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飞沈秋怡-陈志飞沈秋怡小说阅读

2020-02-10 06:10

《战神之神》小说主角是陈志飞沈秋怡,为您提供陈志飞沈秋怡阅读。陈志飞沈秋怡小说精彩节选:天宇娱乐公司,是陈志飞在母亲和沈老爷子相继去世之后创办的。那是帝王做的最后补偿。陈志飞当时丧母之痛实在难以抑制,让靳天宇一力发展公司。

战神之神
推荐指数:★★★★★
>>《战神之神》在线阅读>>

《战神之神》精选:

天宇娱乐公司,是陈志飞在母亲和沈老爷子相继去世之后创办的。

那是帝王做的最后补偿。

陈志飞当时丧母之痛实在难以抑制,让靳天宇一力发展公司。

三年之内,天宇娱乐成为整个江南最大的商业娱乐公司,哪怕是成立仅仅三年,也足够有面对那些底蕴深厚公司的实力。

这天宇娱乐,就是他陈志飞的一道后手。

王者归来,从此开始。

记得以前陈娇娇就说过,长大以后自己要当大明星,自己还说可以给她当个保镖。

没想斯年之后,二人还真的是在一家娱乐公司中见面。

不由得感叹,这命运,有些时候还真的挺奇妙。

看着陈志飞面带笑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陈娇娇也不害羞,倒是撩拨了一下头发,食指从自己身上完美的曲线划过。

“怎么样,没见过本美女这么漂亮,身材还好的吧。”

“是,我是没想到当年扎着两个发髻像个哪吒一样的鼻涕妞,现在竟然如此好看。”

陈娇娇一丝尴尬,眼前这人和外人不同,这家伙可是知道的老底。

不过若是外人她也不会做如此尺度的动作,讪讪地笑了笑。

“你看你,刚见面就接人家老底,人家就算是当年也是个美女好不好。”

“美女?哦?我倒是还第一次听一个天天把地上的泥巴往脸上抹,之后还跟我们说这叫黑泥面膜的傻妞把自己定位成美女。”

陈娇娇的脸彻底黑了,他全都记得,全是自己的糗事。

再看他现在那绅士般的微笑,总觉得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这家伙这笑的也太贱了,绝对是嘲笑自己。

“陈!志!飞!”

话音甫落,就纵身扑了上去。

对着陈志飞身上的痒痒肉一通咯吱。

结果发现后者并没什么反应。

垂头丧气地叹了口气。

“不玩了,一点意思都没有,你就是个木头桩子。”

陈志飞打仗那么多年,能位居君王,那都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

那小孩玩闹的痒痒肉,早就被一道道伤疤代替。

哪里又会感到痒呢。

“好了,说说吧,你大晚上的来这干嘛啊?”

“不管,本姑娘生气了,你先说。”

陈娇娇跺了跺脚,还跟他堵上了气。

这个点了,天宇娱乐早已下班,而且不存在加班三个小时以上的员工,真要忙就回家去加班了,不会在公司待着。

所以陈志飞知道,陈娇娇不是自己公司的员工,那这么晚了出现在这?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呢。

陈志飞就想了这么一小会,陈娇娇明显是等不及了,琼鼻一皱。

“哼,支支吾吾的,对我还不说吗,亏我还因为见到这么多年没见的你这么高兴,你连个做什么都不跟我说,生气啦。”

说完两个眼珠子一骨碌,嘿嘿的笑了出来。

“我知道啦,你肯定是,清洁工!”

“对不对?对不对?一定是,要不怎么这么晚都不下班呢,被我猜中了是不是。”

一脸就是如此的表情,加上语重心长的语气,让这位美女显得几分俏皮,几分滑稽。

“哎,清洁工也没什么嘛,不用觉得低人一头,什么工作都要有人做的嘛,俗话说得好,革命工作没有高下之分,各有分工嘛,更何况你可是这天宇娱乐的清洁工呢,这又有什么自卑的,要知道天宇娱乐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呢。”

听了陈娇娇的安慰,他有点想笑她的可爱,不过心里还是暖暖的。

一个十几年不见的老同学,重逢之时哪怕以为自己是个清洁工,都会如此安慰自己。

可沈家那群人呢?

整整三年,何曾正眼看过自己一次。

等着自己的只有辱骂,嘲讽,无尽的恶意。

若非沈秋怡和沈达父女二人心念情义,自己恐怕早已和沈家毫无瓜葛。

陈志飞微微笑了笑。

“是了,我的身份被你猜出来了,你呢?这么晚在这干什么啊?”

本来活泼的快乐小仙女,突然有了些压抑,微微叹了口气。

“你们天宇娱乐不是和诗韵美妆有个合作嘛,我就是来谈合作的。”

“所以,你现在是在诗韵美妆工作咯?”

“对啊。”

“谈合作,也不至于这么晚吧,这栋楼里的人基本都走光了。”

陈娇娇脸色一暗,但立刻又换上了一副客套的笑脸。

“好啦,你不是还急着下班嘛,你给我个电话,改天咱们再聊。”

显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能让陈娇娇等到这么晚,恐怕天宇娱乐的问题,也不会小。

“等会,人都走了,你在这还有什么意思呢?”

“哎呀,你就别管了,赶紧回家了。”

陈娇娇走到他后面,推着他的后背就把他往大门处推。

陈志飞一个转身,正色道。

“不行,你要还当我是你朋友,你就说清楚,解不解决不知道,好歹多一个人想办法。”

“这......”

陈娇娇抬头看了看叶尘,两只手显得无从安放,显然她现在有些焦虑。

可还是下定了决心。

“你先回去吧,回头我们再联系,我在这等靳总呢,你也帮不上忙。”

“靳总?靳天宇?我认识啊,我帮你找他。”

“得了吧,你一个清洁工认识自家老板怎么了,你还能使唤人家啊,净吹牛,我等等吧,都等了一天了,也不差这一会了。”

陈志飞看向陈娇娇的脚踝,已经有些发青了。

这丫头踩着高跟鞋站了一天?

“那不是有座嘛。”

“嗨,我上回就是因为坐着,结果坐了会客室两天,所以就只能守株待兔咯。”

陈娇娇说的尽量轻松,可听在陈志飞耳中,很心疼。

眼神越发锐利,靳天宇绝做不出这样的事,企业发展太快,难免良莠不齐,但这样的乌合之众,是绝对达不到自己要求的。

是时候整合一下了。

全面的洗牌。

“傻丫头,等着,我帮你解决这事。”

“哎呀,得了吧,怎么解决啊?你是老板嘛?”

说完自己就咯咯地笑了,只是笑的时候隐隐吸了口凉气。

这又怎么逃得过陈志飞的眼睛。

拿出手机。

“靳总,下面有个女孩,是我的老同学,他想见您,您看?”

靳天宇本来已经收拾好了,准备回家了。

今天可是得到了个天大的好消息。

王,要复出了。

可这一个电话,就让他的衬衣又被冷汗打湿了。

飞君王上回这个语气说话之后,金洋南方二十万常备部队,无一幸免。

这个阴阳怪气,说明他,很生气。

后果,这次不知道会是什么。

这把怒火,又会焚化多少草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