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衣战神白良韩雨柔阅读-血衣战神小说

2020-02-10 18:20

为您带来有白良韩雨柔的小说《血衣战神》,白良韩雨柔小说是血衣战神的主人公,血衣战神小说精彩节选:白良没有多看她一眼,来到幕后,却发现一个仆人打扮的男人站在原地。

血衣战神
推荐指数:★★★★★
>>《血衣战神》在线阅读>>

《血衣战神》精选:

翌日,雁鸣山峰峦耸翠,缭绕的云雾弥漫山间,雁鸣湖上碧波荡漾。

一个男子,端坐于湖边,静静望着满山秋色。

“血衣,别墅内已经处理完毕,衣冠冢也建好了。”

螃蟹间隔两米,遥遥望着那道人影。

良久,白良缓慢站起,转头凝视。

“阿忠,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螃蟹神情当即一肃,垂首道:“血衣所属,万死不悔!”

“只是......”

螃蟹的脸上,出现犹豫之色。

“有事便说!”

白良微微皱眉,对他这副踌躇的样子颇有不悦。

“白家祖宅,连同雁鸣山地界,被人放在天宝拍卖行拍卖。”

螃蟹诚惶低头,道出了实情。

“时间?”

白良面无表情,丝毫看不出心中所想。

“下午三点。”

“走!”

......

天宝拍卖行,位于先秦市最繁华的市中心地段,来往之人,皆是富贵豪门。

下午三点,要举行一场盛大的拍卖,拍品,正是雁鸣山及白家别墅。

两点左右,前来竞拍的人几乎全部到场。

这时,一辆破旧的吉普车驶了过来。

“您好,请出示请帖!”

一个侍者打扮的青年,倨傲的站在车窗前。

参与拍卖会的,无一不是有权有势的家族,断然不会开着吉普这种车过来。

所以,这辆车极有可能是想混进来。

车窗摇下,是一张冷峻的脸。

“我为杀人而来,何须请帖?”

男子轻描淡写的,说出了一番惊天之语。

侍者似是被雷电击中一般,站在地上久久无言。

“他,他......为杀人而来?”

反应过来后,侍者满脸惊慌,双腿发软。

可这时,吉普车已经不在。

拍卖厅极为喧闹,白良带着螃蟹随意挑选了一个位置,静静等待。

身周,不断有低声谈论声传出。

“听说了吗?白家还存一人,竟然当众杀了赵家家主!”

“一个毛头小子而已,微有武力,便不知天高地厚!”

“这次拍卖的白家祖宅,估计他还会过来闹场吧?”

“就凭他?我赌他不敢过来!”

上次赵家订婚宴,很多家族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而此时,仿佛胆气全都回来了,丝毫不将白良放在眼里。

“血衣!”

螃蟹低语一句,便要起身。

血衣不可辱!

在边疆,这是铁律!

也是禁忌!

突然,胳膊上出现一只冰冷而有力的手,将他的行动,生生阻止!

白良冲着螃蟹轻轻摇头,眉间,却染上了阴翳。

螃蟹双眼微眯,却是将那几个家族的人,都记在了心里。

“大家久等了!我是今天晚上的主持,筱筱。”

不多时,一个靓丽的少女走了出来,穿着得体的长裙,容貌精致,宛如画中走出的仙子。

她是天宝拍卖行的金牌主持,平均每场成交率,都要比其余主持高上不少。

场中,响起了轰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声。

筱筱揉揉一笑,摇曳着高挑的身姿来到舞台中央。

“今日的拍品,想必大家都非常清楚,正是已经消亡的白氏祖宅,以及雁鸣山一带地域。”

看着场中富豪欢呼的样子,筱筱继续道:“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展品。”

“雁鸣山的风景,非常优美,别墅建造的也很是精致,大家拍回去后,建造一个旅游区或是风景区,都是不可多得的宝地!”

筱筱柔情似水的看向台下。

“拍下来送给爱人,也是非常不错的选择,筱筱就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和心爱的人在这种漂亮的地方一起终老呢!”

充满诱惑力的话语,加上筱筱娇媚的语气、神情,将拍卖会推上了一个巅峰!

“好了,别的就不多说了,开始竞拍!底价三个亿!”

筱筱很懂得控制场面,调动了积极性后,迅速开始进入主题。

“三亿五千万!”

一个满脸横肉,浑身暴发户气息的男子,率先举牌。

“四亿!”

一个身穿西装,身边环绕着两个美女的青年,随意的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五亿!这房子我要定了!”

暴发户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环视场中。

“六亿!”

“八亿!”

“十亿!”

......

不断有人竞拍出价,直接将房子的价格,堆到了五十亿!

筱筱满意的看着人们疯狂叫价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五十亿的价格,已经比预估的四十亿,多出十亿。

这些,都是她的功劳,也必会有她一份!

“五十亿第一次!”

“五十亿第二次!”

“五十亿第三......”

“等等!”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白良轻轻颔首,螃蟹高举牌子。

“我的价码......是竞拍人的命!”

闻言,满场寂静!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这种人也能进拍卖会?赶紧赶出去!”

“他是不是出门没带脑子?”

场中的各路豪门,纷纷嘲讽。

“先生,如果你是闹事的,那不好意思了,保安!”

筱筱脸上的笑容僵住,冷眼看着白良。

不到一分钟,十多个身穿制服的保安进来。

“把他们带出去!”

筱筱指向白良二人,俏脸生寒。

保安们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面目狰狞。

砰!

砰!

砰!

螃蟹冰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保安,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十几个训练有素的保安,在他手里,宛如小鸡仔一样脆弱!

白良站起身,走到了中央舞台上。

离得近了,筱筱才看到这个神秘男子长得竟然十分俊美,但是身上,却沉着一股令人生畏的寒意。

“告诉我投拍人是谁,否则,死!”

白良来到筱筱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不含任何感情。

“他......就在后面。”

筱筱苦涩的看着白良,心生震颤。

她和人打交道这么多年所形成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

哪怕她稍有迟疑,必死!

白良没有多看她一眼,来到幕后,却发现一个仆人打扮的男人站在原地。

看到白良过来,他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你......便是白良?”

螃蟹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咚!

男子的双腿折断,跪倒在地!

“你只有十秒!”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