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宣玥宁裴寓衡-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宣玥宁裴寓衡小说

2020-02-08 06:18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宣玥宁裴寓衡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宣玥宁裴寓衡小说精彩节选:宣月宁捧着小脸,不能看桌子上那堆勾人的铜钱,一看就怕自己受不住再将它们夺回来。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推荐指数:★★★★★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在线阅读>>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精选:

宣夫人目光在他们两个人身上转了一圈,拿起分给自己的铜钱收了起来,对裴璟昭和裴璟骥道:“你们两个,跟阿娘出去喂鸡仔。”

“好呀,好呀,走,阿娘。”

院子里,小鸡仔不停的叫着,屋内只剩裴寓衡和宣月宁两个人。

宵禁已到,天色昏暗下来,一顿饭吃下来,裴寓衡唇上的唇脂都变淡了不少,他曲起手指,离桌子上那堆铜钱远些,方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宣月宁捧着小脸,不能看桌子上那堆勾人的铜钱,一看就怕自己受不住再将它们夺回来,只好死死盯着灯下裴寓衡的美人脸。

再次感叹世道不公,一个郎君有着无比精明的头脑、强大的自制力就算了,竟还长那般好。

跟他一比,自己就像是路边被随意抛弃的小草。

打小被抱错就算了,拨乱反正后,爹不疼娘不爱的,嫁了人还以为好日子来了,谁知道夫君是个好龙阳的,兢兢业业替人家养儿子,还没等到和离享清福,就一口气没上来,死了。

裴寓衡用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下,语气颇为不善,“宣月宁,你看够了吗?”

还沉浸在悲伤中不可自拔的人,不假思索张口就道:“没有。”

在她对面的裴寓衡将手拢在了袖子里,阴森森的瞧着她。

直到察觉身上冷意,方才反应过来。

她刚刚说了什么!

“不是,我是说,咳,你把这些钱收着,平日里也好自己置办东西,没有钱总归是不方便。”

见他还是不收,将铜钱往他那又推了推,手指一碰到铜钱,就有些恋恋不舍,摩擦了两下,方才松手。

“我看你这几日总是出门,出门身上不带钱可怎么行,再说了……”她用手支着下巴道,“不都说了,我会养你的,你安心温书就是,我可是说到做到的人!”

裴寓衡袖中的手指无意识蜷在了一起,无声的看着面前眼睛都不敢看铜钱的小娘子,心中的翻江倒海也只有自己知晓。

“咳,那什么,你真不要啊?”宣月宁揉揉鼻子,目光从铜钱上划过,再划过……

这些铜钱好像是有点少,裴相看不上也是正常的,不如,先拿回来,等多点再给他。

就在她心中天人交战,小手已经从脸上放了下去,接近那堆铜钱时,一只修长的手挡住了她。

指尖碰上冰凉的手背,手背迅速撤走,连带着桌上的铜钱都被妥善地扫进桌下的钱袋。

她一惊,就听裴寓衡问:“给出去的铜钱,还想拿回去?”

说完,不给她反应时间,就站了起来回到书房,见他拿出书来看,她自然不能打扰他,只好站在门口恨得磨牙,明明之前是他不要来着!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怕他作甚。

书房中的裴寓衡,等门口的人也去看那些小鸡仔,才放下书来,淡然的将拿倒的书正了过来。

指腹揉了揉手背上还残留着的温暖,簇起眉嗤笑了一声,低语道:“养我?”

他拿出被夹在书中的告示,沉默下来。

越州赵家,欲为家中儿郎寻一夫子指点迷津,价格……很是高昂。

第二日一早,这个家中唯一一个需要出去赚钱养家的宣月宁,发现自己竟然还没有裴寓衡出去的早。

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他出去做什么了。

刚踏进首饰铺,她就被伙计拦了下来,“这位郎君可是要给家中女眷买些首饰?”

宣月宁低手审视了一番自己的胡服,她一动,那伙计也惊讶出声,“竟是七娘,我差点没认出来。”

隔间里瓷器摔碎的声音响起,两人一致往后看去,她问道:“为何一早就吵起来了?”

伙计让她先别过去,一副幸灾乐祸的样,“昨你走了后,州长夫人就遣身边婢子过来,说姚三娘设计的图样依旧不满意,再设计不出来,她就到对门家定裴翠了。

掌柜好话说了许久,才安抚了人家,谁料姚三娘不服气,偏说自己画的没问题,趁着宵禁闭店就回了家,把掌柜差点气过去,一早上,这不就跟她吵起来,说她再这样,就让她回家去。”

宣月宁坐在柜台后面,熟练地拿出一对金耳环擦拭,对着阳光看去是否擦干净了,眯起眼睛,闲聊般问道:“州长夫人可有说她订这首饰做何用?”

“说是要举办赏花会,届时越州上得了台面的夫人、小娘子都会过去。”

她轻柔地放下耳环,暗道:昨还念叨着机会不易,这不机会就来了。

掌柜怒发冲冠地走了出来,见了一身胡服的宣月宁表情柔和几分,对其道:“不错,倒是精神的紧,你进屋画图,不必顾忌其他,桌子上有一张单子,是昨日有人定的,你试试看画一画。”

“单子?给我的?”她空有首席画工的名头,又看着年幼,基本无人肯让她来画,怎么昨日她早走了一会儿,就错了那么多东西。

“是给你的,指名要你画,不用害怕,单子简单的紧。”

说完掌柜就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胸口剧烈起伏,看来是真被气狠了,不方面再多加询问,宣月宁皱了皱眉头,一进隔间,就见红着眼眶的姚三娘愤愤地瞪了她一眼。

草草看了一眼,见她正重新画红宝石的头面,其余的单子被她暂时搁置在另外的地方。

想来这就是州长夫人要的东西了。

也怪不得人家不中意,在她看来,这图样实在是太常见,任意一家首饰铺都能买到相似的,人家为何要花大价钱来找你订做。

摇摇头坐了下来,掌柜给的单子确实挺简单的,不过是画一支金簪,要求少到不可思议,可她总觉得哪不对劲。

“别以为接了单子就万事大吉了,需知这单子画好后,客人点头才算完成,有那挑三拣四的客人,不重画个十遍八遍,他们不会满意的,”

听见这话,宣月宁抬起头,正巧看见姚三娘落在她手中单子上那不屑又欣喜的眼神。

仿佛她拿起的不是单子,而是某种会让她开怀的东西,那她为什么会感到开心?

姚三娘换了支画笔,说道:“我昨日就说了,再来单子就让给你,正巧特别简单,我呢没功夫教你,你可得好好画,若是第一单就被客人退货了,小心屁股下面生火。”

她看她的目光带着势在必得的攻击力,加上她话中意思,宣月宁挑挑眉,原是在这等着她呢。

如此简单的金簪图样要是都画不好,她这个首席画工的位置,就该让贤了。

她铺上一张纸,回道:“我这单子会不会被客人满意不知道,倒是三娘该小心才是,听闻你这次再画不好,州长夫人可就不从这订了。

让我想想,州长夫人可是越州女性代表,你说别的人会不会也紧跟她,把这的单子给撤了,哎哟,那伯母得气疯了吧,三娘需不需要我给你讲讲长安首饰的样子?”

姚三娘被她的话刺了下,一张小圆脸,愣生生被她拉成了驴脸,狠狠拍了下镇纸,“你还是先把自己手头那个金簪画好吧!”

宣月宁执起画笔,笑着道:“彼此彼此。”

不再管姚三娘如何出怪动静,口舌之争最没必要。

她试着画了第一张金簪,一边画,一边在心中寻思,这金簪看似简单,却没任何要求,岂不是人家说不满意就不满意,口全长人家身上。

姚三娘会好心匀给她一张单子?她不信。

有客人会直接点她这个没有任何图样的首席画工?她也不信。

巧合多了就不是巧合,只怕这金簪图样是姚三娘给她下的套,姚三娘从来没教过她画图,自然认为她不会,那她交出的单子就是个笑话,她也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将她从首席画工的位置上拉下来。

那她这张图画得再好,也是会被嫌弃的。

如此,不如好好构思一下州长夫人要的红宝石头面,机会可是稍纵即逝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