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虎婿小说-农门虎婿小说阅读

2020-02-10 21:10

热血中文网提供《农门虎婿》阅读,主角是杨初六田桂花的小说,农门虎婿小说精彩节选:H市的金竹园,金家另一座别墅里,传来一位老人苍老浑厚的邀请声。

农门虎婿
推荐指数:★★★★★
>>《农门虎婿》在线阅读>>

《农门虎婿》精选:

“来人!打开中门,迎接我的卿家来访!热烈欢迎!”

H市的金竹园,金家另一座别墅里,传来一位老人苍老浑厚的邀请声。

“老爷吩咐,请卿家老爷登门做客喽……!”

“老爷吩咐,请卿家老爷登门做客喽……!”

下人们一声一声呼喊,邀请声从客厅穿过中门,一直透过外面的敞亮大门。

紧接着,鼓乐声一起敲响,大号小号吹得惊天动地。

金老爷按照接待贵宾的礼仪,要招待这位年轻的儿女亲家。

杨初六背着手都等不及了,今天是金嘉豪的爹老子亲自打电话邀请他来的。

他当然明白老家伙的意思,白白套走人家六千万,估计他明白过味来了,想兴师问罪。

我给你个毛!

他一点都不怕,反而昂首挺胸走进大门,器宇轩昂。

哪知道还没靠近客厅,金老爷大老远就迎接过来,满面带笑。

“初六兄弟今日来访,让寒舍蓬荜生辉,不甚荣幸啊。”说着,他上去拉了杨初六的手,非常亲热。

杨初六都懵了,本来觉得两个人见面会有一番唇枪舌剑,龙争虎斗,怎么也想不到金老爷这么礼贤下士。

“金老伯,对不起,我是来跟您赔礼道歉的。”杨初六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哎呀,可不能这么叫,咱俩是兄弟啊,应该互爱互敬,走!今天老哥要陪你喝几杯。”

一起走进大厅,酒宴已经摆好了,只有他们两个人。

金老爷鹤发童颜,已经六十多了,身体不好,拄着拐杖,可还是热情地把他按在了椅子上。

“卿家啊,本来我想去看你的,可身体不行,这不,只能把您邀请来了,真是不好意思。”

杨初六受宠若惊,立刻站起来说:“老伯,晚辈几天前对令郎无礼了,得罪了老前辈……”

别管怎么说,毕竟套了人家六千万,心里很愧疚。

“卿家啊,我还要谢谢你呢,帮我教训了那个逆子,让他明白了什么是天高地厚!”金老爷的脸上瞧不出一点生气的样子,反而热情地给他倒酒,夹菜,竟然对那六千万只字不提。

杨初六立刻面红耳赤起来,他就怕人敬,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

“一场误会而已,希望老哥哥原谅。”他终于改口了,一边敷衍一边拿定主意,你不提那些钱,我还装作不知道呢。

“卿家啊,我儿子不懂事,得罪了你,今天老朽要帮你出气,来呀!把那两个畜生给我叫过来,给初六兄弟赔罪!”

“是!老爷。”

下人立刻拿起电话打进公司,不多会儿的功夫,金嘉豪跟紫燕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廖银河跟金燕。

“爸爸,您找我什么事?”金嘉豪走进屋子,首先看到杨初六,立刻打个冷战。

“逆子,你给我跪下!”父亲一声暴喝,金嘉豪扑通跪在了地上。

“爸爸,不知道儿子哪儿做错了?”他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还有你们!统统给我跪下,跪下!”老人家又冲旁边的儿媳妇紫燕还有金燕跟廖银河怒吼道。

扑通!三个人同样跪了下去。

“不是冲我跪,是冲初六兄弟跪!跪好了!”老人的眼睛犀利地看着他们,三个人全都不服气。

“爸,为什么让我们跪他?这个窝囊废是不是对您说了什么?”紫燕气呼呼的,觉得杨初六一定是在公爹面前告了她的刁状。

好你个怂包蛋,竟然学会了釜底抽薪!

“住嘴!没大没小!他是你们的继父,跟我是平辈,你们就应该跪他!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金老爷还骂上了,觉得自己很失败。

怎么养了这么个儿子?又娶了这么霸道的儿媳妇?真是家门不幸!

“可是,爸爸……”金燕还想狡辩,结果公爹使劲瞪她一眼,只能把剩下的半截话给咽了回去。

“叫爸爸!统统管初六兄弟叫爸爸,快叫啊?!”金老爷的声音更加威严了,吓得四个人不寒而栗。

“我不叫,他不是我爸爸!”金嘉豪差点跳起来,根本叫不出口。

“放屁!讨打!”

咣!一拐棍落下来,老人狠狠打在了儿子的后背上,气得吹胡子瞪眼。

“爸爸……”金嘉豪没敢反抗,终于叫出了口。

“你们也一起叫!叫啊?否则家法伺候!”金老爷又冲紫燕,金燕跟廖银河怒道。

“爸爸……”三个人没办法,只好轻轻冲杨初六呼唤一声,心里却气得要死,只翻白眼。

“没听见!大声点!”金老爷又把拐杖在地上敲了敲。

“爸爸!”四个人终于仰起头,呼声震天。

“乖了,闺女姑爷都起来吧,老哥哥,您就别难为他们了。”杨初六终于明白金老爷请他来的目的了。

就是要当面教子,给这些晚辈们立立规矩,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尊老爱幼。

“不行!必须叫,不但今天叫,以后也要一直这么叫!初六兄弟虽然年轻,可辈分放在那儿,不能乱了纲常!”

金老爷是个非常保守的人,也是个非常守规矩的人,本身就是个大孝子。

“喔,知道了……”四个人跪在地上只能答应。

瞧着他们的样子,杨初六暗暗想笑。

让你们得瑟?今天遇到天敌了吧?别把继父不当爹老子。

“初六兄弟,瞧在我的薄面上,你就放过这些晚辈好不好?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以后我就把他们交给你管教,哪儿有错,你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千万别客气。”

金老爷竟然为几个后辈求起情来。

“老哥哥,小弟不敢……”杨初六赶紧点头哈腰。

“你是他们的父辈,有啥不敢的?还有,万一有天金家遭遇不测,希望你不计前嫌,一定要帮我们,老朽在这儿谢过了。”金老爷说着,竟然冲他深深鞠了一躬。

“老哥哥,您这是干啥?快起来啊。”杨初六差点没吓死,立刻弯腰搀扶他。

本来,他觉得金老爷今天是跟他要那六千万的,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到底哪儿出了问题?

忽然,脑子一转他明白了。

金老爷老谋深算,不可能看不透公司收购的事儿跟他有关。

他不把事情挑明,完全是为了面子。

一个乡下来的泥腿子,初出茅庐就套走金氏企业六千万,太让人可怕了,说出来也显得自己无能。

他只能敬他,一躬到底,希望他以后手下留情。

而且那六千万,根本不打算要了。

就算要,杨初六也不会给他。

推荐阅读: