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绝对诱惑欧阳邪莫绾尘小说

2020-03-26 12:05

绝对诱惑

推荐指数:10分

热门好书《绝对诱惑》由知名作者跳跳鸭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欧阳邪莫绾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一个穿越而来的女人,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一场权利的争夺,一份绝对的诱惑…… 莫绾尘是一名普通学生,却离奇的穿越到了金銮王朝。 虽然莫绾尘很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却无法避免的被卷进了权利的漩涡。 爱恨情仇,权利抱负,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绝对诱惑》 第9章 化妆 免费试读

悲愤交加的柳贵嫔,终究没有辩白,她被宫婢们搀扶起来,东倒西歪的走远了。

望着离去的柳贵嫔,莫绾尘脸上的泪痕也凝结为一片寒霜。

这些日子她被人害了一次又一次,受了那么多的气,她也该一一讨还了!

就和那些害她的人玩一场黑吃黑吧,看是谁吃得过谁!

可别忘了,自己是天妖祸世的命格呢,如今被逼到这人人喊杀的田地,或许,她该化身真正的妖女了!柳贵嫔一事结束后,有些东西在莫绾尘的心底发生了变化,不知不觉中,她仿佛变成了一朵罂粟花,越发的具有毒性了。然而在对着自己人的时候,所有的毒素又会化作绕指柔。

终于来到了丞相府,莫绾尘推门走进了书房,本以为陌清廉在案牍上处理政务,没想到他却是在和另一人品茶谈话。

那人居然是欧阳邪。

当看到莫绾尘的时候,欧阳邪的眼底是满满的温情,他招招手说:“绾绾,来这边坐。”

莫绾尘有点狐疑的瞅着两人,一直对陌清廉和欧阳邪的关系感到奇怪,陌清廉不排斥欧阳邪也就罢了,可居然是这样志同道合的模样。

“绾绾,怎么愣着了?过来坐啊。”

听到欧阳邪的声音,莫绾尘看了过去,发现他的身边根本没有多余的椅子,这邪男的意思是让她坐到他腿上吗?想都别想。

莫绾尘哼了一声,转身到墙角的一张空凳子上坐下了,嫣然笑问:“爹,你们在说什么呢?”

“绾儿啊,我在和七皇子说昨晚的事情。”陌清廉一脸的愁容,苦笑道:“你的身份曝光,陛下虽然是不追究了,七皇子也不在乎你到底是什么名分,可是,莫家的那些人终归是容不下你了。”

“他们从来就没有容下我过。”莫绾尘冷冷的道:“要是再敢来害我的话,我便正好斩草除根。”

接着莫绾尘便将刚刚柳贵嫔一事讲给了陌清廉和欧阳邪,顺便说到轩辕庆的那位侧妃方柔姿……“方柔姿的相貌,我倒觉得和那个总针对我的方小姐有些相像。”

陌清廉道:“那位方小姐名叫方柔沛,是方家的嫡女。方柔姿是她的庶姐,以庶出的身份嫁给太子作侧妃。方柔沛和方柔姿关系很好,想来方柔沛之所以针对绾儿你,是因着她的庶姐。”

莫绾尘明白了,原来是因为自己受轩辕庆的青睐,惹了方柔姿吃醋,那方柔沛就跟着替庶姐出头啊。真没意思,自己又不是主动勾引轩辕庆的,明明是轩辕庆发神经了要来惹她。

尚在思考中的莫绾尘,忽然之间发现自己被一片阴影笼罩了,一抬头见是欧阳邪立在了自己的面前。

“怎么了?你要说什么?”刚问完,却被欧阳邪打横抱起。

莫绾尘惊讶的瞪了他一眼,不甘心的双手勾上欧阳邪的脖子,“当着爹的面呢,你注意一下。”

陌清廉笑道:“看到你们夫妻恩爱,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莫绾尘无语,总觉得陌清廉胳膊肘向外拐,又想起了昨晚陌清廉为她求情,莫绾尘心底一酸,道:“爹,昨晚的事,谢谢你,我很担心你会被轩辕浩木处罚。”

“放心,不会的。”陌清廉温和的笑笑说:“快到中午了,绾儿,你和七皇子留在这里用午饭吧。”

“多谢岳丈大人。”欧阳邪倒是答应得极快,莫绾尘就只好夫唱妇随了。

这厢一家人和乐的用着午膳,那厢,姜环的处境却十分尴尬。

自公孙覃把姜环抱走后,一路招摇过市,引得过路的宫女太监们议论纷纷,好多宫女还面色发红,害羞的不行。

姜环虽然是见过世面的,可是哪曾被男人如此对待,整张脸红的和朱雀一个颜色,屡屡求道:“圣子大人,放我下来吧。”

“好。”不知道是问到第几遍的时候,公孙覃忽然回答了一个“好”字。

接着他便把姜环放在地上,身后的小青很默契的扑了过来,张口露出那两排尖利的牙齿,把姜环背后的衣物撕了个粉碎。

这举动有些出乎姜环的意料,感受到背部忽然袭上一阵夏风,吹得伤口很痛,姜环本能的要避开这一人一猫。

可是小青霸道之极,竟伸出前两腿从后面扣住姜环的肩膀,接着就在姜环背上的伤口上一下一下的舔了起来……

背上一阵软的发麻的感觉,被小青的舌头触及的伤口,如火烧一般的痛。姜环眉头紧锁,咬紧牙关不让声音逸出口,感受到伤口似乎渐渐的没有那么痛了,反倒有一丝清凉的气息被送入身体中……姜环不禁暗想,这九命猫果然是灵兽。

“多谢圣子大人出手相助,不过这点伤不是很厉害,我自己也能处理。”姜环看似害羞而诚挚的笑着,但若是仔细看,就会看出她眸底的疏离和防范。

公孙覃的眼素来是犀利的,一眼看出姜环的真实神情,他不动声色的扯开嘴角,道:“你和莫绾尘,都是演戏的行家里手。她那一幕已经成功反咬了柳贵嫔一口,你倒是和她默契,上去帮着挨了一刀,这下轩辕浩木看在欧阳邪和你爹两人的面子上,就是想袒护柳贵嫔也不行了。”

被公孙覃一语道破,姜环也不觉得局促,反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柳贵嫔只是被禁足而已,如果她能安分的话,莫姐姐自然不会主动找她的麻烦,反之……”后面的话没说下去,知道公孙覃听得懂。

公孙覃无奈的耸耸肩,左手抡拳,敲击在右手手掌上,叹道:“这金鸾的女子果真和苗疆的女子不一样啊,心机诡计都特别多。”

姜环翘起一道冷笑来:“圣子大人也很难看透啊,五十步莫笑百步。”

两人说话这当口,小青已经处理完了姜环的伤口。然而这一地的碎布很让姜环为难,难道她便要光.裸着背回家吗?

正好这时一个苗女走了过来,捧上一套衣服给了姜环,然后不动声色的在公孙覃身边站好。

姜环便穿上衣服,多看了这苗女一眼。似乎是宫宴上给公孙覃捶腿的那个,听她绵长的呼吸,就知是个高手,恐怕是公孙覃的心腹吧。

心中如此想着,脸上的笑容却更为害羞了,“谢、谢谢圣子大人,你的恩情我记住了,一定会报答的,现在我要先回家了。”

公孙覃看着姜环不断的转变,一会儿如鬼魅般冰冷阴沉,一会儿又害羞的直如闺中少女,他不由暗叹了口气。

只有遭受过难以启齿之过往的人,才会如此这般,他又何尝不是?

望着姜环在阳光下渐行渐远的身影,公孙覃只觉得心被人捅漏了,流了一地的血。颤抖的手抬起,抚上小青的头,似自言自语的问道:“还要多久,我和姑母才能达成所愿呢?”烈日当头。

莫绾尘和欧阳邪在相府用了午膳后,便一起回去了王府。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总算是过了些安稳日子,而姜环也前来告知了宫宴那晚她躲在暗处听到的所有事,顺便报告:已经查出将欧阳邪的事情透露给轩辕庆的人是谁,那人被姜环当场鞭笞而死,尸体拿去喂狗了。

“想不到,姜环的手段这样狠辣……”

这是在姜环走后,莫绾尘说出的话。再一想,莫绾尘便明白那日在梓宫,姜环是故意撞到嬷嬷的刀下,来那一出苦肉计的。

欧阳邪不以为意道:“对待叛徒,一点情面都不能留,若换做我,定让这人受尽酷刑,要不是因为他,前些日子你又岂会受那么多危难和委屈?”

心中一甜,莫绾尘有些不好意思,只得顾左右而言他:“昨天去了爹那里,听他说,明日轩辕玲出殡,棺木要先被送至宝华寺停放一晚,其间皇族公卿也要在寺中为轩辕玲超度一日,这阵仗还真不小。”

“毕竟轩辕浩木前段日子禁足了柳贵嫔,所以只能在这件事上做得体面一些,算是安慰柳贵嫔了。”

“那……你去不去?”莫绾尘觉得,轩辕浩木应该不会让他这个邪魔去给女儿超度吧,拜佛拜出鬼可不好。

“我去啊。”这个答案出乎了莫绾尘的预料,“是我杀了轩辕玲,不去超度一下,我于心不安。”

“于心不安”四字说得很轻巧,一点没有不安的样子。莫绾尘抽了抽嘴角,对于这个邪男护短的本质,她算是看得清清楚楚了。

“绾绾,我在考虑明天要不要带你一起去。”欧阳邪笑若莲花,只是眉心有些愁容,“把你留在王府我不放心,留在醉金楼也不放心。但若是跟着我去宝华寺……在寺中那一晚夫妻都要分房而睡,又叫我如何放心?”

莫绾尘面上一怔,虽然欧阳邪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那句“夫妻分房而睡”怎么就听着这么奇怪啊……

不由的有点走神,想起这几天晚上,某个邪男对她软磨硬泡,想出各种手段非要和她赖在一张床上,最后都令他如愿以偿。是以,她没骨气的被他抱了好几个晚上了,现在想着,还觉得身上留着欧阳邪的温度,令莫绾尘刷的一下脸红了。

“绾绾,怎么脸红了呢?”欧阳邪不怀好意的笑道:“是不是怕明晚在宝华寺孤枕难眠啊?”

一个暴栗敲在欧阳邪的头顶,惹得他痛呼了一声,眼底却还是满满的笑意。

“绾绾,你居然打你的夫君。”

“谁让你口无遮拦?打得就是你!”莫绾尘这次双手并用,去掐欧阳邪的手臂。

可是反被他搂在了怀里,还低头在莫绾尘的唇上偷了个香,“别闹,绾绾真好吃!”

这句话羞得莫绾尘从脸到锁骨全红成了晚霞,她双手推搡着欧阳邪,在他的怀里不安分的捶打着。

“你这个无赖!流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飙出一连串的坏词,莫绾尘火气冲天的模样,可是唇角却不由得扯开一道弧度,心里也莫名的喜悦起来。

翌日,轩辕玲的棺椁出殡,欧阳邪还是决定带着莫绾尘去宝华寺。为了莫绾尘的安全着想,还让秦楚化装成他雇佣来的保镖,保护莫绾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