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掠爱成瘾:傅少的小娇妻(南锦锦)小说

2020-03-23 18:04

掠爱成瘾:傅少的小娇妻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掠爱成瘾:傅少的小娇妻》是来自南锦锦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夏云熙傅少弦,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夏云熙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丢了傅少弦。她本是夏家最受宠的三小姐,一夕巨变,被逼远走他乡。三年后,她携子归来,他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傅家三少,而她早已不是千金小姐。本以为他们再无机会,他却依然对她如初!新婚之夜,他冷冰冰的掐着她的下巴说,“云熙,我们离婚!”

《掠爱成瘾:傅少的小娇妻》 第10章 相见不如怀念 免费试读

夏云熙赶回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张若芳神神叨叨的说了她一大堆,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直接跑去了儿子的房间。

小家伙若无其事的趴在书桌前画画,夏云熙悬着的心这才放心下来,也重重松了口气。

灼灼!

她在心里呐喊,也在这时感觉到身体传来的疼痛。

她似乎累到了极致,人也开始恍惚,终而撑不住身子朝后倒了下去。

“妈咪!”

小男孩看到她倒下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妈咪,妈咪!”

听到叫喊声张若芳也凑过来,看到晕倒在地的夏云熙,她不屑的嗤了声,“一个破身体还天天糟蹋。”

灼灼叫不醒夏云熙,又跑过来求救张若芳,“外婆,快帮妈咪找医生。”

“哎呀找什么医生哦,你妈咪肯定是太累了,我们把她扶到床上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小家伙瞬间冷了脸,“你如果不给她找医生,明天我就不给你赚钱!”

“这几天你忘了你数钱快数到手抽筋了吗?”

张若芳,“……”

嘿,这丫的都知道威胁她了?

张若芳咂咂嘴,无可奈何,“行行行,我去叫医生就是了。”

等张若芳离开,灼灼把夏云熙的头搂在怀里,“妈咪不怕,灼灼不会让妈咪有事的。”

……

城市的另一端。

傅少弦撇下夏云倩直接回了鄄城华府。

才刚走进院子他接到江哲的电话,“三哥。”

“你今晚不用来接我了,我已经回了鄄城华府。”

“三哥,我有事和您说。”

“嗯。”

“夏家二老说好久没见您了,想这个周末邀请您去夏家做客,还有夏小姐……”

男人眸色骤然一冷,已然没耐心继续听他说完,“我以前怎么跟你说的,当耳旁风了?”

“三哥!”

“这点事办不好明天就不要让我看到你!”

傅少弦说完挂了电话,按了指纹开锁开门进去。

“少爷,您回来了?”佣人听到响动跑过来给傅少弦拿鞋。

男人深邃的眸扫了眼空旷奢华的客厅,“筝筝呢?”

“育婴师刚带着去睡了。”

傅少弦皱了下眉,冷着脸上了楼。

“傅少回来了?”育婴师刚刚哄好小丫头,拉开门出来便和傅少弦打了个照面。

没等傅少弦应声,一团软软的小东西扑向男人,“粑粑!”

傅少弦紧抿的嘴角漾开,他蹲xiashen把小宝贝抱进怀里,小丫头撒娇,一个劲儿的喊他,“粑粑,粑粑!”

育婴师本想和傅少弦交流几句,看到这情况识相的退了下去。

傅少弦抱着女儿进去房间,坐下来后他把小丫头放在腿上,柔声问,“怎么还没睡?”

小丫头勾着他的脖子,凑在他身上闻了闻。

“做什么?”

“我不喜欢你身上的酒味。”

傅少弦凑近,和她额头相抵,宠溺的捏了下她嫩嫩的小脸蛋儿,“以后我少喝点。”

“又去陪女朋友了?”

男人轻笑,手掌落在她头顶,“我这不是在陪我的小情人?”

小丫头噘嘴,“少来这套,你这个大情人坏的很!”

“呵呵。”

“云倩没吵着要来这里吗?”

“当然有,但咱们的筝筝不喜欢啊,你的大情人哪里敢带她来。”

“我就不喜欢她。”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在问我为什么不喜欢云倩。”小丫头说话有模有样,像个小大人,听得傅少弦一愣一愣。

他是不该问下去了?

“很晚了,要不粑粑陪你睡?”

小丫头总算是笑了,“就知道爸爸最爱我了!”

“粑粑,等我长大了嫁给你好吗,你不要娶云倩。”

傅少弦汗颜,“为什么要嫁给粑粑?”

其实听到女儿这么说,傅少弦虽然很雷,但更多的是温暖。

“给妈咪占坑。”

傅少弦,“……”

傅筝今晚格外有精神,傅少弦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小丫头在他怀里都没有睡意。

“怎么回事?”

傅少弦太了解女儿,如果不是有事绝不会累极了都死撑着。

小丫头嘿嘿的笑了两声,“想多和粑粑待一会儿。”

“粑粑,你继续给筝筝讲故事,筝筝最喜欢听粑粑讲故事了。”

男人的心宛如被针扎了下,他已经在尽力腾时间来陪女儿,可见还是满足不了她啊。

他每天早出晚归,其实父女俩在一起的时间少得可怜。

傅少弦深色的眸子暗了暗,想到了夏云熙。

如果筝筝有妈妈疼,或许就不一样了。

看着怀里的女儿,傅少弦的心就跟被人用鞭子抽似的。

夏云熙,你以为我真的没认出你来吗?

黑暗中,男人冷笑连连。

真是个狠心的女人,都回来了也没有要过来看筝筝的意思,他真想有一天把那个女人的心撕开看看,是不是黑的!

傅少弦把女儿抱紧了些,小丫头昏昏欲睡,从嘴里发出一声呢喃,在男人怀里彻底沉睡。

“我的筝筝,睡吧。”傅少弦放下怀里的女儿,在她额头印上一吻才念念不舍的出了小公主的房间。

进去书房,男人让佣人泡了一杯咖啡进来,接着给江哲打电话,“明天去夏家。”

那头的人明显没反映过来。

傅少弦也懒得理他,把电话给挂了。

夏家,这三年一直是他禁忌。

翌日一早。

夏云熙醒来浑身都疼,想起个身都困难万分。

“妈咪。”灼灼见她睁眼,亲切的喊她。

夏云熙吐了几口气,只能用唇语喊他,‘灼灼。’“妈咪你躺着别动,外婆在给你熬粥呢。”

夏云熙有片刻的惊愕,张若芳会这么好心?

“妈咪,你怎么能这样呢,受伤了也不告诉灼灼。”小家伙一脸担忧,墨黑的眸忽闪忽闪可爱极了。

夏云熙抬起酸疼的手臂,粗糙的手落在儿子帅气的小脸上。

这孩子和傅少弦小时候一模一样啊!

呼。

夏云熙的心怦怦直跳,想到昨天和傅少弦的相遇,她惊恐,意外,更多的是害怕。

傅少弦,你应该没认出我吧!

夏云熙嘴角露出轻嘲。

三年的变化太大了,即便她现在去夏家,那里面的人也不一定认识她,更何况是傅少弦,他大概接受不了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吧。

果真验证了那句话,相见不如怀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