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思齐刘璟主角的书 宫妆全文阅读免费

2020-02-10 15:08

宫妆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宫妆》由知名作者小小酥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思齐刘璟,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女人,你敢背叛我!”他大手紧紧压制住她,邪佞狂肆的笑着,一次次的玩着这种窒息游戏……她是皇室之女,本以为荣华富贵垂手可得,却不得不远嫁边塞,成为王妃;意外怀孕,被他亲手灌下红花,流放千里被残忍对待的原因,竟然是她曾经背叛过他?带着被践踏的身心离开,几年后,她华丽回归,只为复仇!

《宫妆》 第12章 毒辣出手死无对证 免费试读

“我去……”话还没说完,小齐就冲了过去。

小安要前去阻止,思齐伸手拦下。“让他去吧。我累了,先去休息了。小安领军也请自便。”

回到房间才坐下,就听见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谁啊?什么事?”

外头的人就是没有说话。思齐将裹胸布缠好,套上了衣裳,立刻就去开了门。只见小安满脸焦急地看着她。“大人,出事了。”

“什么?”思齐错愕。

“小齐方才去了将军房间。说你是冒名的齐云。你给老夫人下了药。碍于你的***,他不得不让出了城主之位。今日得以见到刘将军,总算是看见了救星。现在将军正前往老夫人的房间。这是是真的吗?”

思齐微微蹙眉。这两父子反咬一口,连成一线。老夫人只要一开口,她怕是百口莫辩。现在她只能亮明身份,否则一定会遭受灭顶之灾。她这么一想,立马抓了披风。她一边系着带子,一边道:“小安领军,你先回去吧。免得到时候你也百口莫辩。”

“已经来不及了。”小安担忧地看着走来的三人。

刘璟在前,齐云扶着老妇人缓步走来。思齐迎出了门。

“将军深夜造访,不知有何要紧事?”

老妇人一面抹泪一面诉苦。思齐看着她这般模样,最后的一丝怜悯也没了。

“她说的可都是真的?”刘璟面无表情地看着思齐。许是正准备休息。她一头青丝披散开,整张脸愈发的清秀。

“除了我不是真的齐云以外,其余的都是假的。”思齐盯着那老妇人,冷声道,“老人家,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的。说不说真话,取决于你。”

“将军,老妪已经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不想再连累我的孩子。她确确实实是拿我的命逼迫我的孩儿……”她哭天抢地,思齐冷眼看着,笑道:“这些日子以来,我对夫人不薄。夫人竟要逼迫我至此。”

她抬起头看着一脸阴霾的刘璟。“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

刘璟看着地上的妇人,不说话。

“是非对错黑白,原本不能听信一面之词。”

“噗——”突然那老妇人一口鲜血喷出。刘璟一愣。齐云蹲下搀扶。“娘亲,娘亲……”

“将军,这贼人狼子野心。喂了我母亲多日毒药。如今已经命不久矣。再不请大夫,怕是要往生了。将军明鉴。”那齐云嘶喊。思齐愣愣看着做戏的两母子,心里一阵冰寒。居然有人舍得用亲生母亲的命,来换一个官位。这位老妇人,是鬼迷了心窍,居然非要戕害一个陌生人。

“你占用他人姓名,占了他人的官位。还毒害他人的母亲以此作威胁。你究竟是什么居心?”

“那将军为何不想想,当初替代她儿子去死的也是我?”

闻言刘璟也回忆起,当时若不是他一时冲动要给陆英一个教训。这齐云也不会活着回到罪城。若真如这两个母子所说。在他当时回城的时候,尽可以直接找小安。可是没有,却为何今时今日才说?

思齐缓步走到那妇人的身边。她低头看着那老妇人的眼,笑问:“老夫人,你这么爱权爱利,我不信你真的舍得死。当初你灌了我药,毁了我的嗓子。如今你这药,真的会要了你的命?”

那气息奄奄的老妇人颤巍巍地伸出手,扯住了刘璟的下摆。“将军,老妇死不足惜。只是我这儿子,实在委屈。老妇这一走,再没有人相信他。将军,将军……一定要……一定要……为老妪……做……做主……”

“将军明鉴——”齐云苦苦哀求。思齐看着他怀里的人渐渐褪去血色。她蹲下身。那老妇人对着她笑了笑。那笑容,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曼陀罗花,黑暗中带着血色。她闭上了眼,溘然长逝。

刘璟冷冷看着他。“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思齐叹了口气,站起了身。“将军,其实我是李……”

话未尽,那地上的齐云猛地站起了身。他抽出了腰间的匕首,乘人不备,刀尖狠狠扎向她的腹部。她伸手握住,瞬时,鲜血涌出。她不敢置信地看着齐云。看见了他眼中狠戾的光。

死无对证!他竟然这般毒辣。思齐狠狠抓紧了匕首。他毫不犹豫地一抽。掌心被割开一道很深很深的口子。齐云犹觉得不够,还想再扎一刀。小安反应过来,上前按住了齐云。“大人——”

刘璟一手抓住了齐云的手,狠狠一甩。有侍卫上前抓住了他。

“胆敢在本将军面前行凶?拖下去。”

“将军,她杀了我的母亲,我怎能不杀了她,为母亲报仇?”齐云很冷静地装作愤怒的样子,嘶喊。刘璟冷冷看了他一眼,“这件事还没有定论,他若是死了,本将军也可以认为你是想要死无对证。”

“将军,微臣不敢!”齐云扑通一声跪下了。他伸手去抱地上的老母,抱着母亲嚎啕大哭。这情状,看上去真像是为了母亲而得了失心疯一样。刘璟转头看着小安怀里的人,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襟。

“去传军医。”刘璟素来爱才惜才。无论此人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看着罪城都能在他手上起死回生。他原就有调查一切之心。如今却出了这种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