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代嫁新娘强势宠(结局) 安离琪凌震宇全文

2020-03-25 12:04

代嫁新娘强势宠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角色名是安离琪凌震宇的名称叫《代嫁新娘强势宠》,是作者慕逸晨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你是假的?”“我是我,不假。”一场荒唐的代嫁,一份刻骨的深情,姻缘到了挡不住。他的腹黑霸道让她到达幸福的彼岸,两人生死与共才意识到其实早在婚礼当日命运就已经把他们牢牢锁在了一起——锁住的不仅是身体,还有心。

《代嫁新娘强势宠》 第5章 喝完三杯让你走 免费试读

谁都有头疼脑热的时候,安离琪无奈地挑眉,看着托盘上的四瓶高级红酒不禁咂舌,三楼包厢果然都是大客户啊。

她刚来两个月,一般都在大堂外面穿梭,有经验的才会被分到包厢里服务。

“快往吧,楼上的爷性格有的不好,晚了都不行,我也得干活往了。”

童丽吩咐了一句,转身走了。

安离琪深呼吸,再次照着镜子扯出一个八颗牙的标准微笑,然后僵硬的朝着楼上走往。

要说服务生长得丢脸没措施,但表情必需要亲切。

当安离琪微笑着敲开包厢的门,端着酒进来的时候,就那样愣在了原地……

他怎么在这里!

正冲门的地位,凌震宇手里夹着一支香烟,身边的美女正想献殷勤——

那是夜色的头号美女肖梨子。

“把酒端过来啊。”

肖梨子皱眉,没好气地提示,接着狠狠地剜了一眼安离琪。

安离琪仿佛被冰冻住一样,浑身不自在,赶紧把酒端过来,得到容许之后吧酒都打开……

她的脸越来越红,总感到有一双眼睛恨不得把她看化了。

好不轻易干完活,她退到门口转身出门的时候,听到有人叫她:

“等一下。”

完蛋!

心里那口吻没完整吐出来,这厮就发话了。

她背对着他们僵了几秒,然后重新露出八颗牙的笑脸,转身冲着他们又微微弯腰:

“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

“滚!”

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吓得安离琪一吸气,她刚要转身却看到肖梨子慢吞吞地起身,脸上委屈得要哭出来。

其他的人也都愣了,一头黄发的威子劝:

“怎么了,哥?这小妞多水灵,来哥这里坐。”

肖梨子欣喜地笑笑,却不忘狠狠瞪了一眼安离琪。

“过来。”

没等安离琪反响过来,那厮又开口。

叫她干嘛,她在工作。

固然已经结婚,但工作的事,她已经请示过了,他是容许的。

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心里正打着鼓,威子招手:

“愣着干嘛,我哥可从来没点过谁,这是第一次,好好陪我哥喝几杯。”

从来没点过——

她才不信!

嘴角一撇,安离琪深呼吸,朝着凌震宇警惕地走过来。

“请问,您——您有什么需——需要吗?”

该逝世的,这家伙的低气压总是影响她的情绪,本来好好的,现在又开端结巴。

“把这杯喝了。”

他把威子刚刚给他倒的红酒放在她眼前,轻描淡写的说。

“哥,没有想到你口味奇特啊,长成这样,啧啧……”

安离琪一翻白眼,拘束地坐在凌震宇身旁的沙发上,看着那杯酒***。

“喝了。”

凌震宇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安离琪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她不能说不会饮酒,那个八面玲珑的姐姐不可能不会饮酒的,所以这杯酒大概是逃不掉了。

她的手慢慢抬起来,还没接触到高脚杯,就听到旁边的肖梨子说:

“琪琪,你今儿运气好,凌总的酒可不是谁都能喝的。”

“可是我……”

像是求助一样,安离琪到嘴边的话没说出口。

转头看看旁边低气压的凌震宇,她最后一咬牙,端起高脚杯,一口吻把杯子里的酒喝光了。

又苦又涩,再高级的红酒她喝起来都是一个味道,喉咙一直作呕,憋得满脸通红。

她知道今天这样的打扮,除了凌震宇之外都没有认出她来。

而凌震宇既然没有拆穿她,估计也是怕丢人,所以她手里并不是一点筹码都没有。

想到这里,她捂着嘴巴恳求:

“先生,我有点不舒服,先往一下。”

“一杯酒的量?”

手段被他意外捉住,安离琪眉头一皱,被他吓得竟然压下了翻江倒海的感到。

“琪琪,既然凌总有兴趣,那就再喝一杯,楼下是不是还都等着你送酒?”

安离琪赶紧点头:

“嗯。”

她巴不得早点离开这个撒旦一样的男人,不是不稀罕吗,不让走到底是几个意思。

看他那张脸,明明五官棱角分明,非得跟带着隐形冰山一样,看一眼都感到冷,她坐在这里,冻得浑身直发抖。

“喝了这三杯酒,让你出往。”

三杯?

别闹了,这一杯她就是强打精力,三杯保准晕了。

“不喝?那就陪我一晚。”

威子听了有兴趣地看了看安离琪:

“我哥这可是第一次开口,快表个态啊……”

“哥,你口味够奇特,怎么看上个服务生。”

“咱哥刚刚新婚,估计那安家小姐有点不尽兴,哈哈哈……”

“对了,哥,看样子你不会没洞房吧?”

这话一出口,凌震宇眉头紧皱,眼冒冷光地扫了四周一圈。

“应当没有,不然怎么也得有点儿新鲜劲,诚实说,谁泡到妞的前几天不是恨不得逝世床上啊,哈哈哈。”

说出的话不堪进耳,安离琪固然听惯了,可作为当事人来讲,还是有点不舒服。

脸色比刚刚更红,她没措施,端起眼前的高脚杯一口吻喝了下往。

接着是第二杯。

第三杯的时候她的手已经失往了准头,实在加上第一杯,她已经喝了三杯了,这杯再喝下往就是第四杯。

凌震宇是故意的。

可她不能认输,当服务生又不出台,不然到时候坏了规矩,她以后根本没法混了。

她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抓了一把,逼迫自己保持苏醒,抓起最后一杯酒一股脑倒进了嘴里。

“我可以走了吧!”

这话说完,她不管不顾地摇摆着往外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