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苏初夏席琛《赌爱为谋:再嫁神秘老公》小说

2020-03-24 09:02

赌爱为谋:再嫁神秘老公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主人公是苏初夏席琛的书名叫《赌爱为谋:再嫁神秘老公》,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木贞峦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我从没想过相爱了七年的男人会选择背叛。 至此,我不再相信爱情。 可是却偏偏遇见了他。 他给了我一颗我穷尽一生都无法碰触的心,化作一生荆棘。 我不敢贪恋,只能拒绝,“我是离过婚的女人。” 他邪邪一笑,“正巧,我也是。”

《赌爱为谋:再嫁神秘老公》 第10章 我对你好是有不轨 免费试读

我轻皱起眉,知道席琛会告诉我答案,所以安静的没有说话。

“两个月前,秦弘和杨诚企业的股份突然暴涨,利益双收双方都大赚一笔。但是两周前,秦弘海外总公司的有人过来巡视,一下子就查出了本市秦弘内部亏空了两千万的资产,自那之后,秦弘就开始了内部整顿。那人汇报了海外总公司,并扬言这月底之前找不出主谋,就拿上级开刀,你前夫秦木晟就是其中之一。”

“两千万的资产?”我有些消化不良,对我来说,是永远也赚不到的一笔巨额。

“以你对秦木晟的了解,你心里应该有数了吧!”

我点点头,席琛是在给我提点,因为我一直在怀疑秦木晟在逼走我后,又回来找我的原因是什么,还几次三番的去我家,这太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了。

而且,两周前,正好是我和他闹开的时候,一些杂乱的线索在我脑海里慢慢的梳理着,我知道真相就在这当中,却一时半会没能猜到他在我身上能得到什么。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虽然和席琛见过几次面,但说实话,并没有深交,我对他一无所知,照理,在他眼中属于陌生人的我也应该是相同的。

可事实是,他清楚我的一切,甚至清楚我所不知道的事。

席琛转头看向付容的方向,她拎着三杯奶茶朝我们慢慢的走来,“我对你好是因为有所不轨。你可要小心了。”

完美的侧脸沉浸在阳光的沐浴下,树木的枝干在他脸上印下一层斑驳,却丝毫不影响那层静谧的感觉。

他主动接过付容手里的袋子,微笑的很暖心,“你是个坚强的孩子。谢谢你的奶茶。”

他什么也没多说,冲我们扬了扬手中的袋子,就大步朝着前方离开了。

付容跟在我的身边,不明所以的问,“姐,他——”

“不管他,我们继续逛街吧!”

和付容逛了一天,我们很晚才会去,等她洗澡的时候,我上网查了关于秦弘和杨诚两家公司的事。

秦弘的来头比较大,在本市是分公司之一,真正的总公司CX集团在海外,近些年来,一直效益很好。

可杨诚就不是这样了。大多数人都说杨诚企业有地下市场,但是有关部门检查后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所以究竟是不是还只是个猜测。

但若真有地下市场,那么杨诚的收益怕是力压一等的存在。

若是当真如席琛说的那样,秦木晟和杨诚的猪头男有交易,那么怕是和这地下市场也脱不了关系。

“难道真的是他做的?”

虽然怀疑,但我并没有证据,也无法进入秦弘内部去调查。因此我只能从秦木晟接近我们家这一步开始探查了。

等我关了电脑,都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了。我一看付容还没出来,吓了一跳,进去一看,她正穿着睡衣坐在马桶上看手机。

见我进去,立刻收起手机,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你怎么了?是不是秦木晟又来找你了?”

我大步朝她走去,她却紧握着手机摇了摇头说,“没有。是我想爸妈了。”

她瘦弱不安的模样让我心里一疼,伸手碰了碰她湿漉漉的头发说,“没关系,你想回去,姐陪你一起。”

“还是过几天吧!姐,不如我还是去你家住下吧!这样你也可以不用每天都陪着我,可以去做一些自己的事。毕竟阿姨姨夫都不上班了嘛!”

我想想也是,于是第二天就带着她去了我家,顺便我也和她父母联系了一下。

付容的爸妈很担心她,也知道她在学校闯祸的事,只叫我多多看着她,督促她。我明白父母的难为,于是都一一应下。

付容渐渐地变得开朗起来,除了上学,很喜欢和我爸聊天,有一次我听到他们谈话,说的是我爷爷留下来的古董。

一提这个,我就心里刺痛。

爷爷是个古董爱好者,但家里真正值钱的算得上古董的东西很好,唯一最值钱的就是一对据说是汉代皇室的古玉。

而其中一块,就是被我当初为了秦木晟而偷走卖掉的。当时就卖了几百万,给秦家度过了危机。也是因为这个,爸爸才彻底和我决裂的。

我知道凭我现在的存款是远远无法买回那块玉的,所以每次他们谈论的时候,我都是躲的远远的。

如此又过了几天,秦木晟都没有上门来,我觉得奇怪,问他他也不理,但每次说到去民政局办理离婚的手续时,他就开始打马虎,几次下来,我火了,找了个机会,去他家把我的东西全部拿了回来,是再也不会回去了。

这天,我们一家子吃完饭在客厅看电视,付容在房间里做作业,突然我顾小艾的电话,说今天回来,叫我们几个好友出去喝酒。

我想着大家许久没聚了,热闹热闹也好。不过临走前,我嘱咐付容不准出门,要出门也必须和我联系。

虽然这几天秦木晟没有再找过付容,但我清楚他的性格,吃了哑巴亏,是绝对会讨回来的。

付容再三和我保证不会随便出去后,我才放心的离开。

等我去了酒吧,顾小艾早就和几个朋友嗨起来了,我不太喜欢这种嘈杂的地方,所以每次来多半是看着她们疯,自己找个舒适的地方静静地喝着酒。

“初夏,喝!”

顾小艾喝的高了,说话都开始大舌头,我直接将桌上的一杯水递了过去,“喝。”

她拿起来就一口闷,喝完才狐疑的说,“为什么没味道?”

“因为那是水呀!”边上的人笑出了声,“初夏,你下次就该放点其他的,让她尝尝人间酸甜苦辣!”

“我可不敢。她撒起酒疯来,你们谁扛得住?我可不想接收烂摊子。”

“苏初夏,你有种!你说我坏话!”顾小艾拉着我的手,打了一个酒嗝,“来,喝酒!反正你现在离婚了,又不用急着回家给老太婆做奴隶,今晚咱们不醉不归。你把本小姐伺候好了,本小姐就给你找个金龟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