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生方睿哲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小说

2020-03-25 15:03

《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小说讲述寂凉生方睿哲的故事,这里提供寂凉生方睿哲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小说阅读,故事跌宕起伏,好看连连,精彩不断。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小说精彩节选:父母去世之后,夜以继日地忙着工作,三餐都是在外面解决的。

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
推荐指数:★★★★★
>>《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在线阅读>>

《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精选:

这抹尴尬神色倏然而逝,黑沉沉的目光直直盯着往楼上走的背影,当寂凉生掉头的时候,重新恢复成痴傻的眼神。

寂凉生道:“我没下过厨,可能不太好吃哦。”

她说自己从未下过厨,倒也不算虚言。

在父母去世之前,她也是被父母宠在掌心里的天之骄女,下班回家之后寂母会准备好诱人的晚餐,一家享受天伦之乐。

父母去世之后,夜以继日地忙着工作,三餐都是在外面解决的,偶尔到厉恒澈家里蹭饭吃,享受难得的温馨气氛。

等换好居家服下楼后,许管家已经先回方家别墅了,客厅当中只剩下坐在沙发上的方睿哲。

在他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整整齐齐放着一套围裙。

粉红色的,上面还印着碧眼的白色猫咪。

寂凉生蹙眉,不禁扶额,脸上露出抗拒的表情,围裙为什么要是粉红色,这么少女吗?

她没想到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自己,现在居然会对一件普通的围裙犯难,于是她抖抖围裙,语气里都是掩不住的嫌弃,“就这一件吗?没别的颜色了吗?”

方睿哲摇了摇头,继而美滋滋道:“粉红色,粉红色,好好看,猫咪。”

寂凉生眉心皱成“川”字,“你嘟囔什么呢?”

方睿哲指了指围裙上的猫咪,又指了指寂凉生,乐呵呵道:“猫咪,你是猫咪,漂亮。”

寂凉川瞥了他一眼,问道:“那你呢?我是猫,你是什么?”

方睿哲憨憨地挠了挠头,嘿嘿一笑,“我是狗。”

他明明顶着个张线条明晰、俊朗不凡的脸,说出来的话却幼稚的令人发指。

“噗。”

饶是寂凉生高贵冷艳多年,从来不苟言笑,此刻忍不住笑出声来,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她拿出手机,调到录音界面,然后对着方睿哲说,“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可以吗?”

“我是狗。”

“哈哈哈哈。”

方睿哲天真无邪的眸子里,不经意间锐利锋芒倏起。

他暗自腹诽,女人,有这么好笑吗?

整栋别墅里就这么一件围裙,寂凉川就是想挑也没得挑,干净利落穿上了围裙,让方睿哲帮她系好了后面的带子。

寂凉生随手将头发绑成了利落的马尾。

冰箱里食材倒是很多,但寂凉生只能跟这些食材大眼瞪小眼,权衡之下,决定做个香喷喷的蛋炒饭。

打蛋、搅拌器搅拌均匀、切葱。

人形挂件方睿哲尾随了过来,一边吞了吞口水,一边殷勤道:“我可以切。”

寂凉生白了他一眼,心道他不帮倒忙就算万事大吉了,赶羊似的将他赶到了厨房外面。

她脑子聪明,知道步骤第一次做,上手很快,等锅里的饭被烹炒均匀后,将蛋液匀速倒进锅里。

方睿哲扒在门框,盯着在流线台前手忙脚乱的寂凉生,恍惚间这道背影与他小时候见到的那道背影相互重叠起来。

妈妈!

时间在这一瞬间像是回到了他的童年,方睿哲眼眶不知不觉湿润了,将寂凉生当成了自己已经去世多年的母亲。

他身不由己冲了进去,情不自禁从后面环抱住了寂凉生。

炽热的呼吸烫在寂凉生如白瓷般的脖颈里,她有些不自在起来,顺手推了推把头埋在自己颈间的人。

可背后的人坚如磐石,岿然不动。

寂凉生使出巧劲挣了挣。

下一刻,她整个人怔住了,脸跟发烧一样烫了起来。

背后坚硬的触感告诉她,这种羞耻的事情确实发生了。

这个笨蛋,到底在干什么?果然男人都是动物吗?

他是狗吗?是日天日地日空气的泰迪犬吗?

寂凉生深呼了口气,大力挣扎出来,羞恼间不轻不重敲了方睿哲毛茸茸的脑袋一下。

方睿哲“嗷”得一声跳三丈高,澄澈的眸子里忽地聚起雾气。

寂凉生强势道:“不准哭。”

她叹了口气,无奈之下将方睿哲这尊大佛请到了客厅。

香喷喷的蛋炒饭出锅之后,原本委委屈屈坐着等的方睿哲欢呼了一声,喜滋滋道:“我吃了。”

寂凉生道:“小心烫。”

方睿哲“呼呼”了两下就往嘴里塞,刚吃第一口的时候,内心一震,眸子里忽地划过一道复杂的冷光。

他垂下脑袋,大口大口塞饭,不让寂凉生发现自己的失态。

觑见他狼吞虎咽的模样,寂凉生好奇道:“这么好吃?”

她对自己的厨艺可是心知肚明,能不吃吐就算超常发挥了,但是方睿哲吃的太香了,寂凉生也忍不住尝了一口,结果入口一股诡异的甜味。

“呸、呸、呸!”

她刚刚居然将糖看成了盐,这碗蛋炒饭是甜的。寂凉生快速吐掉吃下的蛋炒饭,推了推方睿哲,“这不能吃,睿哲别吃了。”

可是方睿哲躲了一下,端走盘子继续狼吞虎咽。

寂凉生拦不住他,索性任他去了,拿起手机本想给厉恒澈打了电话,转念又想此刻打电话也许碍事,于是发了条信息过去。

【看到尽快回我电话。】

方睿哲老实吃饭,余光瞥向发消息的寂凉生,一时间心绪杂然。

他小时候,母亲方听寒虽然不会做饭,但还是亲自做蛋炒饭给他吃,每次都会将糖当成盐放进去了。

小的时候懵懂无知,囫囵吃下去后还嫌难吃。

可是在母亲去世后,再也没有人为他做一碗甜鸡蛋饭了,也没有人知道,这味道他已经想了十几年了。

他微微眯起眼睛,眼神犀利深邃,迸发出危险的光芒,这女人今晚做这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是故意做这一出来笼络讨好自己?还是怀疑自己装傻试探自己?

发完消息后,寂凉生转身一看,这傻子居然已经将一整碗蛋炒饭吃完了。

她瞪大眼,惊诧道:“你怎么吃完了?”

方睿哲憨憨地笑,舔了舔碗口的米粒,傻乎乎道:“好吃……还要。”

寂凉生:“……”

厉恒澈很快拨了电话过来,他打了个响指,慵懒戏谑的声音自电话那头传来,“搞定了。”

寂凉生其实不怕狗仔拍什么,只是觉得麻烦而已,这一回当给个警告,要是还有下一次,老爷子不出手,她也绝不留情了。

只是她没想到,这家娱乐报刊居然上赶着找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