声道:“你为什么要对罗文林抱有希望?你都不知道他晓得罗深生病时有多开心,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救罗深。”

夏晚橙死死咬紧的嘴唇因为这话逐渐松了开,薛沛榕听着她从抽泣到嚎啕,撕裂的声音一声惨过一声。

“怎么哭成这样呢?我还没跟你说你妈当年是被谁害死的。你猜……”

耳朵里传来火车穿过隧道的动静,完全盖住了薛沛榕的声音。

她在说什么?她母亲当年是被人害死的?不是车祸意外吗?

眼前一道白光炸亮,夏晚橙突然看见了炽烈阳光下飞扬的五块白帆。

那是夏家五条人命的裹尸布。

薛沛榕还在说话,但夏晚橙听不到了。她耳里只能听见血液沸腾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大,带着呼啸的风,狂妄的雨,震荡的雷,带她穿过了黢黑的隧道,最后有洁白的雪飘扬下落。

雪落下之后,夏晚橙的世界只剩一片漆黑。

她在漆黑中拼命地瞪大眼想要记住眼前人的样子。

她想,如果有来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