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卿卿秦曜-苏卿卿秦曜小说阅读

2020-02-09 09:19

《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小说主角是苏卿卿秦曜,为您提供苏卿卿秦曜阅读。苏卿卿秦曜小说精彩节选:苏卿卿提着裙摆,不理会他灼灼的视线,埋头狂奔,眨眼间,消失在灯火阑珊深处。

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
推荐指数:★★★★★
>>《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在线阅读>>

《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精选:

苏卿卿眼中闪过一抹决绝,突然开始脱衣服。

雪一般的肌肤,逐渐展露在他眼前。

曾经被身材火辣的女人赤身勾引,却不为所动的男人,在这一刻,血脉喷张,“你这是做什么?”

“不就是这具身体吗?我给你就是。”苏卿卿冷笑。

小姨的住院费刻不容缓,她没时间耗在这里。

“要够了,就请你放我走。”她垂着头,苍白的小手将衣领褪到胸口,却被一只大手按住。

男人嘶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一如既往的强势,“卿卿,你记住,我要的,不仅仅是你的驱壳。”

大手将她的衣衫重新穿好,动作很慢,温柔而细致,给她理好衣衫,宛如对待挚爱的恋人。

大手一转,掌心贴在她的心口,语气势在必得。

“卿卿,我要这里。”

我要你的人。

更要你的心!

车门被打开,男人轻轻将她推下车,“这次先放过你。”

苏卿卿提着裙摆,不理会他灼灼的视线,埋头狂奔,眨眼间,消失在灯火阑珊深处。

唐肆很诧异,“二爷,放她走没问题吗?”

居然轻易就把人放走了?

这不像二爷的作风。

男人深沉的目光,望向苏卿卿离去的方向,“姜太公钓鱼,耐心足够,鱼儿才会上钩。”

唐肆:“......”

姜太公钓鱼,不是愿者上钩吗?

苏卿卿已经走远了,打车直奔医院,去缴费处把小姨的住院费缴清。

“苏卿卿?正好你来,我有事跟你说。”小姨的主治医生面色凝重,“你小姨要做的是骨髓移植手术,现在有两个难题,一个是手术费你是否承担得起,另一个是配型的供髓者。”

“全国各大医院我们都联系过了,配型成功的只有一个人,很遗憾,他并不愿意捐赠骨髓。”

突如其来的噩耗,打得苏卿卿措手不及,“为什么不愿意捐?那个人是谁?我去求求看......”

医生犹豫了一下,表情变得忌惮,夹杂着一丝恐惧,“很抱歉,医院对此有保密要求,恕我不能告诉你。”

难道配型者是什么可怕人物?

苏卿卿忧心忡忡,往小姨的病房走。

还没到门口,突然听到小姨激动愤怒的声音,“你住口!卿卿跟秦少爷有正经婚约,她不是第三者!”

有讥笑声随之响起,“不被喜欢的女人,就是第三者!苏卿卿就是个多余的第三者,就像她那该死的妈!她妈不是该死,而是活该死了!”

“陈香凝,你不要太过分!”小姨很激动。

这个恶毒的女人,侵吞姐姐奋斗半生的财产,把姐姐最疼爱的女儿赶出家门,还在这里耀武扬威!

她应该遭报应!

陈香居高临下,趾高气昂,“江怀玉,你告诉苏卿卿,让她别跟狗皮膏药似的,粘着秦少爷不放!更别去秦家主宅,丢秦少爷的脸!”

“你!”小姨气得浑身发抖,突然捂着嘴巴,剧烈咳嗽,“咳咳咳!”

摊开掌心一看,几缕血丝,红得刺目。

苏卿卿破门而出,看到的便是这一幕,“小姨!”

小姨急忙捏紧拳头,不让她看到血迹,“卿卿,你怎么来了?我没事......咳咳......”

都气到咳血了,怎么会没事?

陈香凝见了苏卿卿,还在火上浇油,“你这吸血鬼,三天两头回家威胁要钱,就是给这半死不活的女人吊命?”

最好直接气死,这样苏卿卿就没空去主宅了,杉杉正好取而代之。

苏卿卿猛地抬起头来,怒火奔涌,“陈香凝,我劝你留口德!给小姨道歉!”

陈香凝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发出刺耳的嘲笑声,“我这是为你好啊!这女人就是个多余的包袱,她下去跟你妈团聚,你不就轻松了?省得你成天惦记我的钱包,烦死了!”

包袱一词,刺中了小姨的痛处,她捂着胸口,浑身震颤,几乎要把五脏六腑,连同一条脆弱的命,都给咳出来。

“小姨!”苏卿卿惊怒交加,一把端起旁边的水杯,往陈香凝头上泼,“恶女人,你闭嘴!”

“啊——”陈香凝哇哇大叫,张牙舞爪朝苏卿卿扑来,“苏卿卿,我杀了你!”

就在这时。

“嘭!”

一声巨响,门被大力推开。

一道高大人影如利箭射来,没等看清楚模样,陈香凝惨叫一声,双手被暴力反剪在身后。

“痛死我了!”陈香凝扭曲着脸,扭过头破口大骂,“谁啊!放开我!”

那人影一身黑,鼻梁上架着大墨镜,没理会她的哀嚎,只朝苏卿卿笑出一口白牙,“苏小姐,我没来迟吧?”

苏卿卿一愣。

唐肆?

这个差点把她丢进着火的仓库的保镖,陈香凝刻骨难忘,身体止不住发抖,下意识朝门口看去。

男人一双逆天大长腿率先迈进来,挺拔精悍的身材,贵气天成的气质,完美得如同神祗,一身骇人的气场,却叫人不敢逼视。

眼见苏卿卿紧咬着唇,男人眉头一皱,寒眸朝陈香凝一扫,煞气密布。

“二,二爷......”陈香凝汗毛倒竖,说话都不利索了,哪里还顾得上谁去主宅的问题,“我,我就是来关心卿卿小姨的病情,没什么恶意,我现在就走!”

“谁说你可以走了?”男人鹰眸微眯,不容拒绝地命令,“没听到卿卿让你跟小姨道歉?”

苏卿卿一愣。

他是来帮她的吗?

“道,道什么歉?”陈香凝僵笑装傻。

唐肆按住她的脑袋,逼她朝小姨低头,“二爷让你道歉就道歉,你听不懂人话?”

粗暴的力道,几乎捏碎陈香凝的头骨,疼得她龇牙咧嘴,“我道歉!江怀玉,对不起!”

小姨满脸苍白,看陈香凝的眼神充满恨意,“你最应该道歉的,是卿卿的妈妈,我的姐姐!”

“你们不要得寸进尺!我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了,你们还想怎么样?居然让我跟一个死人道歉?”陈香凝几乎要跳起来。

苏卿卿和小姨面色齐齐一变。

“唐肆!”男人俊脸冷沉,目光铁血残忍,低喝:“让她去门口,道歉一千遍!”

陈香凝倒吸一口冷气,“二爷,我错了!我道歉!江怀瑾,对不起!对不起!”

任凭她喊破喉咙也没用,唐肆面无表情,直接把人拖出去。

然后拿出手机,打开计数app,朝陈香凝笑出一口白牙,“一千遍,一遍不能少,可以开始了。”

他是笑着的,但是陈香凝分明感觉到了杀气!

“对不起......”声音细如蚊蝇。

“没吃饭吗?太小声了,这遍不算,重来。”

陈香凝恼羞成怒,大吼:“江怀瑾,对不起!”

唐肆点头,面无表情,“很好,接下里999遍都按这个音量来,低于这个音量的,都不算。”

“什,什么?!”陈香凝犹如晴天霹雳。

到最后,陈香凝喉咙都干了,声音也哑了,唐肆也没给她少一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