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如此多娇曲霏舒璀错-男主如此多娇小说

2020-02-10 09:11

《男主如此多娇》曲霏舒璀错剧情严谨,有看点。男主如此多娇曲霏舒璀错小说精彩节选:算了,从她能穿进游戏世界这一点来说本身就脱离了常理,她再较真下去也没有意义,相公变儿子虽然诡异了一点,但也不妨碍她继续做任务回到现实。

男主如此多娇
推荐指数:★★★★★
>>《男主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男主如此多娇》精选:

算了,从她能穿进游戏世界这一点来说本身就脱离了常理,她再较真下去也没有意义,相公变儿子虽然诡异了一点,但也不妨碍她继续做任务回到现实。

舒璀错靠在她的肚子上闭上了眼睛,整个人也再次安静了下来。牛车在崎岖颠簸的路上慢慢前行,路边的景色渐行渐远。

曲霏伸手摸了摸舒璀错的长发,很快进入了亲妈的角色,她脸上散发着慈祥和蔼的光芒,一边摸一边说着:“儿子别怕,妈妈会保护你的。”说完自己又忍不住笑,总觉得自己这是在占人便宜。

陷入沉睡的舒璀错没听清她说什么,只是皱了皱眉总感觉有什么事脱离了他的控制。

牛车一路颠簸从清晨走到下午,他们才勉强看见了城镇的影子。在外面赶车的老伯给他们招呼一声后,曲霏就赶紧收拾好自己身上的行囊,顺便拍了拍舒璀错的脸:“醒醒,醒醒,我们到了。”结果手刚一接触到舒璀错的脸颊,就又被那热度给吓了一大跳。

“舒璀错?璀错?错错?”曲霏叫了两声,摇了摇舒璀错的肩膀,确定他再次发烧并昏迷后,她也有些慌了神。老伯把他们送到医馆门外,曲霏一手拿着行李,一手抄起舒璀错把他背到了背上,顾不得旁人的目光,直接就这么冲进了医馆里。

“大夫呢?!有没有大夫?!”

因为是正午,医馆里比较冷清,曲霏冲进去以后趴在柜台上打盹的医童才醒了过来:“姐…姐姐,你先冷静一下,先生在后院休息,我去帮你叫他。”

“麻烦你快一点,我…我相公的病情是一刻也不能耽搁了。”虽然曲霏已经猜出了他们大概不是夫妻的关系,但现在情况特殊,在这个时代男女大防还是有的,说不准会被以异样的目光看待。

“好,好的!”小童让曲霏先把昏迷不醒的舒璀错放在椅子上,自己忙不迭地跑到后院叫人。

等小童带了人来,曲霏抬头一看差点没当场起飞。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来人穿着一袭白衣,眉目温和,气质如玉,他的到来就像一道春风突然吹开了这满室的燥热。虽然五官还略显稚嫩,但曲霏却不会认错,这人就是林晏,他还没有成为那个莫得感情的冰山美男。现在的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块没有棱角的暖玉,美好的让人心醉。

林晏却并没有注意到曲霏的愣神,他在看见椅子上昏迷不醒的舒璀错后,立即叫来了医馆里的其他人:“你们快把他带到内室,檀书你去准备一些冰水和布巾来。”

“好的先生。”小童飞快地跑走了,医馆的其他帮手也把舒璀错搬进了内室。林晏这才抬头看了曲霏一眼:“你是…”

“啊…那个我是他…朋友朋友。”据说林晏最讨厌别人撒谎,他们这对假夫妻要是被他知道了肯定会降好感度,这样的话还不如一开始就说开。

“你要一起进来吗?”林晏虽然不知道曲霏在面对自己时为什么那么紧张,但是还是友好地问了一句。

曲霏心里有些犹豫,她其实挺害怕医生这类角色动刀动针的场面,但是里面的人是关乎她未来命运的男主,犹豫了不到半秒她还是妥协了。

“我去。”两个字说的大义凛然,活像上沙场一般。林晏看着她这副神情不由得笑了出来,曲霏不解地看他:“笑什么?”“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很有趣。”能背起一个大男人一路把他送进医馆,最后却因为害怕血腥而面露纠结的女人…他还是头一次见。

不过舒璀错的情况也不能再耽搁下去,做好准备以后,他带着曲霏进了内室。

刚一进去,曲霏就看见被脱了衣服放在一张高榻上的舒璀错,往里走的脚步顿住了。她倒也不会因为男人光膀子而害羞,而是她这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着舒璀错身上那多到数不清的伤口。

内室窗户是关着的,里面点了很多灯,灯后面又摆着镜子,所以才能让房间里明亮如白昼。

林晏看到舒璀错身上的伤也是一皱眉,他每剪开一处绷带眉头就会皱起一分:“伤口处理不当,有多处感染发炎的症状。”

曲霏听他这么说,一颗心愧疚地揪起,她刚穿过来的那两天根本就不知道如何与舒璀错相处,也根本没有把心思花在他身上,一心想着做任务做任务,没想到他身上的伤已经这么严重了。

“手脚筋被人为挑断,致命伤在胸口…”林晏说着说着,扭头看向了曲霏。曲霏愣愣地与他对视。

“这种手段我经常在被魔教杀害的人身上看见过…你们…招惹了魔教?”林晏的语气十分严肃,曲霏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点完她才突然反应过来,她这具身体的原身归属门派也是魔教啊,不过这也不能明着说出来,不然这主线任务怕是完不成了。

“在处理伤口之前,我会给他服下麻沸散。不过这么重的伤,我也只能说尽力…能不能恢复过来只能凭他自己的意志。”

“……”药圣首徒,未来药圣都这么说了啊,男主你还能不能行啊…曲霏在心里默默地为男主点上了一根蜡烛。

在喂药时,舒璀错居然醒了过来,在他看见自己面前是一个穿着白罩衣的男人时,他下意识就想挣扎反抗。林晏看清了他的意图,不由得惊叹于在受这么重伤的情况下他还能保持清醒,但现在他的反抗只会加重伤口恶化的情况,这碗药他不喝也得喝。

灌下一碗麻沸散后,舒璀错就彻底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

曲霏看的于心不忍,上前安慰:“没事的,没事的林大夫一定能救你的…”

林晏惊讶地看了一眼曲霏,他在外面游历都用的化名,为什么这个女人却知道他真实姓名?

不过现在也不是疑惑这些的时候,林晏给自己口鼻处系上了布巾,在他拿起小刀时才想起曲霏还站在一边:“你要是害怕就出去吧。”

“啊…好…好的。”曲霏是真的有些怕这些小刀在肉里搅来搅去的画面,忍着胃里的极度不适,她还是十分从心地从屋里走了出去。

一出门她才觉得放松了不少。和她同样在外面等的,还有小药童檀书。这孩子她也在以前的游戏中见过,不过那时的他已经是个半大少年了,脾气和他师父一样冷冰冰不近人情。但现在他还是个小小圆圆糯米团子一样的娃娃,正是可人疼的年纪。

小檀书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靠着她,等曲霏也正好看向他的时候,他才兴奋地开口说道:“姐姐好厉害啊,能把那个大哥哥背起来跑好快呢。”

小朋友你的关注点好像不太对劲啊,曲霏心里无奈但还是被这小孩仰起脸眼巴巴看着她的模样萌的不要不要的。她索性蹲下身和檀书面对面:“是呀,姐姐力气很大的哦。”

“我也想要,很大的力气。”檀书见曲霏搭理自己,赶紧挥舞起了自己的小胳膊,一本正经的样子可别可爱。曲霏实在是难以将他和后来那个冷冰冰的少年联系起来。

曲霏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好好吃饭好好运动,你也会有大力气的。”

“真的吗?!”小孩兴奋了,也没计较曲霏摸自己的头,开始认真幻想自己以后成为大力士的画面。

曲霏被他逗地前仰后合,问他:“你不是小药童吗,要那么大的力气做什么?”

檀书听罢一噘嘴:“先生在外游历总是受人欺负,檀书想,要是檀书长大了很厉害,那些人就不敢欺负先生了。”

“这样啊…”曲霏托着脸感慨道,没想到林晏在成为药圣之前还有这么一段辛酸往事。不过说来也真是巧,他天南海北的游历还能和他们碰到一起,说不准还真是命中注定。

她俩在门外有一句没一句聊着,曲霏也从檀书的嘴里套出了不少有用的信息。就比如林晏性子又软又善良,见不得人吃苦,所以总是不计后果的帮忙,到头来因为这样吃了不少亏。

林晏之所以在外游历其实是想探明白他娘亲当年被杀害的真相,现在稍微有点苗头了,说是魔教中人干的。

他们来这个小镇子就是因为听说有人在这里发现了魔教中人的踪迹,想要找个机会见识一下魔教的人。

曲霏意味深长地看着旁边坐的小不点,这人不大还真是什么都清楚,也难怪林晏会把他带在身边。不过从他嘴里了解的林晏和曲霏印象中的林晏就像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就像是一个行走在世间的活菩萨,这倒是和印象中的冷面杀神形成了鲜明对比。由此也能看出,这小孩看他师父的滤镜有多厚了。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林晏才从内室里出来,檀书一瞅见他师父出来就赶紧上前递毛巾递热水,瞧他那殷勤的样儿,曲霏总感觉像是看见一只欢腾的小博美在上蹿下跳。

“他还好吗?”曲霏站起身担忧地看着林晏。

林晏摇了摇头,曲霏心里一沉,谁知他又说:“伤口我已经在为他处理好了,但他的身体情况还是不太乐观。”

“既然这样,那等他好好修养,应该能康复吧。”曲霏松了口气。

“不太可能,因为我发现他的体内好像被人下了毒…这种毒素会一直破坏他的五脏六腑…直至他身体完全崩坏。”

曲霏傻在了原地,又是被挑断了手脚筋,又是被刺穿胸口,现在还被人下了毒?男主你敢再惨一点吗?!天要亡我俩吗?

“那…那这毒…”曲霏声音颤抖地开口。然后看见林晏再次摇头:“我对此毒毫无办法…”

曲霏心灰意冷,但又听林晏再次开口:“但是,我的师父应该能有办法。”

您干嘛说话大喘气啊,您知不知道您这一番话我的内心就像坐了一趟过山车一样吗。

“那就好…药圣他老人家一定有办法的。”曲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谁知听她这么一说,林晏的看着她的目光陡然变化,等曲霏再回神,五枚泛着寒光的银针已经抵在了她的喉头。

“你到底是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