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强妻不惧爱免费 津宇帆俞布琪小说阅读

2020-03-25 06:02

强妻不惧爱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强妻不惧爱》是来自作者离淼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津宇帆俞布琪,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津宇帆怀念那个在自己生命中/出现了一段日子的女人,他以为两个人再也不会相见,当再次相见,却没有了起初的那般柔情,俞布琪的父亲是一个邪恶组织的头目,而津宇帆,不得不面临这种两难的抉择……

《强妻不惧爱》 第十三章内奸 免费试读

三楼的门,敞开着,里面有谈话声,俞布琪并不喜欢探人隐私,在门口略停,转身准备离去。然而,天生的好听力,还是将里面泄出来的声音听在了耳朵里。

“你说的津宇帆,就是上次打入到我们内部的那个叫阿鹰的ISO成员?”

“是的。这个人能力非同一般,他通过了狼七和我设计的所有考验,是ISO里能力最强的成员,现在任特级指挥官。”这个声音是修宇靖的。他有意隐瞒了她在那次卧底事件里起到的作用,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想法。

“不管他有多大能耐,敢跟我叫板,就只有一个下场!”紧接着,孤独兀发出了恨音。孤独兀本来长相就阴厉,加上此时这寒入骨子的声音,更添几份阴气。

“这一次,我一定要亲手把他杀了!告诉老王,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探听出津宇帆的计划来!”紧接着,他又道。

“是!”修宇靖恭敬地应声。俞布琪的身上一阵阵发凉,这个自称老王的家伙,早在她给津宇帆做联系人的时候就知道,事后津宇帆也进行过调查。ISO内部有几个姓王的,却都不在重要岗位,和津宇帆几乎不打交道,以他们的资历,更不可能接触到机密信息。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把那几个人调离了ISO亚洲区,去了别的地方接受训练。说是接受训练,其实是一种变想的监视。

这件事,俞布琪听津宇帆提起过,她自然知道。现在听他们再次提起这个姓王的,俞布琪方知道,真正的内奸并没有受到影响,还在为孤独兀传递消息。

有脚步声起,俞布琪看到修宇靖转身走向门口,不知道该不该避,正犹豫间,孤独兀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说布琪被一个ISO的成员救下,离开森林的十几年里一直住在他们家,这是真的吗?”

“是。”修宇靖回头去看孤独兀。他的脸虽然转得极快,但她还是透过门缝,从他的脸上捕捉到一丝不快。

孤独兀在屋子里踱了几步,这才问:“这家人姓什么?在ISO里担任什么职位?”

“……”修宇靖略犹豫,而后才道,“姓俞,在ISO里担任的只是低级的文职官员。”

“哦。”孤独兀已不吭声,点头。修宇靖拉门,俞布琪因为听到修宇靖说谎而绷直了一张脸,不再打算避他。以至于他拉开门,第一眼便看到了她。

“布琪?”他的脸上闪过惊讶,轻呼。他的眉眼里全是温柔,完全没有了刚刚与自己独处时的那份狠辣和气愤,仿若他们今天不曾发生过任何事情,此时才刚刚见面。

这样的修宇靖,反映到俞布琪的头脑里,完全是一副高深形象,他的心机,不是普通的深沉,简直深不见底。

她冷了一张脸,带着几份质疑看着他,止因为他刚刚的话。他明明知道她是津宇帆救出来的,更知道她这十几年来,一直就住在津家,俞姓不过是她自己造的。却硬是杜撰出一户姓俞的人家来,充当她的救命恩人。

他这是想干什么?

“好久不见。”修宇靖抿唇朝她微笑,脸不红心不跳地表达。俞布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提出了无声的控诉。修宇靖却仿若没有感觉到,还是那副温柔怜爱的表情,只要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对她的那份柔情。

孤独兀果然看在了眼里,满意地点头。他一直欣赏修宇靖的能力,自然巴不得他们两个能处好关系。

俞布琪再懒得理修宇靖,而是快步进房,走到孤独兀面前。“我有话对你说。”她的话简单而干脆,没有尊称,语气也冰冷。孤独兀的眼睛还是亮了亮,俞布琪能这样和他说话,也算是进了一步,虽然还没达到他心里的预期,但,相当难能可贵。

他点头,修宇靖已将身体转回来,显然打算留下来。

俞布琪直接忽视他,看向孤独兀。在说明来意之前,她觉得有必要把修宇靖说过的话纠正一下。于是,开口道:“刚刚我听到你问我的事了,坦白告诉你,十几年前,养我的野人爸爸被盗象人杀害,我被压在大象的身下,差点就死去,就是现在养我的人救了我的。他不姓俞,而是姓……”

“哦,是我弄错了,他本人姓张,他太太姓俞,布琪是跟他太太姓的。”修宇靖突然出声,打断了她的话。俞布琪拧眉,不解他为什么不肯说实话。

她瞪了他一眼,满脸的不悦。修宇靖快一步,走到她面前,顺势牵上了她的手,看向孤独兀道:“大老板,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派人过去给他们送上感谢金的,布琪的事就是我的事。”他深情款款地看一眼俞布琪,俞布琪不好在明里挣扎,只在他的掌手用力掐,他却毫无感觉。一张斯文的脸上带着淡雅的笑,目光里无限柔情。

“嗯。”孤独兀点头,对眼前的修宇靖满意极了。

俞布琪再懒得理他,而是固执地看向孤独兀:“不是这样的……”

“大老板,直升机已经准备好。”门外,有手下道。孤独兀点头,朝两人看了一眼,道:“我还有事,宇靖,帮我多陪陪布琪。”说完,就大步跨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俞布琪狠狠地甩掉了修宇靖的手,咬牙低吼了起来:“修宇靖,你这是想干什么?你是在怕吗?怕孤独兀知道我和津宇帆的关系,你就没有机会接近我了?以你的个性,接近我怕是有目的的吧?这一次是什么?想要得到‘兀’集团的领导权,等到孤独兀死的时候,理所当然地占有‘兀’集团?”

“布琪!”修宇靖脸色极难看,低低地呼了一声,换得的是俞布琪直白的嘲笑。

她冷冰冰地瞅着他继续道:“我虽然没有见过多少人,也不会读心,但你应该没忘记吧,我是从森林里出来的,我能从身边风和叶子的声音里听出站在眼前的动物的心思。你,不过是高等了一点点的动物,我早就感觉到了你身体里的不安份因素,修宇靖,你的内心怕没有表面这么来得斯文吧。”

修宇靖被她说得脸上红一片,白一片。他以前只觉得俞布琪心思难测,不曾知道,她还能看出自己的心思。不过,他可是经历过无数风雨的男人,又如何会被俞布琪轻易掌控,遂无奈地低头,轻语:“我不否认我是有野心的男人,否则,也不会这么快进入‘兀’集团的核心,得到大老板的重用。不过,布琪,你要知道,我一直以来都跟在大老板身边,早将他当成了自己父亲,对他只有敬重,不可能有什么非份之想。如果你问我,我的野心是什么,那么我告诉你,我的野心就是想拥有你。”

俞布琪冷冷笑了一声,已扭身走向门口,只冰凉地道:“你还是省省心吧,我是永远不会对你产生感情的。还有,我和津宇帆的关系,我也迟早会说给孤独兀听的。”

“你说给他听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修宇靖快一步,伸臂挡在门上,阻止了她的去路。他的表情一时冰冷,目光锐利地扎过来,落在俞布琪的身上,问道。

俞布琪扁了扁嘴,面无表情地开口:“既然他想知道,就应该知道真相,而不是谎言。”

她更希望,两人的对立关系能因为津宇帆对她的恩情而解除。其实,津宇帆和孤独兀,并非只有成为敌人这一条道走。

“你是想让大老板在知道你们的事后撤离中国,然后放你走吗?”修宇靖出声,语音带刺般扎过来。扎得俞布琪的身子摇了摇,脸色微白,却倔强地回视着他。

不可否认,修宇靖的脑子是极端灵活的,分析力更是一流,总能在第一时间猜透她的心思。可能正是因为这点,她才会在津宇帆离开后,向他敞开胸怀,接受他作为朋友吧。

她就是这样想的,既然修宇靖猜出来了,就没有必要隐瞒,直接点头。

修宇靖紧跟着反问出声:“布琪,你认为可能吗?因为一个津宇帆,而放弃大好的机会,放弃整个‘兀’集团的利益?”

“……”

看到俞布琪没有回答,他的声音再度迸发,慢慢射向她:“布琪,你足够聪明,但你还不够成熟。你要知道,‘兀’集团是大老板一生的心血,他还有更大的野心和梦想要实现,不可能为了某一个人而停步。你的母亲是他最爱的女人,几乎可以豁出命去爱她,保护她,尚不能让他放弃自己的想法,硬是去美国成立了‘兀’集团。你以为他会为了一个津宇帆就放弃到手的肥肉吗?这个基地,他用技术手段屏蔽了十几年,就是打算有一天能够在这里建立研究基地。中国基地的建成,意味着他已占据亚洲,版图将再扩大三分之一,你觉得他可能放弃吗?他放弃了这里,将会失去一个重要的后台,回到美国,还可能腹背受敌,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俞布琪觉得身子有些无力,脸色也开始泛白。但,她还是倔强地咬上了唇:“不管他怎么想,怎么做,我是不会撒谎的。”

“你让他知道了真相又能如何?”修宇靖一时间拨高了音量,目光咄咄逼人起来,“他或许会为了你而不杀津宇帆,然后把他关起来,逼他加入‘兀’集团。布琪,你觉得自己有多大的把握让津宇帆点头?”

“……”她没有把握。这话不需要问,津宇帆是绝对不可能倒戈的。ISO是他的命,如果脱离了ISO,就相当于脱离了生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