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卿赵玉郎小说名字-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许卿赵玉郎

2020-02-09 21:28

许卿赵玉郎小说阅读,带您赏读我有糖原创小说《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许卿赵玉郎阅读,小说内容精彩绝伦,许卿赵玉郎小说精彩节选:许卿脑海里冒出了翩翩公子这样的词汇,想来是读书人那几分的天资风骨在,到让轩哥儿觉得见着了神仙般的人物。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
推荐指数:★★★★★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在线阅读>>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精选:

第二日傍晚,下学回来的宋子轩一头钻进西暖阁里,围着许卿叽叽喳喳地道:“卿姐姐明日跟我去进学,我们学堂里来了一位了不得的赵先生,竟然什么都知道。”

“不仅如此,他还长得特别好看,就连二姐姐、三姐姐她们都被迷住了。”

许卿在黄花梨长案上写字,轻哼道:“你二姐姐、三姐姐她们还跟你在一处念书呢?”

宋子轩摇着头道:“不是的,是我听书童说了,偷着去看的。”

“真的特别好看,那模样有点像……有点像泰哥儿他爹。”

许卿的笔锋一杵,清隽的字迹顿时粗劣了不少。

她索性搁下笔,淡淡地问道:“不许说泰哥儿他爹这种话,要尊称靖王爷。”

宋子轩拉着许卿的手摇晃,认真道:“我是说真的,真的很像靖王爷。只是……”

“只是什么?”许卿心不在焉地问道。

宋子轩想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词汇,只是一个劲道:“就是比靖王爷好看些,年轻些,还……亲和些。”

许卿脑海里冒出了翩翩公子这样的词汇,想来是读书人那几分的天资风骨在,到让轩哥儿觉得见着了神仙般的人物。

只是说到亲和二字,她又不免疑惑道:“靖王爷不亲和吗?”

宋子轩不知道怎么说,粗略地解释道:“亲和是亲和,可泰哥儿不是怕吗,我也怕!”

许卿想,再亲和的人毕竟是亲王,怎么也会有几分威仪的,便丢开不去深想了。

她对宋子轩道:“你乖乖进学,好好做功课就行了。那位先生长得再好看也跟我无关,我已经不进学了。”

宋子轩深表遗憾,临了还说了一句:“真的很好看的。”

许卿想好看有什么用呢?徐胤然就挺好看的,可还不是个怂货?

想到这里,许卿到是希望将来她的夫君能有赵玉郎的胆色。

那个人坏是坏了一点,不过认准的事情到是很执着,也敢豁得出去。

她到现在也没有定下亲事,何尝不是因为遇到的人都畏畏缩缩,既想攀上永宁侯府,又害怕得罪赵玉郎。

……

正房院里,刚刚用了晚膳的宋子凡有些心不在焉的。

郭氏打发了女儿下去歇息,便叫丫鬟婆子关了房门,母子俩坐在暖阁里说话。

只听郭氏道;“轩哥儿那么小的人都知道讨好许卿,你怎么跟个木头人一样?”

宋子凡赧然道:“父亲说过了,让我离三表妹远些。”

郭氏冷哼道:“你父亲还说了,要是这一次秋闱你再不中就送你去军营。你可自己想清楚了,军营里的苦你吃得吃不得?”

“你若吃得,去也无妨,横竖上面还有你爹周旋呢?保不准六品参将两三年就混出来了。只是六品翰林院士,那可是前途坦荡,更何况还有许家为你周旋。”

“那靖王世子是许卿一手带大的,又是许卿的亲侄子,你若做了他的亲姨父,将来还愁什么前程?”

宋子凡皱起眉头,自暴自弃道:“三表妹也不喜欢我,我何苦去惹她,最后还要挨我爹的揍?”

郭氏气得拧起了宋子凡肩膀上的肉,恨铁不成钢道:“就你成天懒懒散散的,谁会喜欢你?也就你房里那几个丫鬟哄着你,认你做大爷。”

“现在当大爷,等你爹扔你进军营就知道装孙子了。我好好与你说你不听,那等你爹为你做主好了。”

宋子凡忍着痛问道:“娘有什么好办法不成?我对三表妹也是有心的,就怕三表妹不愿意。”

郭氏见儿子还算明白,这才道:“去向你们先生请几天假,多带许卿出去逛一逛。她在京城受了退婚之辱,那楚王爷又虎视眈眈,你只管对她一百个好,事事为她考量周全。她若是肯点这个头,那你的前程就来了。她若是不肯嘛……你也要试着争取一番,怎么也要为自己搏一搏。”

宋子凡捏了捏手指,有些紧张道:“怎么争取?”

郭氏瞪了儿子一眼,没好气道:“你屋子里那几个丫鬟没少往你身上使手段,你就没学着点?”

宋子凡大窘,一下子脸都羞红了。

郭氏见了更加来气,直接将他撵走了。

……

入夜,清风微凉。

定云阁里,傅元恒气喘吁吁地跑来。

赵玉郎着一身月牙白鹤氅,屈膝执笔,正富有兴致地抒写着一段锦文。

这位被宋子轩赞叹有加的赵先生此刻正如文人雅士一般执着于锦绣文章,只是不同的是,他那眼中神采奕奕,华光流转,哪里有文人墨客那股子沉心静气?

傅元恒刚到门口便喘着粗气回道:“九爷,打听清楚了。三小姐住在老太太的春晖堂里。”

赵玉郎眼眸一亮,愉悦道:“算她还知道轻重。”

傅元恒摁住岔气的肚子,舔着干燥的唇瓣道:“咱们就这样住进宋府里,要是三小姐知道了怎么办?”

赵玉郎凤眸微眯,玩味道:“怎么办?实话实说。”

“爷是奉旨来赔她一段好姻缘的,就是宋岩来了也无话可说。”

傅元恒喉咙里哽了一口气上不来,直接翻了个白眼。

话说他家主子真要那么站得住脚就不会叮嘱赵兴怀时刻注意宋岩的动向,必要时出面和宋岩周旋。

赵玉郎捋了捋特意留的鬓角发丝,仪态万千地来了一个回眸,问傅元恒道:“怎么样?”

傅元恒着实被惊艳了一番,喉咙那口气直接回咽,险些没把他呛死过去。

待他一通乱咳,再一正色。只见他家主子早就收敛了神色,凤眸冰冷,一张不薄不厚的红唇微抿着,端的是矜贵不凡的冷峻。

傅元恒抿了抿唇,小声道:“九爷当年号称艳冠西域的人物,就是那些胡姬在您的面前都黯然失色,怎么这会子到问起小的来了?”

赵玉郎蹙眉,不悦道:“比那宋子凡是绰绰有余,偏生她竟然瞧不上。”

傅元恒不敢说,心想您这般气势汹汹地追姑娘家,这知道的说是神仙般的人物一片赤诚火热之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凶狮出了笼,准备掠人为食来着。

赵玉郎知道自己说这些没趣,可他就是忍不住想说,说了又替自己不值。索性发带一扯,披头散发道:“你去拿壶好酒来。”

傅元恒:“……”瞧瞧,这才装了不到一天的斯文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